菠萝网目录

乱唐之最强武神 第646章 乘风楼

时间:2018-03-04作者:荆轲刺嬴政

    龙行回到客栈过后,便回到房间休息,用轻功轻轻的躺到床上,看到自己没有打扰到苏沁瑶后,龙行微微松了口气,明天他就打算去那两家酒楼看一下,看看老卒的老卒到底和他们有没有关系。

    一觉睡到三竿醒,待洗漱之后,无论是苏沁瑶还是两位小丫头,都充满了活力,昨天他们还没有将整个宣王城逛完,她们今天还准备去逛一遍。

    因为今天龙行有事,所以便派出了而是名精锐腾龙军团士卒保护苏沁瑶和两名小丫头,而龙行则在四名侍卫去那两家酒楼看一下。

    正好中午去吃饭,如今打算到第一家酒楼吃饭,第一家酒楼叫飞玉仙,名字倒是挺有仙气,而且看起来这家酒楼的生意也挺不错,只不过看起来有些拥挤,不过当龙行直接扔出了十两银子包下一间雅间之后,掌柜的眼睛都笑弯了。

    这个飞玉仙酒楼的名字倒是挺有仙气的,只不过这酒楼感觉有些不太配这个名字,雅间不仅有些破烂,而且实在谈不上雅这个字,不过看着酒楼来吃饭的人这么多,想必做的菜也很不错。

    为了调查出那名北玄府老卒喝的到底是什么酒,龙行特意让掌柜的将店里所有种类的酒全部各来一小坛,而掌柜的也头一次见过如此豪爽的客官,立马就让小二去准备了。

    当菜上来之后,龙行尝了尝这里的菜,的确挺好吃的,虽然雅间破了点,不过这味道的确是没话说。

    不一会二酒也都全部上来了,一会儿整个雅间变酒气弥漫,十几坛酒都摆在了雅间之中,虽然酒味道混杂,不过龙行的鼻子极为灵敏,很轻松的就将这些酒的气息分辨开,不过当闻完所有的酒过后,龙行都没有闻到在那醉汉身上闻到的酒味。

    “看来就不是这家酒楼了。”

    龙行眯了眯眼睛,既然不是这家酒楼那么就是旁边那一家乘风楼了,看来他一会儿还要到旁边的乘风楼走一遭。

    将所有的菜吃完后这里酒龙行一滴未喝,而是直接付了账户后便来到了一旁的乘风楼,乘风楼的生意并不算火爆,龙行扔了十两银子定下一个雅间过后,便点了这里所有的酒。

    当听到龙行要点所有的酒过后,小二有些吃惊,但是看到龙行直接抽出了一百两银子的银票过后,立刻去帮龙行准备了。

    乘风楼明显是新开的酒楼,有一种极为富贵的感觉,比飞玉仙要干净的多,就是不知道在这里能不能找到他想要的答案。

    很快的小二便将酒上齐了,当龙行刚闻到第三种酒的味道,瞳孔骤然一缩,就是这个味道,有一种独特的梨花香,不知道这是一台梨花酒还是什么酒,但确实是这坛酒。

    “看来是这个酒楼没错。”

    龙行在用手指蘸了蘸着坛酒喝了一下,发现这坛酒的味道有些独特,好像是梨花酒。

    既然发现酒是这里的,那么人肯定是在这酒楼里打死的,不过这里的掌柜和小二明显什么都不知道,也不知道到底和这酒楼有关系还是没关系。

    正当龙行准备离开这个雅间之时,突然身体一顿,他可以感觉到有人正在看他,但是和夜里的那个人不同,根本不是同一个人,而且现在真是他的这个人应该没有任何武功,显然是一个专门盯梢的。

    “有意思。”

    龙行嘴角微微上扬,他没想到竟然连续两次被人监视了,这真是有意思。

    龙行没有管这个,而是直接离开了雅间朝着楼下走去,而就在这时,突然几名衙役冲进了乘风楼,领头的衙役厉声对掌柜问道:“掌柜的,昨天在你们酒楼门口的街上发生了一场命案,死的是一名北玄府老卒,我们怀疑他是在你们酒楼被打死然后从窗户扔下去的。”

    掌柜的在听到这番话后,顿时神色惊慌了起来,他连忙解释道:“冤枉啊官爷,我们酒楼是新开的酒楼,不能门前死了个人就和我们久了有关系吧?”

    这名衙役冷笑了一声道:“那你旁边飞玉仙客栈的小二都说了,那名北玄府老卒再进你们酒楼过后,便没有看见人出来,然后人就死在了大街上,那你都要说说那人是怎么死在大街上的?”

    “肯定是别人杀的,但是绝对和我们酒楼没什么关系,毕竟我们乘风楼是王刺史所开的酒楼,所以我们酒楼怎么可能会害人命呢?”这名掌柜喊冤道。

    “本衙役又没说人是你们客栈人杀的,只不过你们昨天是否见到楼上有打斗的声音?”这名衙役问道。

    只见这名掌柜立刻摇了摇头道:“没听到,昨天一直很安静。”

    最后这几个衙役又问了几个问题过后便离开了,一直在看着这一幕的龙行开始冷笑起来,这名掌柜纯属就是在说谎,要知道北玄府一名千夫长老卒实力最起码也是在三流高手的层次,想要将一名三流高手活活打死而且不发出任何声音这怎么可能,如果他们酒楼像飞玉仙的那要生意火爆的话,那的确听不见,可是这乘风楼刚刚开业,能有多少客人?楼上打斗怎么可能听不见呢?

    听到掌柜的这一番话后龙行基本可以断定那名北玄府老卒的死绝对和这个酒楼有关系,毕竟如果没有关系的话这名掌柜没必要说谎。

    对于这乘风楼是谁开的,在龙行眼里根本就不算什么,不管这酒楼是谁开的,但凡是杀了北玄府老卒的人,都要付出代价。

    正当龙行准备回去调动人手查封这家乘风楼时,龙行在出酒楼门口的时候,突然鼻子轻轻一嗅,龙行感觉到附近有死人,当龙行目光朝着乘风楼店里看,龙行突然动了,猛然一掌朝着那名掌柜拍了,而这名掌柜竟然一个侧身躲过去龙行这一掌,龙行也瞬间退开了身形。

    “好身法,气息也隐藏的很好,看来你也不是什么简单之人。”龙行眯了眯眼睛看着这名掌柜。

    这名掌柜却是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

    “有意思。”

    龙行冷笑了一声,然后转身便离去,他决定了今天先不查封这家乘风楼,他觉得可能会引出来一些更更吸引人的东西,虽然他现在已经打草惊蛇了,但是有一件事证明掌柜必须要做,那就是将柜台里的尸体给掩埋掉,否则两天之内必臭,到时候一旦被仵作或者衙役闻到,那么乘风楼就暴露了。

    此刻乘风楼中的掌柜面色阴沉的看着东西渐行渐远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他在面对这名年轻人的时候,感觉到一种极致的危险感,这是当年他面对一名巅峰高手后期强者都没有感觉到的危险感,如今竟然在一名年轻人身上感觉到了看来这名年轻人有些不太寻常。

    “看来已经暴露了。”这名掌柜喃喃自语过后,低头看去,只见一只白皙的手掌从柜子的门里漏了出来,掌柜神色淡然地抓着那只白皙的手掌往柜门里面一塞。

    不得不说龙行觉得自己运气还真是不错,来一趟宣王城竟然会碰到一名巅峰高手,而且这名巅峰高手恐怕实力已经是中期,这样的高手就算是在像龙虎山这样的大门派里都算得上佼佼者,竟然会在这里当掌柜,而且做的勾当似乎也很阴暗。

    不过越是碰到这种事龙行就越感兴趣,看来这乘风楼有猫腻不说,那王刺史其实也有猫腻,或者说整个宣王城都有点意思。

    回到客栈之后,龙行通过奉天司的一个暗子调动了徽府三万大军来宣王城。

    之所以会掉这么多兵力,主要是龙行为了保险,毕竟他身边没有多少兵力,面对一些紧急情况还是有些措手不及的,所以龙行特意调来三万大军来宣王城,他倒要看看这乘风楼到底有什么猫腻。

    傍晚的时候能龙行走出了客栈,朝着乘风楼的方向走去,因为有些见不得人的事必然是晚上行动,所以晚上如果守株待兔的话,往往比白天守株待兔更要会有收获一些。

    一个可以将尸体藏在掌柜柜台中的酒楼,龙行觉得这其中的猫腻恐怕大了去,说不准会挖出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来,毕竟当今大玄刚刚稳定下来,大唐遗留了很多后遗症下来,例如这藏尸体的酒楼,

    利用轻功轻轻松松的跃上一道屋顶,今晚的天空月亮很是皎洁,有一种动人心魄的感觉。

    龙行站在屋顶之上,手中提着太阿剑静静的等待着黑暗中的老鼠,当然那名巅峰高手中期强者算不上是什么老鼠,但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等了大概一个时辰之后,龙行朝着远处的一角看去,他淡然一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里有两个人,这两个人就是昨天晚上监视乘风楼的人,龙行估计应该是衙门的,不然不会跟他一样这样监视着乘风楼。

    看来自己还是有些小看衙门,既然他们已经感觉到了乘风楼的不对劲,那么也代表着他们已经查出来了。

    龙行不管别的,如果北玄府老卒真的是那名乘风楼的掌柜所杀的话,那么他必然将这名掌柜挫骨扬灰,更是要让所有人知道,有些界限不该碰的那就不要碰,碰了那么就是死,而北玄府的老卒就是北玄府的底线!乱唐之最强武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