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乱唐之最强武神 第128章 赌徒

时间:2017-10-03作者:荆轲刺嬴政

    ..,乱唐之最强武神

    “好名字,实在是好名字!”龙行一脸由衷的道。

    药钥惜在一旁微微一笑道:“这两个孩子没有名字,钥馨也就擅自给两个孩子起了名字,忘龙将军不要见怪。”

    “无碍无碍。”龙行摆了摆手说道。

    “好了,小城、钥仪,过去吧。”药钥馨在一旁鼓励道。

    这位叫做小城的男孩当看着龙行那熟悉而陌生的面庞,当即想到了当他和妹妹被人殴打的时候,眼前的龙行便是站出来救他们的人之一。

    “哥哥,就是他救了我们。”钥仪乌溜溜的大眼睛zhong带着一丝亲近和畏惧的目光看着龙行,她还隐约记得龙行,令龙行微微有些欣慰。

    小城听到妹妹的话后,上前一步,目光zhong带着倔强和那股硬劲,看着龙行道:“你救了我和我妹妹,说吧,要我做牛还是做马?我都愿意还上一份恩情。”

    听完小城的这番话后,龙行有些惊讶,这孩子年纪应该只有十岁左右,说话的语气和说出的话倒是听令人吃惊的。

    龙行笑了笑道:“挺有骨气的,不过做牛做马倒是不需要,不知你有没有兴趣跟着我学武。”

    “学武?”小城的眼神一亮,但目光随即黯淡了下来。

    身后的药钥惜似乎知道小城想什么,出声道:“小城,放心吧,龙将军虽然是武将,但是连神都监神官慕容惊羽据说都奈何不了龙将军,他要教你武功,肯定不比任何人来教你要差。”

    小城摇了摇头,而是担忧的看向一旁的钥仪,眼zhong带着哥哥对妹妹的宠溺,说道:“我跟着龙将军去学武,妹妹该怎么办?”

    “你可以随时回药府看看钥仪啊。”药钥馨在一旁说道。

    但钥仪却带着害怕和不舍紧紧揪着小城的衣角,和小城相依为命的钥仪似乎一刻都离不开哥哥。

    兄妹俩的依偎令龙行感到温暖,同时也郁闷,自己也没说让他们分开不带钥仪走啊。

    “咳咳,我没说不带钥仪走啊,你们都是我救下来的,那自然就由我负责,刚好我有个朋友,可以让她带一下钥仪。”龙行说道,心zhong想着刚好苏沁瑶每日在客栈zhong定然乏趣,刚好让钥仪可以和苏沁瑶作伴。

    “真的?”小城眼神再次亮起,如果妹妹也可以跟着他一起去的话,还可以学到梦寐以求的武功,这样天大的好事谁不愿意?

    龙行挠了挠头道:“我说话貌似就没有不算话的时候。”

    “多谢龙将军当日救了我们兄妹俩,如今还肯收留我们兄妹,再教我习武,莫大的恩情,难以报答!唯有三个响头!”小城面带感激,说道。

    当小城更要跪下后,只感觉自己的双肩被人抓住,随后他毫无反抗力的便被拉起了身子,抬头一看,只见龙行一脸无奈的抓住他的双肩。

    “响头什么的就算了,我这人不喜欢这规矩,你从此便姓龙了,名龙城,随我习武。”龙行沉声说道。

    龙城用力的点了点头,神色激动,他自小连自己的父母是谁都不知道,也没有个名字,当遇见龙行后,他便有了自己的名字以及姓氏,如何能不让他激动呢。

    “钥惜姑娘,药先生在家吗?”龙行出声问道,他对于当年的神监诏还有诸多疑问,如果想要知晓这一切的答案,龙行认为药鼎天应该知道一些,甚至知晓全部。

    药钥惜轻点嗪首,道:“家父早已经在后院等待龙将军了。”

    “多谢钥惜姑娘。”龙行点了点头道。

    说完,龙行便要入药府去找药鼎天,听到后面的龙城问道:“龙将军,那我妹妹能姓龙吗?”

    “可以。”龙行头也不回的道,能替龙氏多收一个人是一个人,来者不拒!

    “多谢义父!”龙城突然喊道。

    话音刚落,药钥惜和药钥馨只见刚要跨过门槛的龙行一个踉跄,差点被门槛拌摔倒,狼狈的入了药府。

    “不要喊我义父!喊我师父!”龙行略带恼怒的声音自药府zhong传出,令龙城一愣,旋即喊道:“多谢师父!”

    一旁的药钥惜和药钥馨掩面轻笑,恐怕可以见到龙行如此狼狈的人在当世都没有几个吧。

    “这小子。”龙行嘴里嘀咕了一句后,将衣服整理了一下后,便踏入了药府内,随后从走廊走到了后院。

    走进后院,还是那张吃饭的桌子,只见药鼎天正在泡茶,龙行便静静的坐在药鼎天对面,看着药鼎天以娴熟的手法泡茶,不一会儿浓郁的茶香便从茶杯zhong散发而出。

    药鼎天没有看龙行一眼,便冲了两杯茶,口zhong淡淡的说道:“我其实不喜欢喝茶。”

    龙行没有出声问药鼎天为什么不喜欢喝茶却要喝茶,而是静静地等待药鼎天说话。

    冲泡完两杯茶后,一旁的侍女将其zhong一杯茶端到龙行面前,而药鼎天继续道:“但茶有时候也是一种药,可以救人,我正是需要以喝茶来救自己。”

    “安抚心灵?”龙行不露神色的道。

    药鼎天笑了笑道:“对啊,安抚心灵,二十年了,我依旧安抚不住这颗心,只能每日喝茶来平复自己。”

    “药先生猜到了我的来意?又或者说,他们找你了?”龙行沉声问道。

    药鼎天没有否认,点头后平静的道:“他们找我了,而我也猜到了你来肯定会问我。”

    “那么药先生愿不愿意说一说?”龙行直视药鼎天,问道。

    药鼎天摇了摇头,淡漠的道:“在你们眼里,他们是破坏整个大唐的稳定,但是在我这样的老一辈的人看来,他们要做的便是我二十年来一直想做的事情!

    喝茶已经缓解不了我的病了,想要根除我的病,那么这件事必须要有一个结果!”

    “我不懂你们老一辈究竟遭遇了什么,我只知道他们在拿整个大唐作为赌注,你们都是赌徒。”龙行淡然说道,目光zhong带着一抹凌厉。

    药鼎天嘴角掀起一抹嘲讽来,说道:“赌徒吗?大唐吗?当年若是没有我们,大唐早就灭亡了!如今我们拿大唐作为赌注,又如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