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诡异流修仙游戏 第五十四章 一剑

时间:2020-09-14作者:我也很绝望

    白色的光柱,从后方冲天而起,几乎照亮周围的一切。

    如此耀眼的光芒,方月还是第一次见到。

    最奇特的是,白色光柱照亮的范围,刚刚好覆盖整个古月村,一直蔓延到村口边缘。

    但到了村子边缘,强烈无比的白光,就像突然失去了力量,变得暗淡无光,再也无法延伸出去半点距离。

    几乎在白色光柱冲天而起的瞬间,陈夫人就忽然身体一僵,停下脚步,站在屋檐上,猛地回头往后看去。

    “不可能……”

    那一瞬,她的神情,第一次出现了剧烈的变化。

    只见陈夫人瞳孔陡然收缩,面色刷的煞白,好似看到了什么不敢置信的恐怖之物。

    甚至战栗的抖动,透过白皙的右手,传递到方月这边。

    陈夫人的这种反应,方月非常熟悉。

    每当他有毛骨悚然的感觉时,就是这个模样!

    她,竟是在怕

    那道白光,到底是什么

    由于隔着已经很远,所以方月尽管勉力去看,也只能看到黑压压的一群小黑点而已。

    试着再努力点去看,方月勉强看出了些端倪。

    地核中心的那些村民,好像在做一个动作——跪下的动作。

    跪下

    他们在跪谁

    如今这个局面,难道还有谁能来力挽狂澜

    难道是……

    方月心中隐隐想到了一个人,一个名字,几乎要呼之欲出。

    未等他兴奋地喊出那个名字,就见陈夫人抓着他的手,忽然下意识地一用力。

    咔擦一声。

    方月左手手腕的骨头竟是被直接捏碎。

    但陈夫人却毫无自觉。

    好似刚才那一下,单纯只是类似小女孩极度恐惧中,下意识抓紧点什么东西的应激反应而已。

    “左手,我那能拿刀,能吃饭,能喝水的左手老婆!”

    方月痛的差点眼泪飙出来,惨叫出声。

    前脚痛失右酱!后又被弄残左酱!

    陈夫人,杀妻之仇,不共戴天!

    右手没了,还能尝试练练左手刀。

    现在左手也废了,这号就真的废了,方月心中愤怒无比。

    不过未等他做什么……

    轰隆!!

    地核那边,忽然发出一声爆响。

    只见那座之前他们站过屋顶的豪宅,轰隆炸开,屋顶高高飞起,木屑横飞。

    接着是第二座大房子,第三座大房子……

    几乎一个呼吸间,房屋就接连倒塌断裂十几座。

    而这些房屋,刚好是处于他所在的位置,与地核所在的位置,两点一线的中间!

    就好像有什么人,正在以两点一线直线最快的方式,横冲直撞地朝这边急速冲过来!

    在方月正错愕时,旁边的陈夫人忽然惊恐地颤着音尖叫出声。

    “你不要过来!!!”

    尖叫声中,陈夫人的声音,仿佛化作无声的声波,一圈圈地朝后方快速荡去。

    距离方月最近的高大房屋,被声波笼罩,直接嗡的一声,斜切着拦腰而断!房屋上层倾斜着落下。

    而破坏却还没有停下,更多的细小刀痕,直接砍在房屋的下层上,穿透而过。

    声波途径之处,刀痕漫天,木屑乱飞,周围的房屋接连倒塌,布满大量的刀痕,并……直接撞上那个横冲而来的存在!

    当!!

    一声爆响。

    无形的刀痕,在撞上的那个存在后,忽然一个停顿,像是被格挡而开。

    竟是直接旋转九十度,无形的刀痕直接各自划向两侧。

    轰隆两声。

    两旁的房子从中间裂开两半,露出里面的杂乱的室内摆设。

    更多的细小刀痕这时赶至,却被那道人影一个抬手,无声淹没,没有传出任何声响。

    这一瞬的交手和停顿很短暂。

    但方月和陈夫人还是都看清了那人的模样。

    青衣飘飘,双手凝霜,手持木剑,立于屋顶之上。

    赫然就是……

    “寒大人!”

    方月激动的一个哆嗦。

    “寒老头!”

    陈夫人吓得一个哆嗦。

    方月往前一冲,陈夫人往后暴退。

    周围景物一模糊,他就被陈夫人的怪力拽着如风中残烛,上下摇曳着暴退一大段距离。

    这一瞬的加速,上下颠簸的方月晕头转向,难受的要命,跟3d眩晕症似得。

    景物模糊中,方月哇的一声,当即吐了一地,等舒服了点,他才忽然发现陈夫人不知何时已经停下来了。

    不,不是停下来了。

    而是……

    她的胸口,从后背贯穿前胸的插着一把木剑。

    “很久……咳!没有,这么激烈……咳……运动过了。”

    一句话,咳了两声。

    寒大人的声音,这时才慢悠悠地响起。

    “寒,寒大人!”

    方月连忙挣脱开陈夫人的手,顺着木剑往后看。

    剑柄尽头处握着一只凝结着些许冰霜,单薄枯瘦的苍白右手。

    右手的主人,赫然就是熟悉的寒大人!

    “寒大人!你你你你,我我……”

    方月激动地看着救命恩人,脑海中有很多问题想问,但一时之间就不知道该从哪问起。

    直到眼角余光扫到旁边静止不动的陈夫人,他才想起要先问最重要的事情。

    “寒大人,她怎么了是被定身了吗让我来补刀!”

    补刀

    寒大人听到这词神色有些困惑,但很快就微笑的摇摇头。

    “小夜,你不用怕,她已经死了。”

    死了

    死了……

    死了!!

    方月刚开始脑袋还有些懵,有些困惑,没太明白寒大人这句话的意思。

    等他真正回过味来,顿时心中激起惊涛骇浪!

    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刷的一下看向寒大人。

    “死了!死了是什么意思”

    “死了……就是死了啊。”

    “可是!可是你,你只出了一剑啊!”

    寒大人捂嘴咳了两声,笑道。

    “这种诡异,我也只需要出一剑……不过我能出剑的次数不多了。”

    说完,寒大人神色变得暗淡了几分,忽然又忍不住连咳了几声,连腰都弯了下来。

    但方月却没注意到这一点,因为他的脑海里,正在不停回荡着寒大人的前半句话。

    这种诡异,我也只需要出一剑……

    一剑……

    一剑!

    嘶——

    回过神来,方月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用其他玩家看待他的眼神,看向寒大人。

    怪物!

    真正的怪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