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炮灰女主请归位 第二百九十三章 有哪里不对(三十一)

时间:2018-04-25作者:伊然小筑

    ,精彩小说免费!

    傅容悦刚走到家门口,就被门后面一个穿着长款藏蓝色旗袍的年轻女人看见了,她看见傅容悦从外面走进来,有些惊讶。

    “悦悦,你不是在房间里休息的吗?!你什么时候出去的?”

    听见年轻女人的话,傅家其他人也注意到了从外面进来的傅容悦,他们每个人脸上的神情看上去都是很吃惊的,他们好像都认为傅容悦是在自己的房间里休息,毕竟昨晚她在傅易柒房间里陪了他一整晚。

    整个傅家为了傅易柒的事手忙脚乱,所有人的重心都在傅易柒一个人的身上,没有人注意到傅容悦是什么时候离开家的。

    “婉姐姐,我哥哥他好些了吗?”傅容悦没回答傅容婉的问题,而是问起了她哥。

    傅易柒则是看着一屋子跟自己记忆里的那些人相差不多的熟人,神色莫名。

    不管傅容悦去了哪儿,人好好儿回来了就行,傅容婉也不是一定要她的回答,不过傅容悦问起傅易柒,傅容婉脸上就带了笑:“小柒他醒了。”

    “真的?!”傅容悦十分惊喜。

    “嗯嗯!”傅容婉催促傅容悦,“刚醒过来不久,你快上楼去看看你哥。”

    “嗯!”傅容悦重重点头,小跑着上了二楼。

    傅易柒也有点在意“傅易柒”的情况,也跟着傅容悦上了楼。

    “你慢点,小心摔!”傅容婉有些担心地看着傅容悦安全达到二楼,这才松了一口气。

    傅易柒的房间就在楼梯口右边第二间,傅容悦人未至,声先闻。

    “哥!你醒啦?!”

    傅易柒的房间里除了他,还有好几个人。

    坐在儿子床边的傅予赫跟脸色苍白、还很虚弱的傅易柒对视一眼,两人都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坐在窗边单人沙发上、满头花白头发的老人皱眉,嘀咕了一声:“这丫头……”

    老人身前,一左一右站着两个跟坐在床上的傅易柒差不多年纪的年轻人,他们两个听见中年男人的嘀咕,嘴角微扬,交换了一个眼神。

    傅容悦冲进傅易柒的房间,先看见了醒过来的傅易柒,她看傅易柒虽然脸色苍白,但是眼中还有神采,而且能够坐起来,傅容悦没忍住,鼻子一酸,眼泪就掉下来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哥你终于醒过来了!我还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呜呜呜呜呜呜呜!我差点就以为你要死了!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傅容悦扑到床边,抓着傅易柒的手哭得声嘶力竭。

    傅予赫和傅易柒同时伸手去摸傅容悦的头,手撞到一起后,俩父子挑眉对视,而后又都一笑。傅予赫收回了手,傅易柒轻轻揉了揉傅容悦的头,等他想要收回手的时候,埋头哭泣的傅容悦抓住了他的手,把他的手又重重按回了自己的脑袋上。傅易柒笑叹一口气,继续抚慰自家小妹。

    坐在沙发上的老人听着傅容悦的哭嚎声,眉头越皱越紧,最后,他实在是忍不住了:“悦丫头,别哭了!你哭得老子脑仁疼!”

    傅容悦哭声一顿,而后慢慢抬头,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看向窗边,还带着鼻音的嗓音听上去闷闷的:“大爷爷……哼……人家这是……哼……高兴才……哼……哭的嘛……”

    “高兴就笑!哭什么哭!”老人很是严厉。

    “高兴……哼……也可以哭的!哼……”傅容悦之前哭得很投入,现在说话一抽一抽的。

    “老子不准你哭!”

    “就哭!哼……”

    “你胆子不小!”

    “不小!”

    “还敢顶嘴!”

    “就顶嘴了!”

    “噫!小兔崽子!”

    “哼!老狐狸!”

    “嘿!你还来劲了!”

    “明明是大爷爷你先吼我的!”

    “老子吼你怎么了?!老子是长辈!”

    “是长辈又怎么了?!长辈要爱护晚辈!”

    “爱护个屁!”

    “长辈不要说不过晚辈就骂脏话,会带坏小孩子的。”

    “老子……”

    “上行下效。”

    “嘿……”

    “君子动口不动手。”

    “小兔崽子……”

    “大爷爷你再跟我斗嘴,我就哭给你看!”

    “……”

    “说到做到。”

    “……老子不跟你斗嘴了,那你千万别哭了。”

    “哼~”

    “好了,耳朵总算清净了~”

    “啊?!”傅容悦发应过来了。

    “不准哭!刚刚都说好了的~”老人微笑着靠在沙发靠背上,一脸得意地看着傅容悦。

    傅容悦发现自己被老人套路了,有些哭笑不得,她看老人得意的样子很“不顺眼”,就想故意哭起来,但是刚刚跟老人斗了一会儿嘴,之前嚎哭的情绪已经平静了许多,现在就算她想哭,一时半会儿也哭不出来了。

    房间里其他几人看着这一老一小斗嘴,特别是傅容悦后来想哭却哭不出来,硬逼着自己往外挤眼泪的模样,都没忍住,笑了出来。

    依靠在门口的傅易柒看着房间里和乐融融的人们,也跟着笑了起来。

    在傅易柒的记忆里,头发花白的老人是一个十分严厉的长辈,他是一个脾气有些暴躁的老头儿,性格直来直去,做事风风火火。老人做事喜欢快刀斩乱麻,任何事在他眼中都是可以三下五除二给解决掉的,因此当他们这些小辈做事的时候,没有很快地就将事情解决掉的话,等待着他们的,就是老人超大嗓门的连珠炮训斥。

    回想起自己小时候还在京城生活的时候,被老人骂哭的悲惨经历,傅易柒心里对敢跟老人顶嘴的傅容悦点了个赞。

    作为傅家他们这一辈里最小、从未在京城生活过的一个孩子,傅容悦不知为何十分得老人喜爱。老人不仅从未对她真正黑脸过,甚至还有意无意地逗小小的傅容悦跟他顶嘴玩(当时还小的傅易柒他们,看见这一辈,内心久久无法平静下来)。

    傅易柒曾经就这两人的相处模式跟堂兄弟姐妹们探讨过,一群青少年最后得出的结果就是:远香近臭!

    傅容悦是在靖山市出生成长的,京城对她来说,不过是一座有亲戚居住的城市,她对京城的归属感并不强烈,所以她不像傅容愉和傅易柒那样,一有假期就想回京城找曾经的小伙伴们玩耍,她在靖山市有自己的朋友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