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乱唐之最强武神 第436章 泪

时间:2017-12-12作者:荆轲刺嬴政

    欧阳沅一旦出事,对于耶律焕必然也是打击极大,甚至可能会让耶律泽生出别的想法,所以说,如果现在可以解决此事的人,恐怕只有耶律焕了,也只有耶律焕才能在这紧要关头拉欧阳沅一把。

    不过拓拔满和萧峦却忘了,耶律焕的确会拉欧阳沅一把,可欧阳沅真的就会愿意被耶律焕拉一把吗?恐怕在见不到林冰筠之前,谁拉他,他都不愿上去。

    欧阳沅突然的撂摊子,也令整个武郡措手不及,特别是拓拔满,他不仅要派人去百玄接下欧阳沅留下的烂摊子,还要写信给耶律焕,并且请求这位太子殿下务必要拉欧阳沅一把。

    除了这两件事外,拓拔满还要写信给武庚宗王,让他将手下青竹军撤回,并且还得写信给宗师堂,让宗师堂务必要找出林冰筠并且保护起来,否则林冰筠死了,难保欧阳沅不会失去理智。

    除此之外,最重要的事是拓拔满还要去觐见皇上耶律泽,将欧阳沅之事禀告耶律泽,毕竟他是武郡大将军,出了此事,他也有责任在其中。

    而如今,龙行正躺在前往帝郡的马车顶上,悠闲悠哉,看着蓝天白云,吹着风,快活似神仙,对于龙行来说,杀人的时候必须狠,休息的时候必须舒坦才行,马车顶无异于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

    距离被群狼围攻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三天了,距离北帝郡也就十来天的事情了,不得不说,大元疆土的确辽阔,比起大唐都要辽阔的多,大唐十八府,大元八郡,其中大元一个郡,几乎抵得上大唐三个府,只不过远不及大唐富饶便是。

    从洛北郡到帝郡,其余的路程没有再发生什么事,反而因为龙行的存在,而大受不少势力的款待,毕竟可以和一位大宗师交好是一件极为重要的事,即便不能和龙行交好,也绝对没有人敢得罪龙行,否则沈家就是前车之鉴,沈家被灭,沈家那个刑部尚书,连一句话都没说。

    龙行也是抱着能不惹事就尽量不惹事的心态,毕竟这里已经是大元帝都,大元最强大的武力都凝聚在这座北帝城之中,大元枢密院的宗师堂就在北帝城,如果在这里暴露,就算是他也会有危险,毕竟谁也不知道大元到底隐藏了多少位大宗师。

    按照欧阳沅斗三位大宗师处于不败之地,龙行估摸着怎么也得五六位大宗师才能杀他,别的地方龙行不大肯定,但在北帝城中,龙行就不大有信心了。

    光龙行知道的北帝城中大宗师就有三位了,大元皇室中的老怪物,然后是黑龙大宗师,再是景枫大宗师,虽然景枫大宗师初晋大宗师,可大宗师就是大宗师,即便是大宗师初期,也远远比沈案这样的半步大宗师要强得多。

    明面上的大宗师就已经有三位了,那暗地里呢?大元武风盛行,宗师境界者几乎很容易见到,例如大荒城沈家,沈案一介家主都是半步大宗师,还有宗政氏,秦峰也是半步大宗师,司徒氏,有着袁泽这样一位宗师后期强者,这些宗师可都不是宗师堂的人,可想而知,大元宗师绝对比大唐多的多,那大宗师层次,必然也有十位左右甚至更多也说不定!

    龙行心想着是否离开北帝郡时宰两个大宗师,不然大元在顶尖战力上实在是优势太大,不宰两个拉进下距离,以后大唐必然会吃大亏,毕竟一位大宗师强者就可以以一敌千!

    ……

    但即将入北帝郡时,一向喜欢为龙行忙前忙后的司徒明月今天却一整天将自己关在马车中,甚至连午饭也没吃,连龙行前去,也没有令其吃下一口饭。

    为此,龙行问过袁泽,问司徒明月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袁泽说司徒氏给司徒明月寄了一封飞鹰传书到了后,司徒明月便成了这般模样,那封信的内容,就连袁泽也不知道。

    虽然龙行很想知道那封信的内容,可司徒明月却不肯说,最后龙行也只好作罢。

    直到傍晚,司徒明月才走下马车吃饭,苍白的脸颊让人担忧之余更是怜惜,那双犹如秋水般的眸子中带着一缕忧伤,让龙行不由地猜想司徒氏寄给司徒明月的信里,绝对发生了什么事,否则司徒明月不会变成这般模样。

    吃完饭后,司徒明月神色平静地对龙行道:“前辈,我有些事想单独跟你说。”

    说完,司徒明月便朝着小河边走去,丝毫没有给龙行拒绝的机会,龙行也不得不跟上去,因为他很担心司徒明月现在的状态。

    “到了北帝城后,我会替前辈准备离开的方法。”

    小河边的晚风中,司徒明月声音轻柔地道,鬓角的青丝随风飘扬,美丽到了极点,加上一层朦胧月光,司徒明月仿佛是从月宫下凡而来的嫦娥一般。

    “谢谢你。”龙行点了点头,语气中带着愧疚之意。

    司徒明月摇了摇头,平静道:“你无需愧疚什么,你护送我们司徒氏,接连平定三个大敌,若非你,我早已身死,再者,你并没有喜欢过我,更不会亏欠于我。”

    龙行沉默了片刻,轻轻道:“这不是交易,我虽然从来没有喜欢过你,但是我一直把你当做好朋友,最好的朋友,我走了后,我希望你可以幸福。”

    “朋友?幸福?”司徒明月笑了,笑的有些凄凉,她眼眶中闪现泪光,脸颊上却泛起一一阵浅笑:“幸福?在你看来我会幸福吗?慕凌,你不懂我,你从来都不懂我,你也不会懂,我司徒明月只要爱上一个人,就不可能再变心,永远永远不可能再变心。”

    看着司徒明月脸颊上荡漾的笑容,龙行心中有些难受,随后他长叹一口气,惆怅道:“你是不是想知道为什么我连机会都不曾给你?”

    司徒明月粉嫩的脸颊上出现一道泪痕,她点了点嗪首,一双带着泪光的眸子直视着龙行,问道:“对,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一点机会都不曾给我,哪怕是一点儿希望,我希望你能告诉我原因,让我毫无遗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