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诡异流修仙游戏 第一百六十五章 赎罪(保底2更)

时间:2020-09-25作者:我也很绝望

    前面赶来的三人,好像在说着什么,但安神医却听不真切了。

    他感觉那边传来的都是噪音,耳边响起的,全是耳鸣音。

    呼吸,变得急促,心脏,逐渐加速。

    这一刻时间仿佛放慢。

    安神医感觉浑身都在战栗,他僵硬着脖子,慢慢的,慢慢的低头往下看去。

    就在刚才……狂奔的时候……他好像踩到了什么柔软之物……

    脚下,淡淡荧光的照射之下,一朵黑色之花,正被他右脚踩中,紧贴地面。

    瞳孔一缩,安神医大脑嗡的一声变得一片空白。

    “安神医,不要停下!快跑……”

    听着后方响起的声音,安神医才懵懵懂懂地回神,僵硬着脖子回头。

    看着方月从疑惑到错愕再到焦急大吼的生动表情,他慢慢露出惨淡的笑容……

    下一刻——

    轰!!

    鲜血飞溅。

    安神医踩着黑色花朵的大腿,直接化作血浆爆开,人倾斜着往下倒去。

    在这一瞬,时间好像慢了下来。

    安神医看到了光。

    很淡的黑光,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

    不同于白天看到浅浅沟渠汇聚而成的闭环。

    这次,安神医看到的是光柱,圆柱状的直达夜空的黑色光柱。

    黑色光柱范围很小,仅仅辗碎了他的右腿,但发动的时间,却是瞬间发动,没有任何的征兆!

    与此同时……他看到黑色光柱在扩散,扩散的很快!

    他**凡是接触到黑色光柱的部分,全部都纷纷被重压辗成碎末。

    在倾斜倒下的动作中,下一个接触到黑色光柱的就是他的脑袋,然后是胸膛,最后黑色光柱会贯穿他的身体,如高速转动的锯子般,将他的身体从中间一分为二,并伴随着黑色光柱的扩散,吞没他的尸体。

    死亡,从未如此刻般如此接近!

    安神医的大脑一片空白,真正的生死面前,他反而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或者说事情发生的太快,连思维都来不及转动,就要迎来终结。

    然后,他感觉到了一股力。

    怪力!

    在他倾斜的身体,脑袋即将撞上黑色光柱的那一刻,这股怪力将他猛地往后一扯。

    周围的景物在模糊,移动。

    伴随着一股落地滚动的疼痛,以及右腿传来的剧烈痛感,安神医才如溺水后被救过来的人,猛地深深的吸气,哈呼哈呼的大口喘息。

    “我,我还活着”

    大脑思维,重新活跃。

    前方的黑光快速扩散,安神医则看向了旁边的男人。

    “夜夜”

    显然,刚才那股救了他命的怪力,就是来自方月的手笔。

    “安神医,你没事吧”

    方月紧盯着前方的那朵焉了吧唧的黑色花朵,脸色难看的道。

    “安神医!”

    “夜副队长!”

    “我们快过去帮忙!”

    队伍末尾骑马赶过来的三人,看到这一幕,反而焦急的加快了冲过来的速度。

    方月脸色一变,连忙大喊道:“快停下!不要过来!”

    轰!!

    方月的喊声与马头化作血浆爆开的画面,几乎同步进行。

    紧接着,是骑在马背上的队员,和前半部的马身,被压成血浆。

    鲜血溅了另外两名队员一身,吓得他们惊恐的尖叫大喊,紧拽胯下的马匹掉头。

    但是还是晚了,一瞬的停顿,第二名队员连同胯下之马,一起爆开,血肉混合在一起,被死死的压在地上,化作一地的污秽物。

    第三名队员,这时才驾马往后跑。

    “阿亮,阿眼……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那名队员边跑边抹眼泪,瑟瑟发抖的。

    方月连忙吼道:“对!就是这样!跑起来,回队伍,让队伍的人去向漫水村求救!!我们三人的命就靠你来拯救了!”

    黑色光柱,隔断在队伍与方月三人的中间。

    那在夜色中看不真切的恐怖光柱,让人不敢妄动。

    “好,好!我去求援!夜副队长你们坚持住!!”

    那人抹掉眼泪,大叫着策马疾驰。

    “架!架!!”

    那人远去,黑色光柱仍然以黑色花朵为中心,快速扩散范围。

    方月看着这一幕,脸色难看,默默扶起断腿的安神医往后退。

    “安神医,你还行吗”

    “能撑得住……”

    安神医额头全是细汗,连说话都开始费力,呼吸极为粗重。

    先前和羊虚诡一战,他就已经嗑过很多药,积累了丹毒。

    现在又在嗑药保命,丹毒和失去右腿的疼痛一起爆发,几乎快要了他的命,能保持清醒完全是咬牙强撑着了。

    “汪!”

    血猎人和[巨首血犬]此时才刚刚赶到,看到安神医的惨状,以及前面的黑色花朵,不由脸色一变。

    “它怎么会跑前面来来了!”

    “不知道。”

    方月摇头。

    “那我们直接绕开它,与队伍汇合”

    方月刚想点头同意,就见安神医突然用力抓住他的手,吃力的摇摇头。

    “没用的!之前你不是说问我为什么重诡花没有一出现就施展重压圈吗其实答案很简单……因为现在控制重诡花的,是重压诡!它不再是以重诡花的规则行动了!”

    “我们如果妄动一下,它随时可能出现在我们脚下,伴随着……”

    安神医说到这,忍不住用力咳了一声,露出痛苦之色,艰难的断断续续地继续道:“伴随着它的黑色光柱,我们三人会在瞬间被压成血浆,毫无反手之力!”

    方月急道:“那我们怎么办”

    安神医神色黯淡了下,苦涩地道:“……你们两个以左右两个方向,分开往前跑,只要能跑到漫水村,你们就能安全。它虽然变成了重压诡,但只要还是形态还没变化来,还寄宿在重诡花内,移动速度就不会太快,多注意脚下避开危险……在牺牲另一人的情况下,还是有机会逃到漫水村的。”

    “那你呢”

    “我”

    安神医神色一暗:“我……就在这里等死吧。”

    这是安神医当初能死里逃生的方法。

    那一次,牺牲其他人,他活下来了。

    而现在……仿佛一场轮回,而他,成了那个为了其他人活命,而留下来等死的人。

    不是他不想逃,而是腿没了,哪怕有人带着他逃,两个人一起行动,成为重压诡猎杀的目标概率只会更高,生还几率渺茫。

    这就是……所谓的赎罪吗……

    安神医垂下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