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乱唐之最强武神 第183章 国子祭天(五)

时间:2017-10-03作者:荆轲刺嬴政

    三国使团前,公孙逆仗剑而立,青衫仗剑,潇洒自风流,神色淡然之下,脚前躺着的是十几具刺客的尸体。

    “十几年了,你还是听信了他的话。”一道冷漠声音自乱军中传出。

    公孙逆抬了抬眸子,黑色的眸子中倒映出一道黑色身影,微微沉默后,淡然道“他知道的比我们都要多,所以我信他说的话,也只有他的话,才可信。”

    “哦?是吗?”这道黑色身影发出一道饶有兴趣的声音,然后带着戏谑的声音道“他知道的未必有我这几年在神意中知道的真相要多,况且他这些年就真的知道了一些根本无法知晓的真相吗?师弟,你又何必信他。”

    “不信他,难道信你这个弑师之徒吗?大师兄!”

    公孙逆怒气上扬,一双瞳孔尽是冰冷,语气带着一丝怒气道。

    陈病先缓步走出,无声的脚步,俊逸而充满温文尔雅气质的面庞上噙着一抹笑容,身着一袭黑袍,气息内敛,令人心生畏惧。

    “哦?弑师之徒?这些年,你还记得这个啊,小师弟,你从小就喜欢听从你二师兄的话,到头来呢?当年若不是他,你觉得月舞会死吗?”

    “够了!”

    公孙逆悍然以剑尖直指陈病先,脸上的淡然早已不在,脸上带着一抹狰狞,看着神色淡然的陈病先,怒声道“陈病先!我喊你一声大师兄,不过是念在往日情分上,你杀死师父的那一刻起,你就不再是我的大师兄,你又凭什么再次将罪责全部怪给二师兄?

    月舞之死,都是那些人的错,二十年了,你又说是二师兄害了月舞,陈病先,你究竟想做什么?!”

    陈病先嘲讽一笑道“是啊,二十年了,当初懒散不肯练剑的小师弟你也强到了如此地步,丝毫不比我弱了,所以你也就敢以剑指着我了。

    至于那个老匹夫,当初他想把月舞送进宫中,你还能喊他一声师父,我真替那个老匹夫感动。”

    “你闭嘴!”

    公孙逆低声咆哮道“你以为我不恨他吗?我恨!我恨我当年没有现在的实力,我恨这个昏君。

    但你又有什么资格来说师父?我们的命都是他给的,我恨他,但尊师重道,这是我和二师兄一直不忘的!”

    看着公孙逆近乎发狂的神色,陈病先鼓了鼓掌,笑着道“慕容惊羽还真有本事,能令你如此尊师重道,不过这些账,以后再谈,现在我要杀人。”

    “你杀不了人。”公孙逆神色平静下来,带着冷漠的目光直视陈病先。

    “哦?是吗?”陈病先诡异一笑。

    公孙逆皱了皱眉,眼前的陈病先他已经十几年未见了,实力之强,他也不知晓,可他自认实力已经和陈病先应该不相上下,陈病先又如何杀人?

    “六名天字号杀手,只为困住那名武将,神意果真手笔不小啊,既然如此,今日有些人,必须死。”

    一道爽朗的笑声自乱军中走出,只见此人扛着一柄长刀,披头散发,面庞粗犷,一身布衣,但其气势极为可怕,令公孙逆面色都变得凝重了起来。

    “楚雄信?”公孙逆面沉如水。

    眼前的楚雄信正是大唐的一代狂人,不属于任何势力,为人张狂至极,实力虽然不及他,但依旧极端可怕,没有百招,自己也没有信心拿下此人。

    陈病先年一笑,看着公孙逆道“没有足够的底蕴,我们又怎么会发动这场刺杀?小师弟,放弃吧,大唐已经不值得你这么做了,加入神”

    “你们今天还真敢来啊,来的还是两条大鱼,看来不枉我为慕容惊羽坐镇国子祭天。”

    一道充满讽刺意味声音打断了陈病先的话,自不远处传来。

    三人不由得被这道充满讽刺意味的声音吸引了过去,陈病先的脸色顿时就阴沉了下去。

    寻着发出这道充满讽刺的声音看去,只见龙行一脸嘲讽,披头散发,扛在肩头上的长枪上有着鲜血一滴一滴的往下滴,白金色的金蚕丝袍已经是血迹斑斑,此刻的龙行宛如一名从死人堆中走出的战神,气势如虹!

    龙行看着陈病先和楚雄信,一双瞳孔中充满森冷,舔了舔有些干枯的嘴唇,以噬人一般的目光看着陈病先和楚雄信道“既然两位来了,那就别走了如何?替我义父陪葬吧。”

    陈病先微微沉默,一旁的楚雄信却是神色凝重,他知道六道的六位天字号杀手都去拦截龙行的,但龙行却毫发无损的站在这里,那就代表着,那六名天字号杀手恐怕已经死了。

    龙行扭了扭脖子,看着沉默不语的陈病先一笑道“我知道,神意的目标根本就不是三国使团是不是?否则既然你们已经策反了三国使团的人,怎么会提前杀他们?反而放在国子祭天上杀,这恐怕很多人都很不解。

    而且既然你们知道我在这里,还出现,显然就是想把我拖在这里了。”

    说到这里,龙行顿了顿,看向陈病先和楚雄信的目光带着一抹疯狂的杀意,面庞上却带着笑意问道“你觉得,你们今天来了,还能走吗?”

    楚雄信面色凝重,沉声道“不能走?小辈,你太狂妄自大了。”

    “那就动手吧。”龙行长枪直指楚雄信,一股暴虐的杀意自心中升起。

    从空神法师叛变时,龙行就猜到了神意的目标不是三国使团了,但龙行不想管神意究竟有何目的,他现在只想杀掉所有神意的人。

    其实龙行知道自己的性子从来都不合适隐忍,在神都府衙门的广场上,龙行就想将公冶道天杀了,哪怕当时陈病先和慕容惊羽在场,他也怡然不惧,最终他还是忍了,但心中对神意的恨却丝毫不曾减弱。

    龙行只想杀了所有神意的人,至于别人的死活,与他何干?李申、文武百官,都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他现在只想将这股怒火出掉,他要让神意的陈病先和楚雄信彻底将命留在国子祭天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