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乱唐之最强武神 第525章 宴会

时间:2018-01-20作者:荆轲刺嬴政

    龙行并不觉得君王有野心是一件错事,虽然月秋很平静,佛国依然以和为主,但佛是佛,国是国,国家之事,不可能一味地和平,天下诸国,也没哪一国是心慈手软之辈。

    就像如今,月秋并没有招惹到西域诸国,西域诸国反而想要攻打月秋,月秋如果一味地平和,那等待月秋的必然是被吞并,天下诸国,没有哪一国的存在是苟延残喘。

    事实上,龙行挺佩服月秋的君王,从攻打清玄上,龙行就可以看出月秋君王的野心和魄力,伺机而动,一举成功,清玄几乎被打残,如今正苟延残喘,如果不是西域诸国有想要打月秋的意思,恐怕清玄必然要灭在月秋的手中,这才得以喘息。

    其实清玄君王也有野心,否则也不会趁着大元和北玄府大战时攻打大唐西玄府,只可惜野心有了,却没了耐心,落入了北玄府和西玄府联手设下的圈套,也给了月秋一个机会,一举重创了清玄。

    龙行几乎可以预测,如果西域诸国不攻打月秋,那月秋必然还会打清玄,因为既然已经动手,就必须要斩草除根,免得以后清玄恢复元气,找月秋报复,毕竟被月秋猛敲一记闷棍并不好受,所以月秋和清玄必然在一两年里还会有一战。

    东边的五国,百玄已经灭了,大唐和大元必然要分出一个胜负,月秋和清玄也要分出胜负来,到时候五国就只会剩两国,天下大势,必然在这十年里分出个胜负。

    龙行走过月秋的大街小巷,没有买什么,也没有和什么人交流,更没有去拜佛,他只是慢慢地走在这个充满佛味的王城之中。

    傍晚,正当龙行准备回客栈之时,突然发现前方有一名手里提着酒壶,浑身酒气,走路踉踉跄跄地酒鬼,看到这个酒鬼后,龙行有些熟悉的感觉,不过这名酒鬼披头散发,龙行一时间也没看到具体的面貌。

    “罢了,可能是错觉。”龙行摇了摇头,然后继续回客栈,和那名酒鬼背道而行。

    回到客栈后,秋正有气无力地趴在门口,看到龙行回来后,这才抬了抬头,尾巴也摇动了几下,但龙行还是感觉秋的心情并不好。

    龙行轻轻一叹,秋的主人死去,对秋的打击很大,如果想恢复正常,恐怕只能靠时间慢慢磨灭,可以得如此一条忠犬,秋的主人也算有幸了。

    蹲下身摸了摸秋的头,秋抬头温顺地伸出温热的舌头舔了舔龙行的手心,然后龙行便耐心摸着秋的背部,最后秋慢慢闭上眼睛,似乎是睡着了。

    就在这时,宋关从客栈二楼走了下来,当看到龙行正在安抚秋后,神色犹豫了下,似乎是有什么事要和龙行说。

    “说吧。”龙行淡声道。

    宋关尽量压低声音道:“今晚在月秋月华阁中,有一场月秋皇室举办的宴会,邀请了我们陈家,所以晚辈想请大人一起前去。”

    “宴会吗?”龙行若有所思,也明白这种宴会只是互相结识的地方,他去也只是走个过场。

    其实宋关并不想打扰龙行,毕竟这个宴会可去可不去,不过他们这些人去了宴会,反而将龙行这个前辈留在客栈,这样显得有些孤立龙行,所以宋关左思右想,还是准备带龙行去。

    “好。”龙行点了点头,反正只是走个过场,到时候看到月秋几个皇室成员,心里也有个底。

    因为是宴会,不能带秋去,也不能带莲娜和康布什去,龙行便交代了下莲娜记得喂食给秋,然后换上宋关提前给龙行准备的一身青色长袍,这身长袍上还绣上了几朵精致金花,看起来并不高调也并不普俗。

    “走吧。”

    这场宴会虽然是月秋皇室举办,不过举办的地点反而并不是在月秋皇宫,反而是在一个叫做月华阁的地方,那里也是大月最为有名的酒楼,有着六层之高,而且这月华阁是陈家的产业,是陈家老太爷执掌陈家时,在月秋王城所建立起来的,二十多年过去了,月华阁依旧是月秋王城权贵们最乐意去的地方之一,也是代表他们地位的象征,普通人去一次月华阁吃饭,基本可以在月秋吹一辈子了。

    由于是代表陈家,所以是坐着马车过去的,龙行有点不习惯坐马车,不过没办法,这是权贵的象征,相信没有哪个权贵会步行而来。

    来到月华阁门口,宋关递上自己的请帖后,便和龙行走进月华阁,因为龙行和宋关随着商队来的,所以就他们俩人,月秋陈家分支的人早已在月华阁之中了。

    刚进月华阁,龙行就看到了不少形形色色的月秋权贵,宋关和这些月秋权贵似乎很熟,基本都会上前打个招呼,而龙行则静静地看着,看到谁都没看到一样,对他来说也只是走个过场。

    事实上很多月秋权贵看到龙行后,认为只是一名跟着宋关来见见世面的陈家小辈而已,也都没有放在心上,甚至有些年轻权贵在看到龙行一身青袍手里还提着一柄剑,都露出轻蔑的目光,丝毫没有将龙行放在眼里。

    而不远处正在和一些权贵打招呼的宋关看到这一幕后,不由地心中暗暗苦笑了一声,他想恐怕谁也不知道被他们所不放在眼里的年轻人有多可怕,其实他也觉得这位慕前辈很年轻,可这位慕前辈有实力啊,那可是巅峰高手的实力啊!就算任何时候,一位巅峰高手都是座上宾,更别说是月秋了,月秋虽然也有巅峰高手,可这么年轻的巅峰高手,有谁见过?

    而且宋关有一个大胆的猜测,他猜测这位慕前辈可能不仅仅是巅峰高手初期强者,很有可能是中期,甚至是后期,这样的强者几乎可以说站在了天下的巅峰,纵然没有什么权力,可这些权贵在其面前,根本不算什么。

    “罢了,慕前辈对于月秋只是个过客,来这宴会也只是走个过场而已。”宋关心中暗暗无奈道。乱唐之最强武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