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身体里的家伙们(王的韩娱) 第九百三十三章 我们年轻时(上)

时间:2017-12-15作者:软软的金毛

    “就是……这里吗?”

    各自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那深沉的色调,似乎也给这春日里添上了一丝死板而严肃的冷清色彩。

    于无言的沉默之中,两个人一前一后地与那些在不同的位置驻足下来、脸上神态看起来却出奇相似的人们擦肩而过。

    大家都很安静。

    或者换句话说,在这里,没有人高声说话,仿佛怕打扰到了什么。

    直到沿着骨灰堂中那座已经有些年头的硬木楼梯缓缓走上二楼之后,被韩宇带领着走到一个较为偏僻的角落里,一面骨灰盒存放橱之前,金父才忍不住轻声开口问了一句。

    他的声音也很低,那轻飘飘的语气,叫人乍一听起来,就像是他自己在自言自语一样。

    不过片刻后,金父又长长地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来,有些宽胖的中年脸庞上泛着一点说不清楚的郑重,又一次,确认般地向回头静静看着自己的韩宇低声问道

    “就是……这里吗?”

    很奇怪。

    明明两个人都已经停下了脚步,他却不愿意自己转头往周围那些玻璃的橱窗中先看上哪怕一眼,反而执拗地选择看向了身前的韩宇。

    好像只有韩宇先开口肯定什么,他才会相信眼前出现的某些事实一样。

    然而,金父期待中的那个答案,他并没有等来。

    在目光非常平静地和自己这位所谓的亲生父亲互视了几秒后,韩宇微薄的两片嘴唇就略微抿出了一条笔直的线条。

    他一语不发地转回头去,面向了此时位于他们两人正前方,也就是这家骨灰堂二楼的这个角落里,最深处的那一面骨灰盒存放橱。

    隔着一段距离,但视线透过被擦拭得十分干净的玻璃橱窗,就可以清楚地看到存放橱最中间的那一格中,好好放置着的一个相框。

    在那相框的照片上,站着一位端庄娴静的女子,面对镜头,她唇角勾起的那抹浅浅微笑,宛如冬日里的一轮暖阳。

    韩宇安静地走上前去,双手合在身前,不言不语地凝视着橱窗内相框上那张照片。

    许久后,他的嘴角才忽然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意味深长而莫名,一低头,就将自己手中刚才进来前买好的花束,贴在了玻璃橱窗上。

    相框是早前新买的,相框里的照片则是从朴智恩那边得到的。

    他知道自己的表现会让金父变得有些狼狈,甚至是难堪。

    但明知道如此,他仍是这么做了。

    有的时候就是不想说话,在来的路上如此,在走进这家他特意为韩以诗挑选的骨灰堂之后,更是如此。

    不想说,那就不要说了。

    他的想法很简单。

    说实话,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目前这副情景下,他该对金父摆出一个什么样的好脸色。

    既然尴尬是必然的,也就没什么必要去做什么表面功夫了。

    太麻烦,两个人也会很不自在。

    虽然这么说有点奇怪,但以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需要那种陌生人间的虚i

    i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伪客套。

    韩宇无视自己一样旁若无人的举动到底没有惹怒金父。

    他甚至都没有流露出任何那种父母被自家儿女触犯到时应有的恼怒情绪。

    只是张张嘴,站在后面,默默地看着韩宇抬起手轻抚在玻璃的橱窗上,却没有说话的样子。

    没过一会儿,他自己悄然挪了挪脚步,从一个斜侧的角度略显小心地望向了韩宇面前的那个骨灰盒存放橱。

    在一旁从窗外洒落进来的淡薄阳光照耀之下,他年至中年显得越发矮胖起来的身形与他眼前那道挺拔修长的高大背影好像形成了格外鲜明的对比。

    只是,这画面看上去,又有种奇怪的和谐感。

    近三十代的青年人,和快要六十岁的中年人。

    两代的男人一前一后地站立着,彼此的目光,却最终都汇集到了橱窗中,照片上那道婉约动人的身影上。

    在他们眼神深处无声凝聚起来的那份情感,也许并不相同,可都浓郁至极,近若痴惘。

    不知不觉中,哪怕仅是不远不近地望着当初深深镌刻在自己脑海中的那个她,金父脸上眼镜后的双眼眼眶似乎隐约有些泛红了起来。

    他咬了咬牙,低下头去,握紧了一下双手,终于是低沉着声音,忍不住开口道“……能让我看看她吗?”

    “不行。”

    韩宇的回答简洁而坚决。

    “为什么?”

    在反复深呼吸了几下后,像是平复住了自己内心中翻涌的心情,金父重新抬起脸来看着韩宇的背影,模样看起来依然没有什么生气之色,嘴里反而用一种恳切的商量口吻低低地说道“至少在你之前,你偶妈的骨灰也是由我来保存了那么多年。现在……让我再近距离看她一眼都不行吗?”

    韩宇再次回头看着他,问道“就算让你再看看她,有什么意义吗?”

    粗重的眉毛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

    金父凝视着那双平静无波的黑眸很久,还是一抿嘴,小声道“你这样子,就跟叛逆期的孩子一样。”

    “那也不错。”

    浑不在意地扫了金父一眼,韩宇转身漫步地走到了一边的窗户前,目光穿过玻璃,望向了外面下方的情况。

    在一棵树冠茂密的苍老大树下,一道混在人群中并不算显眼的娇小身影正老老实实地坐在一个石凳上,阳光穿过枝叶的剪影落在她的身上,使她的模样看起来更显文静和乖巧。

    可能就是想到了会是眼下这副情况,他们两个人事先的意见分外一致,把金泰妍留在了骨灰堂外。

    那丫头也奇怪地没有提出什么异议,特别听话地听从了他们的安排。

    直到现在,韩宇也没想明白,她执着地跟着过来的理由到底是什么。

    难道是为了预防他和金父之间爆发出什么难以调和的矛盾?

    也许是因为这个。

    只不过,以他和金父的性格,虽然不可能真的发生什么巨大的争吵,可看他们现在的这副状况,难道又能好到哪里去吗?

    “你恨我吗?”

    i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i

    身后响起了金父轻轻的声音。

    他没有回头,只是摇摇头,道“说不好。不管是小时候的事情,还是……我母亲的事情。我也说不清楚自己心里到底有没有所谓的恨。”

    “你就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愿意给我吗?”金父的语气听起来仍旧十分低沉,仔细去听,那语气中似乎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苦涩。

    不自觉地抬起手,挠了挠自己的额角,韩宇还是那副没有什么情感起伏的淡然口吻,他望着下方在大树下等待他们两个的金泰妍,说道“你好像一直表现得像是一个无辜者一样。当然,事实上,你确实也没做什么,只是做了一个又一个选择而已。我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不是在恨你,但以我们之间的情况,难道你觉得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吗?”

    金父闻言沉默了下来,不多时,他就再次开口道“当然有。”

    “嗯?”韩宇神色如常地问道“什么?”

    “你不是什么私生子,你偶妈和我之间更不是什么不伦的关系。”

    霍然间!

    本来还淡然如水的深邃眸光中如同无声地掀起了一片的波澜。

    韩宇的身形微不可察地静止了几秒,旋即,他转身看向了正满眼复杂与柔和地注视着自己的金父,眼神,怔愣而又难以言述。

    “原本很早就想告诉你了,但一直找不到什么好的时机,这事情只有我和你阿姨清楚,其他人,就算是志雄和泰妍他们……”

    “行了。”

    抬起手,直截了当地打断了金父的话,韩宇面容紧绷不已,眼神隐透锐利地死死盯着脸上渐渐爬上一股奇怪情绪的金父,另一只放在身侧的手掌在没人能够观察到的角度里,被攥得很紧“我只想知道……你刚刚那话是什么意思?我不是……私生子?那么我对于家里来说,是什么?你和我母亲不是不伦的关系,那么……你们两个人,又到底什么关系?嗯?!”

    这话说到最后,韩宇的语气中明显带上了一种厉声质问的感觉。

    那在心神冲击之下,一时情绪些许失控的表现,全都被金父一点不落地收入眼底。

    他垂头不语了一会儿,在韩宇眉宇间那股焦虑与躁动的情绪即将累积到一定程度时,才重重叹了一口气,语气深沉无比地说道“虽然我不知道我在你的心目中到底是一副什么样的形象。但是……志宇啊,哪怕我真的再怎么不堪,可是你偶妈呢?你偶妈,绝对不是那样会破坏别人家庭的女人。在你的心里,你不能、也不该这么想她,那是绝对不对的。”

    一下子,韩宇怔住了。

    金父的话,就像是从另外一个全新的角度,点醒了他一件事。

    以往由于一些早就已经在脑海中根深蒂固的念头,让他一度忽略了某些问题,直到今天,由金父提起来,他才突然想到……

    眼角的余光下意识瞄向了身旁玻璃橱窗中的那张相片,看着上面那张在光线的折射中显得有些朦胧的温柔笑靥。

    韩宇的心情一时间涌动难言。

    对,没错。

    因为金父的话,他直到今天才情不自禁地想到了一个问题

    那个自己虽从未接触过、在印象中却始终仿佛完美无缺的女人,她,真的会做出那种插足别人家感情的事情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