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身体里的家伙们(王的韩娱) 第1014章 曾心动的时节(上)

时间:2018-03-17作者:软软的金毛

    金泰妍突如其来的爆发显然让韩宇怔住了。

    他发呆似的看着那双正怒视着自己的通红眼眸中如同断掉的珠串般掉下眼泪,然后,打湿了她脸上那副白色的口罩……就像打湿在他手上一样。

    一时间。

    一种不知所措、又感到丝丝揪心,还伴着一股浓重不解的交杂心情在他内心中激荡着。

    他思来想去,却因为眼前人一哭就乱成一团糟的脑子根本没办法进行思考,于是只能张了张嘴,顺着两个人刚刚结尾的话头,迟疑着把话说了下去,不论如何,先道歉总是没错的。

    “对、对不起啊泰妍……是oppa的失误,是oppa做错了,我……”

    “oppa你错在哪里了?”

    “诶……嗯、嗯?”

    看着真像是做错了事的人,抢先垂着头,满怀无措与自责地向自己道歉的韩宇,金泰妍忽然就微咬住了下唇,问了他一句。

    之后,在对上韩宇一下子抬起头,看向自己的眼神的同时,金泰妍就没由来地摇了摇头。

    她也不避讳地就当着韩宇的面,抬起手擦拭起了自己脸上的泪水,然后就深吸一口气,红着眼眶看向他,用肯定的语气说道:“oppa你其实根本不知道我为什么这样,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对吧?但是因为我哭了,所以你才向我道歉的,对吧?”

    韩宇一听她这话,模样顿时就在微愕中变得默然了下来。

    “嗬……我就知道。”

    一看到他这样,金泰妍就不出所料地笑了笑,可那低低的笑声却显得格外无力和疲惫。

    “哎,我今天这到底是怎么了……”

    一边用手指擦着眼中那仍然压不住的泪水,金泰妍一边就稍稍背对着韩宇,侧过了脸去,隔着口罩,她声音中的那丝哭腔和鼻音似被加重了许多:“oppa你知道吗?你这样无辜的表现,真的让人感觉好像自己反倒成了犯错的那个人一样……oppa,你知道吗?”

    “泰妍呐,我”

    忍不住出声,结果声调一抬高,眼看着自己面前这道娇小而瘦弱的身影,有些话就梗在了嘴边,怎么都说不出口了。

    韩宇尝试再三,最终还是欲言又止地低下头,从嘴中吐出了一口气,他头疼似的紧皱着眉,抬起手揉着额头,在降下音量的同时,说话的语气中又带上了一点点难言的关怀与疑惑:

    “泰妍呐……对,你说得没错,我确实……我确实想不到自己到底什么地方惹你生气了。难道还是因为我之前的那个提议?还是说我今天自做主张的举动惹你生气了?可是,泰妍你自己不是也很清楚吗?你再这样一个人这么过下去是不行的……”

    “为什么不行?oppa你自己不是也这样过的吗?”

    听到身边这句横插进来的反问,韩宇不禁就放下了手,抬起脸,目光愣神地看向了重新转头看着自己的金泰妍。

    她好像已经控制住了刚才一时崩溃的情绪,至少发红的眼眶中不再迅速溢出泪水,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此时此刻的她,韩宇心中反而感受到了一种比之前还要忧郁的感觉。

    “oppa你说和大家一起总比一个人过要好,这话是没错,可是oppa你对我是这么说,你自己却为什么还是过着和我一样的生活?oppa你一样宁愿自己一个人孤独地待着,也不愿意伸出手去接触世界,不是吗?oppa你自己都不愿意去做的事情……你有什么资格,来要求我去做?”

    话说到这,金泰妍就暗自咬紧了牙关,她努力绷住自己的面颊,让自己不要再表现出那副软弱的伤心神态,然后,一字一句,认认真真地对自己眼前坐着的这道高大身影说道:

    “oppa你知道吗?按自己希望的方式来生活,那不叫自私,哪怕你和全世界都断绝了联系……那也不叫自私,顶多……就是你自己的选择而已。可是!”

    口罩下的双唇不为人知地死死抿住,似是伤心难过,又似是委屈气愤。

    “可是……oppa你要求别人按着自己希望的方式来生活,这个,才叫作自私啊!”

    话音落下,没有理会他眼中一瞬间流露出的呆愣,金泰妍再次背对着他转过身去,她低下了头,浅金色的头发顺势垂下,像是保护罩一般,掩盖住了她不断颤动的眼睫下,那双重新蓄起泪水的眸子。

    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她心中的情绪……短暂地,得到一点安心的舒缓。

    “oppa你肯定不知道我刚刚为什么会那么生气、那么难过的理由……对吧?”

    “那好……那我现在就告诉你。”

    “oppa你记不记得,和现在的我相比起来,以前的我,以前那个还没出名的金泰妍……还要不堪得多?那个时候,我比现在,还要孤独呢。”

    韩宇不出声地凝视着那个瘦弱的背部,目光难以言述,他觉得自己在这时候,更适合成为一个只倾听不说话的人。

    “我也不知道我这是怎么了,是天生如此呢,还是后天不知道怎么就养成了这样的性格。我从小到大,几乎,没有什么朋友。在我的记忆中,我能数出来的人一共就那么几个,就是这样……他们中还有很多人,现在都和我成为了陌生人。”

    没有得到回应,金泰妍也继续说了下去,比起倾诉,她现在更像是在自言自语着什么,低掩的发丝间,那隐隐泛光的红肿眼眸如在闪烁着一种很难形容的哀伤。

    “偶妈阿爸他们总是喜欢说我只是性格内向而已,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就是这样的人,我更适应一个人的生活。”

    “不过,适应一个人,也不代表着我就是喜欢一个人,其实可能是因为一个人的时间太多了,实际上……我好像比其他的同龄人,更渴望和其他人一起去相处。可是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因为我不懂该怎么去交朋友,因为我觉得要我自己主动去接触他们,这样的行为,让我觉得太别扭,太难受了……”

    “所以……我就这样,一面渴望着和别人一样,能有很多很多的朋友,一面又不想自己主动去行动,可能我脑子里面真正的想法是希望别人能够主动来接触我吧?我希望他们能够主动迎合我的性格。这样的想法很厚脸皮,对吧?”

    听到这里,韩宇就下意识张了张嘴,可到底是没能把安慰的话说出口。

    他在心中重重地叹了口气,看着女孩的眼神中多出了一股连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深沉怜惜。

    “在我的记忆中,我这样一个人生活的情况持续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第一次有了改变,是16岁那年,也就是4年,在那一年的暑假,我为了参加**的甄选,报名去了一个补习班。”

    “不单单是专业学习声乐那种,还有教我们学一些文化课的内容。因为阿爸听说首尔的那些大公司,都对自己的练习生有很高的要求,我从小功课就不好,所以就想着能临时弥补一点是一点,毕竟那时候我的梦想就是想要成为真正的歌手,因此在补习班的时候还闹出了不少的笑话……”

    “可是!现在回想一下,我真的觉得那段时光很幸福,非常快乐。”

    “因为,在那里我不仅认识了两个和我有一样志向的朋友,也头一次……接触到了一种叫作‘msn’的东西。”

    “对当时的我来说,那种即时聊天的软件真的很神奇,不但像电话一样,可以随时随地聊天,还……可以认识到新的朋友?”

    “我那时候真的像一个纯粹的笨蛋一样,糊里糊涂地就通过了一个人的添加请求,然后,他就成了我msn第一个联系人。现在想想……也许那并不是巧合,不是什么缘分,而是他早就计划好的?”

    一只手不由抬起,碰了碰脸上的口罩,韩宇口罩下的嘴角无声地扯出了一抹尴尬而满含苦涩的笑。

    “总之……就那样,我开始了我在补习班的学习。那时候其实挺累的,每天都有很大的压力,想着能不能通过甄选、要是没通过怎么办,阿爸供我学习声乐已经很辛苦了……但是,好在,那时候我身边有两个朋友安慰,还有……一个在网络上的朋友,不断在鼓励我,和我聊天,和我说笑,逗我开心。”

    “事实上,我和那个人加为好友,还要在我认识那两个新朋友之前,也就是在我加入补习班后的第一天。我一直不知道他到底是谁,叫什么,他只跟我说,他姓金,也是全州人。”

    “直到后来有一天,我们上英语课的时候,说到要取个英文名字,听说首尔那边的公司都流行取艺名什么的,然后我就问他,他有没有英文名字。他就跟我说,他的英文名字叫作彼得,我问他为什么叫这个名字,他就说他很喜欢彼得·潘,因为虽然彼得·潘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小孩,可他却有足够的勇气去挑战这个由大人做主的世界,去努力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我那时候真的很幼稚呢……我居然因为觉得他的这个说法比我的想法帅气多了,当时就闹着对他说,‘那么,既然你是彼得,我就叫温蒂好了’,温蒂公主……所以他是金彼得,我就是金温蒂,是他应该保护的人……”

    “呼……”

    整个人突然像是承受不住心中那份越来越抑制的心情一样,韩宇稍稍直起了身来,抬头仰望着上方那一片无垠的漆黑夜空,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

    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觉他眼眶处的那一点点细微变化。

    而他身边那道进入回忆状态中的娇小身影丝毫没有受到他的影响,继续用那种呢喃自语的语气低低地诉说着。

    “我和彼得,那时候真的很要好。我也说不清楚自己当时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思,只是觉得和他非常聊得来,每一天,每一天都想和他有一段可以相处的时间,哪怕他是一个男生。因此我还增加了每天的上网时间……想想还真是对不起阿爸呢,他的女儿并不是像他想的那样在为自己的人生而努力,近视眼也是那时候养出来的……”

    “可是,我从来没后悔过,因为我觉得,自己真的和彼得无比地契合,哪怕我真实的性格其实是那样的恶劣……”

    “想想人真是一种奇怪的生物,明明和谁都合不来,突然有一天,当你遇到那么一个人之后,世界,就变得明亮了起来,就像是找到了同类的怪物……”

    “总之,就这样,我在补习班短暂又快乐的一段生活,就在我的学习和彼得他们的陪伴下,度过了。”

    “后来,暑假还没结束的时候,我就去首尔参加了**公司的甄选,可那时候,一件令我非常失望的事情发生了,本来一起约好的那两个朋友,失约了,她们没有像约好的那样,和我在首尔见面。”

    “我和她们的关系也是在那时候断掉的,因为那时候虽然得到了对方的解释,可心里面还是有种被背叛的感觉,感觉被人抛弃了,这种感觉让我觉得很难受。”

    “好在……那时候,至少、至少三个朋友里,还有最后那么一个陪在我的身边。”

    “就在我感到失落的时候,得到了彼得的鼓励,还有来自于阿爸他们的支持,于是我很快还是振作了起来,终于,通过了**的甄选。想想,那时就是在了,彼得他人又在全州,根本不可能和我见面,不知道为什么,当时在回去的车上想到这一点之后,本来非常兴奋和高兴的心情都忽然一下子变得有些抑郁起来。”

    “我那时候,第一时间就把自己通过甄选的消息告诉了彼得,他似乎很惊讶,表现有些奇怪,但当时的我没有多想。现在回忆一下,才发觉其实从那时候开始,我们之间的问题就已经出现了……”

    “回到全州之后,我一下子变得有些无所事事起来,一直以来的目标已经完成了,又不用去学校。和彼得在网上聊天确实很开心,可一天天过去,想到以后可能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和他联系,我心里又很难过。直到后来有一天,我发觉,在我出门的路上,似乎总有一个人在默默关注着我。”

    “那时候我觉得有点害怕,更觉得很奇怪,于是有一天,我趁着他不注意,跑到了那个人身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他被吓到了,然后我也被他吓到了。”

    “因为他转过身来,脸上戴着一副很吓人的面具,但紧接着,我又认出了他来……原来其实我认识这个人,在我上补习班的时候,他就是我的同学,有时候我们聊天都会聊到他,因为他这个人很奇怪,脸上几乎每天都会戴着一副口罩,根本没有人知道他到底长什么样,大家都在猜测,他的脸上是不是有什么伤疤之类的东西。”

    “我认出这个补习班的同学后,他明显表现得更加惊慌了,我也不记得那时候到底和他说了什么,但就在好奇打量他的某个瞬间,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样的想法,我忽然觉得……他可能是彼得。”

    “我想到了,就没有犹豫,说实话,被每天偷看的人是我啊,这点底气还是有的吧,我就直接当面问他了,他当时一听就呆住了,在很久之后,才用一种很难相信的语气问我……我是怎么知道的?”

    “我猜对了!他是彼得,他是……我的那个彼得。”

    “oppa你可能想象不出来,那天,就在那一天,24年的月5日,我一直印象很深的那一天,我和他第一次在现实中见面了,还是我自己亲手抓住他的,那一刻我的心情简直不亚于自己通过**甄选的时候,高兴得都快要跳起来了……”

    “我和彼得见面了,当天我就做了自己有生以来从没做过的事情我和他跑去约会了,就在那天下午,阳光正好的时候,我和他跑遍了我生活中涉及到的每一个地方,跟他讲着我自己的事情、我家里的事情。”

    “我那时候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明明平时什么话都说不利索的人,在那天,像是要把此前十几年的话,都告诉他一样。我记得,我那天还和他一起,给他挑了一个口罩,一个印着狮子座标志的口罩,把他脸上难看的面具给换了下来。”

    “他那时候真是小气,就是不肯让我看他的脸,不过想想大家在现实中这还是第一次见面,我就算了,想着,总有一天,哪怕面具下是一张烧伤得面目全非的脸,我想我肯定还是会和以前一样,永远和他那么要好。”

    “然而……这个想法,我没想到,在不久之后,就被打破了。就在,我到首尔,和theone老师录制合作曲的那个时候……”

    ……我身体里的家伙们(王的韩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