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身体里的家伙们(王的韩娱) 第五百六十三章 危情三日(一)

时间:2017-12-15作者:软软的金毛

    次日上午。

    首尔国立科学搜查研究院(nfs)的一间会谈室中

    “抱歉,因为要提交申请审核,所以现在才能带你一起过来。”

    “我没关系的。反正刚好是周末,我剧组那边的拍摄工作也基本上完成了,正好现在我很有空闲时间。”

    对着坐在自己身边的裴彬随意地摆摆手,韩宇随即就摘下了自己脸上的墨镜,抬起头环视了一下这间会谈室。

    这间会谈室严格说起来空间并不算大,装修也非常简单,只不过如果在它的前面加上“国搜科”这个名字,那么这间会谈室顿时就变得不一样起来了。

    不管是在刑侦界,还是在韩国普通民众的观念中,国搜科这种最高法医机构无疑是相当具有威严和神秘性的。

    就像是刚刚韩宇和裴彬过大楼门口安检的时候,哪怕是有裴彬这位检察官的担保,韩宇依然也得表明自己的真实身份才能进来。

    所以韩宇的心里也难得地生出了点好奇心。

    他倒是不担心自己到国搜科的事情会被泄露出去,像是这种国家机构,就算是d社那样的媒体都不敢混进来,内部的人员自然也是有专门签署过保密协议的尽管来说,韩宇刚刚也是很清楚地看到f≡长f≡风f≡文f↘♂了他摘下口罩时那些安保人员脸上震惊的表情。

    “韩先生。”

    忽然,坐在韩宇身边的裴彬想起什么一样地又开口说道:“等下,并不是所有的案件资料我都能给你看的,有部分的文件是属于保密级别,只有我们的人才能查阅,所以到时候,希望你能谅解一下。”

    话说着,韩宇就看到裴彬的脸上露出点郑重的表情,顿时,他心里也不禁为之一肃,脸色同样认真了起来,微微坐直了身体,很干脆地就点头说道:“当然。我明白的。我跟过来,只不过是想第一时间得到结果而已,对于那些案件资料……说实话,我没什么兴趣。”

    “嗯,那就好。”

    一听到韩宇这么说,裴彬的神情就稍稍放松了下来。

    本来这样的话其实他不需要特意交代的,但考虑到韩宇到时候看到那些现场照片时的心情,裴彬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提前说明一下,否则的话,要是韩宇真的要求查看那些保密的资料文件,于情于理,裴彬还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拒绝。

    “啪。”

    而就在这时,会谈室的门恰巧就从门外打开了,两名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走了进来。

    “哎一古,裴检察官,好久不见了啊。”

    看到国搜科的法医已经到了,坐在韩宇身边的裴彬刚刚准备站起身来,结果两名法医较为老迈的那名老法医就抢先一步走上前去,非常热情地握住了裴彬的手。

    “……呵,您好,确实好久不见了。”

    被老法医的举动弄得愣了愣,裴彬下意识就微微眯起了双眼,凝视了自己面前的老法医一下,整个人的表情一瞬间看起来似乎有些奇怪。

    不过旋即,裴彬的脸上还是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看起来挺亲和地和老法医握了握手。

    “哎一古,抱歉,刚刚因为临时有个会议要开,所以来晚了,希望裴检察官您不要生气。”

    “呵呵,怎么会呢,我们也只是刚到而已。”

    看着自己面前老这张满是皱纹的脸上那个热情的笑容,裴彬的嘴角在微微上扬的同时,一双眼睛也越发细眯了起来,眼神中好像隐隐在闪烁着些许锐利的光芒。

    “那个,资料……”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哦,对了!”

    大声打断了裴彬刚刚起头的话,这名老法医貌似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不礼貌的行为,直接就转身将自己身后那名年轻的男法医拉到自己身边,笑容可掬地对裴彬还有韩宇介绍道:“我差点忘了介绍了,这位是我侄子,亲侄子,上个月刚刚调到国搜科来的,以前在地方工作的,经验很丰富,如果以后有机会共事,希望裴检察官您多关照一下。”

    话说完,韩宇就看到老法医的手暗暗地拍了拍年轻法医的肩膀,然后这名中年法医立刻如同得到了什么指示一样,连忙站直了自己的身体,恭恭敬敬地就对着裴彬问候道:“您好!裴检察官。”

    “……”

    “你好。”

    看着自己眼前这个模样看起来明显有些拘束的年轻人,裴彬在沉默了一下之后,还是笑了笑,和年轻的男法医握了握手,只是坐在他身边的韩宇敏锐地发现裴彬的眉梢稍稍扬起了一点微妙的弧度,就像是……正在强忍着什么情绪一样。

    “那个,车祸的资料……”

    “哦!这位是?以前没见过啊,是裴检察官您的新搜查官吗?哎一古,气质看起来很不错呢,跟艺人一样。”

    还是直接打断了裴彬刚刚起头的话,那名老法医好像这才发现坐在位子上的韩宇一样,惊讶似的微微睁大了眼睛,嘴里啧啧称赞了韩宇一下。

    “……”

    毕竟人都说到了自己,韩宇偏头瞧了一眼裴彬已经彻底开始不对劲儿的脸色,藏在口罩下的嘴唇还是抿了抿,站起身来,对着老法医低低头轻声说道:“您好。”

    没有任何的自我介绍,只是一句简单的问候。

    说实话,韩宇觉得自己能问候一下就已经很不错了,更何况,他估计对方也不会在意“这点小事”。

    “哎一古,你好你好,呵呵。”

    果然,不出所料的,面对韩宇不太礼貌的行为方式,老法医的脸上没有任何的不悦,笑呵呵地就对着韩宇点了点头。

    反倒是老法医身边的年轻法医听到韩宇似乎有些漫不经心的问候,下意识就皱了皱眉头,刚要说点什么,结果却被老法医伸手按了按肩膀。

    这一切的小动作,都看在会谈室里其余两个人的眼里。

    “呵呵,说起来,裴检察官,我们上次合作还是在三年前吧?三年过去了,您还是老样子啊。”

    在老法医各自和韩宇两人问候完之后,会谈室里的气氛好像就要陷入一种比较诡异的尴尬,但还没等安静一会儿,老法医又主动挑起来话头,还是那副热情的笑容,可这一次,听着老法医说出的话,会谈室里的其余三个人,包括那名站在老法医身边的年轻法医也是一样,大家的表情都变得有点奇怪起来。

    尤其是韩宇和裴彬两人,他们看着老法医的眼神中都忍不住涌出了点怪异的神色。

    “呼……”

    摇头叹口气,抬起手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个牌子,直接弯下腰拍在了会谈室的桌子上,裴彬抬起头来看着自己身前脸色一下子僵硬起来的老法医,咂咂嘴,无奈地开口说道:“医生,我敬您是长辈,所以前面才一直忍着。可是您不会真的把人当成傻瓜吧?编不下去就别编了,还是法医这种只需要动手的工作比较适合您。您就直说吧,我要的资料呢?”

    “……”

    低头看了看桌子上那张印有裴彬头像的象征着检察官的身份牌,这下老法医的表情终于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

    面对着自己眼前神情无奈但又眼神锐利地看着自己的裴彬,老法医张了张嘴,旋即就突然一脸烦躁地摆摆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手大声说道:“哎西!真是的!不是,你们两边要闹的话,就不能你们自己私底下解决清楚吗?非要来为难我一个糟老头子?你们两边我都惹不起,就非得这么为难我吗?”

    “……上面不同意?”

    看着老法医这副模样,裴彬沉默了一下,接着就开口轻声问了一句。

    “对啊!我倒是想把资料给你,可是申请一交上去就被否决了,你让我怎么办?”老法医翻翻白眼,没好气地说道。

    裴彬闻言点点头,脸上也没有什么意外的样子。

    “那现在您打算怎么办?”

    同样早就从老法医的举止中看出端倪的韩宇微微皱起了眉头,将询问的目光看向了裴彬。

    “……”

    裴彬同样皱眉沉思了片刻,然后他就瞧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的韩宇,迟疑了一下,还是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呀……你小子不会是……”

    看到裴彬的举动,老法医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不由地就微微睁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地说道:“你小子疯了吧?还真的敢打电话过去?你是不明白我说的‘上边’是指的谁吗?”

    然而裴彬并没有理会老法医的话,只是自己走到了一边去,用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

    不多时,电话那头就接通了。

    “您好,我是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的检察官裴彬。”

    “……”

    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在场的几个人发觉裴彬的嘴唇一下子就紧紧抿了起来。

    可就算是这样,裴彬还是微微僵着脸,对着手机继续说道:“那件案子,如果不查清楚的话,我觉得那才是我没有尽到自己的职责。”

    “……”

    “我知道,可是……”

    “……”

    深呼吸了好几下,裴彬不自觉用自己眼角的余光瞟了瞟站在一旁的韩宇,然后就忽然对着手机低声说了一句:“这件事……是韩先生想要查清楚的,您应该知道吧?”

    顿时,裴彬手机中隐隐传出的那道声音就安静了下来,而在电话这边,听到裴彬的低语之后,韩宇的表情也变得有点怪异了起来,但他还是抿抿嘴,安静地站在一边等待着裴彬谈判完的结果。

    “是,对的!”

    忽地,裴彬僵硬的脸上涌出了一抹完全无法掩饰的喜色,他转转头,看向了韩宇,一边对着韩宇眨眨眼使了个眼神,一边就对着手机急切地说道:“这确实是韩先生的意思……对吧?”

    话说着,裴彬就将耳边的手机递到了韩宇的面前。

    “……”

    接收到裴彬的眼色,韩宇沉默了一下,还是轻叹口气,也没伸手去接那个手机,而是开口说了一句:“……对,这是我的意思。”

    “……”

    “去档案库把那个案件的资料提出来吧,另外,韩……韩先生可以查阅保密部分的文件。”

    终于,韩宇等人听到了正在与裴彬通话那人的声音,虽然因为没有外放的原因音量有点小,但声音中那股上位者的威严还是很清楚地传入在场几个人的耳中。

    “是,我明白了!”

    整个人长松口气,老法医的模样一下子轻松了起来。

    “嗯。”

    对方只是轻轻应了一下,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接着就直接“嘟”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呀,你既然能说服上边的人干嘛不早点做?害得我累得不行。”

    没好气地对模样有些奇怪地低头看着已经通话结束的手机的裴彬埋怨了一句,老法医情不自禁地瞄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韩宇,不过他倒是也很识趣,没有多问什么,而是抬起手握拳咳嗽了一下,说出了一句让韩宇两人大喜过望的话。

    “虽然当初只是简单的检查,但那具尸体因为焚烧的程度实在太高了,让人挺奇怪的,所以我还是私底下找了一下尸身上保存比较完好的部位,结果发现还有几颗牙齿是能用的,所以在把尸体送会前顺手就留存了一颗,现在倒是正好派上用场了。”

    “你这老狐狸。”

    毫不客气地讽了老法医一句,裴彬将手机收了起来,似乎受了什么刺激一样,抬起头来也不再保持什么面子上的礼节了,直接有些揶揄地看着自己面前的老法医。

    不过说归说,裴彬的脸上还是露出了点压抑不住的笑意。

    “呀,虽然我们系统不一样,但怎么说我岁数都比你大,你这小子是不是太不懂得礼貌了?”老法医有些不开心地翻了翻白眼。

    “行了,”裴彬摆摆手,问道:“dna检测大约多久能出结果?”

    没好气地看着这个“原形毕露”的老小子,老法医倒是也没卖关子,直接就回答道:“一两天吧。”

    “这么久?”裴彬的眉头不由一皱。

    “你以为国搜科的人很闲吗?一两天的速度已经很快了。”

    “……就没有什么快一点的办法吗?”

    “有,而且很快。”

    “什么办法?”裴彬赶紧问道。

    老法医抬起手扶了扶自己鼻梁上的眼镜,眨眼看了看表情急切的裴彬和站在一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的韩宇,然后就说出了一句让在场所有人都愣住的话。

    “办法就是……由我告诉你们结果,这个办法最快了,现在你们就能知道。”

    “……你、你什么意思?”裴彬一脸愣神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老法医,“什么叫……‘由你告诉我们结果’?”

    “现在连话都听不懂了吗?就是我直接告诉你们结果啊。”老法医露出一副鄙夷的表情看着裴彬。

    “呀!我问的是……”

    “你们难道认为我当初既然都找到那几颗牙齿了,会不顺便做一下dna检测?”

    再次说出一句让所有人怔住的话,老法医摇摇头低声说道:“我只是按照吩咐没有在报告中‘多惹麻烦’而已,你们太小看我作为一个法医的职业操守了。”

    “这句话在您嘴里说出来还真是没有任何说服力啊。”

    “嘶!你个老小子!”

    “哎行了,快说!到底……到底结果如何?”

    看着自己面前表情下意识紧张起来的裴彬,又偏头看了看一边默默走上前来的韩宇,老法医抿抿嘴,苍老的脸上表情一下子就复杂了起来。

    “dna比对的结果……如果当初你们送来的那名叫作金志雄的人的dna样本没出错的话,那么……我敢用我几十年的职业生涯保证,那个被烧成焦炭的可怜鬼……绝对不是那个叫金志雄的人!”

    刹那间。

    韩宇和裴彬都忽然感觉到,一股冰冷至极而又头皮发麻的感觉从他们的全身各处涌了出来……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