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乱唐之最强武神 第597章 路老三

时间:2018-02-14作者:荆轲刺嬴政

    ,!

    清晨的北玄府天空飘着小雪,整个大地上被蒙上一层细细的白雪,天气冷到刺骨。

    路老三,银耀轻骑的老卒了,入伍十年有余,经历了近百场的厮杀,能够活下来,在银耀轻骑之中,绝不足五千之人,而他,就是这五千人中的一个,不过因为冲动犯了几次事,导致他这个老卒至今还只是个什长。

    今天,路老三穿上银色军甲,将战刀用干布好好擦了一遍,再佩戴在腰间,然后再将一封托人写好的遗书交给同乡。

    路老三从小就不识字,二十多岁都浑浑噩噩的,直到现在,家里也没什么人了,但也有点亲戚,遗书也是给这些亲戚的,他这辈子本事没有,只会上战场拼刀子。

    十多年来,大大小小战功立了不少,浑事也没少做,经常喝醉了找事,每次找事都捅娄子,不过好在像路老三这样的银耀轻骑老卒,身负战功诸多,再加上秦百里对于老卒重情重义,所以路老三捅了篓子,也一直没收到军规惩罚。

    事实上,北玄府军规在军中很严厉,特别是新军,最为怕军规,但是路老三是谁啊?他是老兵油子,曾经带领十人便正面杀了一百人的银狼军,那胆子,绝对是一等一的大。

    平时,路老三在军中也是人缘极好,人爱喝酒,还喜欢请人喝,所以到现在路老三也没存一分钱,他只有一个说法,那就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他每次立战功都会有银子赐下来,他都用来吃吃喝喝了。

    所以哪怕路老三只是个什长,可依旧能和那些百夫长和千夫长以及万夫长打成一片,平时万夫长请吃酒,都得喊上他路老三。

    在银耀轻骑的老卒看来,路老三啥都好,重情重义,上战场绝不含糊,抽刀子就上,就是这人啊,太冲动了。

    楚千秋还没出事前,就被路老三当面给怼了一顿,当时楚千秋气的差点没将路老三拉出去砍了,不过后来秦百里出声,才救了路老三一把。

    不过虽然差点被砍了,但是路老三还是毫不在意地在军中骂楚千秋没卵蛋,说楚千秋毛都没长齐,最后秦百里也听不下去了,劝说路老三很久,路老三才没继续骂。

    事实上,路老三就是这样毫无顾忌的人,对于路老三来说,光脚不怕穿鞋的,他路老三一生无妻无女无儿,老爹老娘也早在几年前就去世了,他有的是一身赫赫战功,就连一些万夫长都未必有他战功深厚,所以他根本不怕楚千秋。

    事实上,北玄府对于路老三来说,就是家,所以这些年,他不仅用自己的银子请人吃吃喝喝,碰到家里有困难的同袍,他都会接济,也正因为如此,他的人缘才会好。

    一直就这样活了好几年的路老三突然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从秦百里那里知道了南宫浩轩想要去撞阵冲进武郡宰了耶律泽,所以他决定跟着南宫浩轩一起赴死。

    为什么突然想要赴死呢?其实路老三并不想死,甚至他想活着,但他看了看周围的同袍,这些同袍哪个不是有家室的人?也就他无妻无儿无女,死了也就死了,没人伤心也没人哭天喊地,挺好。

    所以昨晚,他直接找上秦百里,先是好好喝一顿,然后再将自己想要随同南宫浩轩一起赴死的决定告诉给了秦百里。

    当时本该醉醺醺的秦百里却沉默了,似乎在纠结什么,但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他了。

    从秦百里那里出来后,路老三拿着从秦百里那里借来的笔墨,找到一个会写字的同袍,让这名同袍帮他写了封遗书,这名同袍问路老三为什么突然要写遗书,要知道路老三命铁硬铁硬的,曾经碰到一场死战,最后被同袍从死人堆里找了出来,他从鬼门关前又回来了,可以说命硬极了,结果突然想写遗书,实在是不符合常理。

    最后路老三就说写来备用着,说不定哪天被阎王爷从生死簿上划掉了,那岂不是晚了。

    这名同袍觉得路老三说的有点道理,毕竟在北玄府,没有绝对不死的士卒,便答应了路老三的要求,帮路老三写了封遗书。

    写遗书算得上是一件不吉利的事情,但在北玄府,写遗书却算得上习以为常,甚至只要有人想要写遗书,随时都可以找秦百里或者万夫长和千夫长借笔墨。

    虽然不吉利,可北玄府每个人都明白,打仗不可能不死人,自欺欺人到时候只会留下遗憾,所以很多人都准备好了一封遗书。

    以前路老三不写,完全觉得没必要,写了也没人看,没什么用,不过到现在,路老三觉得总得给那些亲戚留一封遗书,顺带将最近立下地战功赏赐下来的五十两银子附着遗书送回老家,让这些亲戚帮忙清明节时替他扫扫爹娘的墓。

    将遗书寄出去后,路老三便没有了什么心愿未了了,如果说真的要有什么遗憾,那也只有没娶妻生子,毕竟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他一直没为路家留下香火,让他对死去的老爹老娘愧疚不已。

    穿戴整齐后,路老三来到马厩,找到自己的战马,那是一匹白马,是他杀死大元一名万夫长所得到的,在杀死这名大元万夫长时,他还得到了三百两银子赏赐,后来有两百两银子给了家里有困难的同袍,剩下一百两被他吃吃喝喝了。

    银子对于路老三来说是身外之物,他也不大在意,反倒是这匹马,才是路老三最大的宝贝。

    这些年,无论风雨,他都要每天给这匹马洗漱一边,再检查有没有得病,而且为此,他还买了上等的草料给这匹马吃,可以说是费劲了心力。

    然而不仅他是这样的,大部分银耀轻骑都是如此,战马就是他们的兄弟,更有甚者,对战马比对自己媳妇要好,因为在战场上,除了同袍外,只有战马是他们唯一的战友了,更是另一条生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