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乱唐之最强武神 第92章 往日因今日果

时间:2017-10-03作者:荆轲刺嬴政

    “好……好……”怜香丝毫没有思考,直接答应下来,她怕晚回答一分钟,下场就和门外的龟爷一个下场。

    看着吓得花容失色的怜香,秦烛泪笑道:“那么走吧,麻烦怜香姑娘带路了。”

    “好。”怜香不敢多说一句,立马带着秦烛泪上楼去找秦烛泪要找的刑部侍郎丁宣。

    秦烛泪挥了挥手,带着数十名衙差跟上怜香的脚步,来风华楼快活的人上下楼络绎不绝,可谁挡秦烛泪的路谁就被一旁衙差一巴掌扇开,刚想要发怒的人当看到秦烛俊美而邪魅的面孔后,无一不脸色惊变,闪到一边去。

    怜香带着秦烛泪走到了一间房间前,眼神畏惧的看着秦烛泪道:“大人,丁大人就在这个房间里。”

    “多谢怜香姑娘带路。”秦烛泪笑着做了一辑,令怜香受宠若惊的同时也暗暗胆颤心惊眼前这名新上任的神都府尹。

    在推开门之前,秦烛泪转脸似笑非笑的对用畏惧的目光看着他的怜香道:“其实我真的不打女人,女人是用来疼的,不是用来打的,你可以离开风华楼了。”

    听完秦烛泪的话后,怜香目光呆滞的看着缓缓消失在关门中的那道背影,眼眶变红变的湿润起来,几乎没有人只有秦烛泪最后一句话对她的重要性只有同为风华楼的风尘女子才知道,都上前向她贺喜。

    从今以后,她彻底自由了!

    风华楼作为神都第一销金窟,来一次,没有一百两起步,是来不起的。

    而作为刑部侍郎,丁宣一个月的俸禄不少,足足有五十两银子,这可以不算少了,可要来一次风华楼,按照朝廷的俸禄,丁宣得存上个一年才来的起一趟,五十两银子也最起码每个月上交给夫人四十两打点家中事物。

    但丁宣却是风华楼的常客,有多常?三天来一次,点的都是二品的青楼女子,一次就要四百两银子!

    今日正好距离上次来风华楼三天时间,丁宣迫不及待的点了自己经常点的青珠,这才刚开始没多久,只听到一道开门声。

    “我不是说过了吗?有什么事都不准打扰我和青珠姑娘。”丁宣不耐烦的声音从粉红色的床帘中传来。

    “丁宣,自三年前上任刑部侍郎,就出入风华楼不下于两百次,每次都出手阔绰,朝廷俸禄一月有五十两银子,那还请丁大人出来解释解释。”一道悠然的声音自房间中响起。

    丁宣猛的反应过来,心中一沉,下一刻压制自己心中的慌张,问道:“你是谁?”

    “看来丁大人到这个时候还舍不得美色,可惜啊,本官不太想这样跟你说话,来人,给本官把丁大人请出来。”

    话音刚落,丁宣只见两名面带狞笑的衙差掀开帘子,一把把丁宣从花容失色的青珠上拉了下来,将狼狈的丁宣从粉红色的床帘中推搡了出去。

    丁宣被衙差用力的推搡下,踉跄了几步后,极为狼狈。

    “丁大人,现在可以解释下你为何这么有钱吗?本官很是眼红啊。”

    丁宣顺着声音抬头看去,只见秦烛泪悠哉悠哉的腿搭腿坐在椅子上,手中还端着一杯茗茶,当看到秦烛泪后,丁宣脸色骤变。

    作为刑部侍郎,丁宣不可能不认识眼前的在刑部当酷吏的秦烛泪,顿时心中火冒三丈,怒声道:“好你个秦烛泪,在刑部我不曾为难你,没想到你刚上任神都府尹,便来找我麻烦!”

    “废话真多,掌嘴。”秦烛泪眼皮都不抬一下,口中淡淡道。

    “你……”

    丁宣勃然大怒,刚说一个字,一旁的衙差毫不犹疑的一巴掌将丁宣扇倒在地,这位刑部侍郎的脸颊顿时浮肿了起来。

    秦烛泪茗了口茶,淡淡道:“丁大人,说吧,你的这些钱是怎么得来的,当然,你也可以继续嘴硬,我是什么人,你是最清楚不过的。”

    “你!”丁宣惊恐的看向秦烛泪,心中不由得恐惧起来,作为刑部侍郎,秦烛泪手段有多狠他是一清二楚的,落到他手中的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

    “你好大的胆子,马尚书不会放过你的!”丁宣咬了咬牙,亮出了最后的底牌,希望可以震慑住秦烛泪。

    秦烛泪眉头一挑,端着茶起身便是给丁宣一脚,狠狠地将丁宣踹倒在地,丁宣被秦烛泪这一脚踹中之后,倒地痛苦的呻吟,被酒色掏空了身体的丁宣就犹如纸糊的一般脆弱。

    还没等丁宣胸前的痛苦散去,秦烛泪一脚将丁宣的头死死的踩在脚下,用脚底用力的碾了碾,嘴角掀起一抹嘲讽道:“马牧?不过是个废物罢了,靠着马成昆那个老匹夫的废物,不过你们敛财的能力倒是令我大开眼界,你不说,我也有的是手段让你说,咱们新账旧账一起算。”

    说完,秦烛泪将手中茶杯倾泻,滚烫的热茶浇在丁宣得头上,一阵痛苦的惨叫声从丁宣口中发出,热气腾腾。

    将茶倒完后,秦烛泪将手中茶杯往旁边一扔,右脚从丁宣的头上收回,转身走向房门,口中淡淡说道:“收押监牢,本官没空陪他慢慢玩,还有很多帐等着本官去算。”

    “是!”衙差恭声道,待秦烛泪离开后,才将奄奄一息的丁宣拖走……

    从风华楼中走出,秦烛泪重新坐入轿子中,口中淡淡说道:“下一个,工部侍郎陈术。”

    ……

    与此同时风华楼对面的茶楼上,有着两人将这一切收入眼底,这两人便是南宫亦忆和公冶道天。

    “丁宣,旧账是当年私自对武将军用刑,新账是贪墨。”公冶道天笑着道。

    南宫亦忆淡淡一笑道:“这个名字可以划去了,留着也没用,这笔账就拿他的命来还吧。”

    “他的命,可没那么值钱。”公冶道天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让秦烛泪一天算一个就好了,这账,得一笔一笔算。”南宫亦忆轻笑道:“算的太快,恐怕这些人就坐不住了。”

    “往日种的因,今日结的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