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乱唐之最强武神 第96章 价值

时间:2017-10-03作者:荆轲刺嬴政

    放好桌子和椅子后,龙行便和慕坷在屋顶上大吃大喝了起来,看的不少人都惊呆了,不一会儿,杨晓荣拎着一把椅子也飞身上来,愣是在凭借其武功坐在屋顶的斜坡上,令人不得不服!

    结果三人越喝越兴奋,结果喝上头了,杨晓荣醉醺醺向后一仰,连人顺带屁股下的椅子一起向后倒去,然后顺着屋顶的斜坡滑下,掉了下去。

    龙行和慕坷也好不到哪里去,都醉如烂泥的瘫倒在椅子上,最后还是苏祥天上屋顶将两人给带了下来。

    苏沁瑶气呼呼的踢了下醉如烂泥的龙行,但后者还舒服的哼哼了两声,把苏沁瑶给气乐了,最后没办法,只能让银耀轻骑架着龙行,一起回客栈去。

    一大早,龙行捂着头痛欲裂的脑袋,感到嘴中无比干枯,嗓子也是隐隐作痛,这痛苦比起昨晚喝酒的痛快,简直是天差地别。

    不过好在龙行已经习惯了,喝酒后再睡觉,就会有这样的状况出现,龙行嗜酒,心里也很明白这个道理,可是,脑袋真的很疼啊!

    起来后,打了盆凉水洗漱后,头痛欲裂的感觉这才消失,洗漱后,龙行照常练武,正当练武之时,金玉客栈掌柜便走进了后院。

    “龙将军,有人一大早送来了名帖,说是请你去喝茶。”

    龙行停下手中的长枪,将长枪放好,看到金玉客栈掌柜手中精致的淡青色的名帖,龙行心中微微一愣,不知谁一大早喊他去喝茶。

    接过淡青色名帖,龙行笑道:“多谢掌柜了。”

    “不用谢。”掌柜客套一下后,便继续回到前堂。

    打开手中的名帖,龙行的眼睛微微一眯,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喃喃低语道:“终于要来了吗?”

    飞仙楼,神都最为有名的茶楼,在这里有着许多种类的茶,这些茶,就算是一些位高权重的人都无法得到,例如大元的皇家贡茶。

    可飞仙楼却可以弄到大元的皇家贡茶,这便代表了飞仙楼的背景强硬,可以立足于神都,都有着令人难以想象背景,例如日月楼亦或者金玉客栈。

    刚走进飞仙楼,呈现出的场景犹如仙界宫阙,墙壁上都是是浮雕,浮雕雕刻的便是仙界,琼浆玉液,茶香千里。

    飞仙楼分为七层,而请龙行来喝茶的人正在第七层,第七层只能一人预定,价格昂贵的惊人,两百两才能上第七层。

    当听闻龙行是第七层的贵客请来的,侍女尊敬的将龙行接引到第七层的入口。

    龙行走上楼梯,第七层是一片四面都可以俯瞰神都的看台,而第七层中央则是由一片由素色飞纱所笼罩,目光老去,飞纱中隐约坐着一个人。

    龙行神色悠然,直步走向那片飞纱,口中道:“可以让公冶兄请喝两次茶的人,我想应该不足双手之数吧?”

    掀开素纱,只见公冶道天面色淡然的茗着茶,见龙行来了,轻轻放下茶杯,微笑道:“龙将军猜的没错,龙将军刚好是这第十个人。”

    坐下身来,龙行端起公冶道天为他斟好的茶,茗了一口,一股极为甘甜的香味在口中绽放,令人回味,轻轻摇晃茶杯中剩余的红茶,嘴角带着玩味道:“好茶,恐怕此茶比起上次的江水,还要更为珍贵吧?”

    公冶道天点了点头笑道:“的确,上次陈家的江水固然贵重,可比起这个胭脂府的胭脂红,还差不少,此茶一钱便要两百两银子,一斤需要两万两银子,且有价无市。”

    两万两银子一斤?龙行心中微微感叹,这令他响起了在北玄府和南宫浩轩第一次谈话时候说的,当时南宫浩轩以茶为算。

    当是南宫浩轩拿出来的还是两千两银子一斤的江南府的茶,按照北玄府战死的士卒的家人可一年领三两银子,连续领五年来算,便是十五两银子,这便是一名战死的士卒所有的体恤金,若再算上领取的米粮和减去的赋税,那便是一人二十两银子。

    一斤胭脂红需要两万两银子,算起来,便等于一千名士卒的性命!

    似乎看出龙行的心思,公冶道天轻笑道:“无论是什么,都有它本身的价值,例如胭脂红,它稀少难得,便可以,卖这么高的价钱。”

    “人命到处都是,所以便没有这么高的价格。”龙行看着公冶道天道。

    站起身来为龙行满上茶的公冶道天神色淡然,道:“一个人体现出的价值可能是无限的,但是人是不公平的,一旦有很多人去提现这个价值,便不值钱,这个时候无论是谁,都会认为不值,身处高位都会如此,你也不例外。”

    “为国而战,这难道便是价值体现的人过多导致的?”龙行略微嘲讽道。

    公冶道天轻轻摇头,笑道:“这取决于国力和一个君主的眼光,这么说吧,大唐开国,太祖时,大唐士卒无论是什么府,体恤金是四十两银子,并减赋税五年。

    太宗时,大唐的国力空前绝后,体恤金是六十两银子,并减去赋税七年。

    天后时,虽名周,却为唐的根基,体恤金是三十五两银子,减去赋税四年。

    现在,我就不用多说了吧?”

    “你是在强调大唐国力日见衰弱?”龙行目光直视公冶道天,问道。

    公冶道天呵呵一笑,指了指外面的壮阔神都,道:“呵呵,无论是哪个王朝,都不可能逃得过衰败的命运,大唐也不例外,腐朽已经渐入人心了,这不就是衰弱吗?”

    龙行眼中闪过一道厉芒,冷声道:“所以你们就要颠覆大唐?难道你们想要造反?”

    “呵呵,造反?我们没兴趣。”公冶道天笑着摇了摇头,深邃的瞳孔中散发出一抹神秘的光芒,道:“既然你们拼死抵御大元,那么我们为何不把大唐内部清理一下,让新的大唐再次重现盛世,这样一个人体现出来的价值,不是更值钱了吗?

    一个人的价值一直都是用钱在衡量,或者说,你我都在被以金钱在衡量我们的价值,如果你没有一身绝世无匹的武力,你得价值便不存在,不是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