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身体里的家伙们(王的韩娱) 第1068章 思念之思,哀悼之悼(中)

时间:2018-05-23作者:软软的金毛

    记者们心中的揣测,很快就得到了事实的回答。

    《思悼》全片采取了插叙的手法,沿着思悼世子被英祖投入米柜中后从第一天到第八天的故事时间线,中间通过人物的对话及各种场景来切入回忆,讲述了思悼世子从幼时到成年的一些场景,并且借此来向观众们展现英祖父子是如何从原本的和谐有爱到父子生隙,再到关系完全破碎的全过程。

    紧跟在片头李愃打算在雨夜弑父之后的剧情,就是韩宇进组后拍摄的第一场戏。

    李愃在母亲向父亲请罪、妻子关爱儿子而不愿站在自己这边的情况下,于英祖的面前,脱去龙袍,跪地受罚,被贬为了庶民,然后被投入米柜之中,直到八天后,在柜中被活活饿死。

    关于英祖问罪的这场戏,旁人的戏份不多,可以说完全就是韩宇和宋康昊两人的对手戏。

    在这场差不多将近十分钟时长的剧情中,不提演技本就超然的宋康昊,韩宇的表现着实是让在场的观众们大吃一惊。

    谁也没想到,一个前不久还在出演那种电视上恋爱偶像剧的人气小生会有这么精湛的演技。

    韩宇的李愃不同于金彼得在试镜时的那种内敛,他饰演的李愃,穿着寿衣站在英祖的身前,以一种浑然天成的表演,将李愃面临父亲责罚时的那种怨、那种怕、那种癫狂、那种愤怒和哀伤,全都完美地呈现了出来。

    “放手!放手!放手!!”

    “您不能这样啊!邸下!”

    当看到大银屏上韩宇饰演的李愃挣脱了臣子们的阻拦后又冲到了英祖的面前,拼了命般磕着头,一下一下,坚硬的石板很快就染上了一滩殷红,鲜血从额头上顺着流淌了下来,一如昨夜的雨水一般,流过李愃赤红的双眼,而宋康昊饰演的英祖则背对而立,熟视无睹,隐忍的苍老脸庞下涌动着谁也不知道的复杂情感。

    这一幕,仿佛叫全场都看得更加寂静下来。

    无论是应邀而来的影评家、记者们,还是像金惠秀、李善均这样的演员大前辈,所有人都被电影画面的渲染力所触动了。

    和黄静茵他们坐在一起,林允儿下意识抬起手遮掩着自己微张的小口,双眸怔怔望着屏幕上那个让她感到熟悉又陌生的癫狂男人。

    眼神中,写满了惊讶、赞叹还有感到陌生的愣神等等混杂起来的情绪。

    坐在她身边的金泰妍也差不多。

    总是藏着自己小心思的这个娇小女孩到了这时,好像也暂时忘记了自己今天来时记挂在心上的那些许小事。

    她不由地往前倾了倾身子,睁大的明亮眼睛直愣愣地注视着远处的大银屏。

    不知是不是本身近视带来的丁点模糊感,让她觉得,银幕上的这个男人变成了一副她从未见过的模样。

    不,或者应该说,此时此刻,在屏幕上的这个人,的确不是他。

    该称他为戏中人才对。

    因为,眼下在这屏幕上的他,是思悼世子李愃。

    哪怕是和韩宇如此亲近的她们,都未曾想到过,韩宇在《思悼》中的出演会给大家一个这么大的“惊喜”。

    要知道,这不仅仅是颠覆了他以往所有的角色,更颠覆了她们印象对韩宇原本的认识。

    和宋康昊在演技上不弱下风反倒还在其次,对于熟悉韩宇的人来说,看到他这么颠覆性的出演,才是受到冲击最大的地方。

    从没见过他蓄着胡子的模样,更没见过他身为儿子,在父亲面前那样悲伤的样子。

    恍惚间,金泰妍甚至想到自己阿爸和……他。

    在现实中,他们这对父子,关系也是如电影里这般复杂啊。

    坐在金泰妍身旁的林允儿所思所想虽没有她那么深刻,但她也确实有那么一刻,曾经想到了韩宇和自家的关系。

    她们都清楚,对于韩宇而言,父与子的关系怕是他这辈子最难释怀的羁绊了。

    韩宇他,真的只是在饰演李愃吗?

    ……

    其他人是没有像林允儿和金泰妍这些感慨的,他们仅仅是惊叹于韩宇精彩的表演。

    很快,在时间不知不觉的流逝中,电影已经来到了李愃被关进米柜中的第二天夜里。

    被关了一天一夜的李愃出现了幻觉,在狂叫与挣扎中,弄翻了米柜,在侍卫们的追赶之中,发疯似的一路狂奔,直到冲进了宫中的一处池塘中,用力翻腾着水花,奋力地怒吼着。

    “干脆杀了我好了!”

    “邸下!邸下!您这样的话就连世孙都会有危险的啊!邸下!”

    “啊!儿子和孙子全杀光算了!全杀光!”

    “邸下……”

    “都杀了吧!就让他自己一个人,千年万年,吃好喝好吧!”

    然而,作风强硬的英祖仍是无视了思悼世子的惨状,命人把世子重新关进米柜里,并用麻绳加固、用稻草盖顶,掩盖住他所能见到的一切光明。

    在这段的剧情中,韩宇又以一种前所未有的狼狈姿态,向观众们展现出了李愃被关入米柜后精神上的煎熬。

    随后,回忆的片段再现。

    已是成年的李愃早已不像幼时和父亲那般亲近,只能谨言慎行地跟在英祖身后,父子两人行走在朝鲜宗庙里,进行禅位前的最后一场谈话。

    “在寻常百姓家,父母总是溺爱子女,但在帝王之家,孩子就像是仇人……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父母对待子女的本心,又怎会有所不同呢?”

    “不同……寡人每次来宗庙,寡人总是能听到祖先们流的血泪声。”

    ……

    可是,英祖想要禅位的举动被臣子们给劝阻住了,最终英祖无奈之下,只好将禅位改为了代理听政,而这,却也成为了英祖父子俩,关系进一步恶化的引子。

    ……

    “那么干干脆脆地进行决断,满意了吗?”

    “你的问题就是这个啊。为什么要把朝臣分裂成支持你父王的两派?”

    “儿臣是为了父王能够控制兵权,使得江山巩固。”

    “你以为寡人是不知道才放任不管吗?!”

    “你父王我,为了朝廷和谐,努力了一辈子的党平,就这样被你一朝改变了!”

    ……

    世子的代理听政被毫无疑问地取消了。

    其后父子俩的关系就此跌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乃至英祖已经到了怎样都对世子看不顺眼的地步。

    ……

    “你……听说你给全罗道的李毅镜写诗说最喜欢读史?”

    “……是。”

    “读史怎么会成了你最喜欢的活动呢?你不仅欺骗了李毅镜,还欺骗了所有传颂此诗的人民。”

    “就因为你这样的谎言,本该下在干旱地区的雨,却下在了这里!”

    “你,以后在我面前,别装作很率直。你没资格参拜肃宗大王的王陵!滚回去!”

    ……

    时间来到了第四日。

    正午时分,大日炎炎,困在米柜中滴水未进的李愃在神智模糊中努力把嘴凑在米柜顶上的缝隙上,接侍卫们倒下来的水,甚至于,还把尿拉在了自己在世孙诞生当天亲自画的那把青龙扇子上。

    这让李愃在浑浑噩噩之中,想起了当初儿子刚出生的那一天,不由地捧扇痛哭。

    这一幕的画面,无疑是更进一步地表现出了思悼世子的凄惨,也在完美的诠释中,进一步颠覆了韩宇往日的形象。

    坐在第一排的韩宇不由稍稍坐正了身体,目光略显复杂看着屏幕上的自己。

    尽管和没有参与制作的其他人心情不太相同,但当自己表演过的片段经过精心的制作后呈现在自己眼前,韩宇的心情也有些莫名。

    这是他第一次出演电影,却不是他第一次表演,所以他力求自己做到最好。

    现在看来,至少自己可以安心一点了。

    忽然,身处黑暗中的韩宇感觉自己好像听到了身边传来了一点模模糊糊的啜泣声。

    哭了?

    谁哭了?

    自己旁边的话……是琴瑟吗?

    韩宇忍不住转头看去,结果,等他借着大银屏那边散发出来的微弱光线看清楚哭声的来源后,就情不自禁地面露一丝惊愕之色。

    哭的人不是韩琴瑟,虽说自己的这位女学生眼圈确实有些泛红了起来,但哭的人并不是她,哭的人是……

    坐在李载身旁的韩伶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