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炮灰女主请归位 第一百六十八章 鲛人泪

时间:2018-02-22作者:伊然小筑

    ,!

    寒酸的龙宫,龙王的登基仪式也特别的简单。

    穿了龙袍,戴了龙冠,再被两只大乌龟带着所有鲛人族和开了灵智的鱼鱼虾虾参见一番,众海族齐声高呼“吾王万福”后(龙的寿命很长很长很长,修仙界还有两条与天齐寿的老龙,这俩只早已无欲无求了,好几万年都没有出来晃荡了,而且龙的幼年期,虽然因为种类的区别,有些细小的差别,但基本都在一万年上下浮动,因此对龙王就不能跟凡俗间的君王一样说万岁了,否则秒秒钟拍死你丫的!),蓝焰就成了崭新新的龙王一枚。

    “吾……王……”两支后腿站着的大乌龟说人话并不利落,“宫……中……现有……”

    气泡里的疾牙和坐在贝壳里的蓝焰听得很费劲。

    蓝焰小手一挥:“大乌龟你别说话了。”

    “吾……王……小的……不……叫……大……乌龟……小的……叫……龟……丞相……是……您的……”

    不让大乌龟说话,它还来劲了,蓝焰觉得自己没有威信,小嘴巴嘟起来好高。

    “汪汪汪(你也叫龟丞相)?”疾牙好奇地问道。

    龙宫里没有回应。

    想起海陆语言不通的疾牙:“……”(低等种族之间对话基本是鸡同鸭讲,高等种族之间也是需要学习对方的语言后,才能正常交流,但是龙族是个大bug,他们的语言是唯一海陆都能理解的语言,是唯一,而且他们能听懂海中所有海族和陆上所有走兽的语言,同为神兽、总是跟龙族并称的凤族:“……”哭唧唧……(t ^ t))

    蓝焰也很好奇:“你居然也叫龟丞相?”小主人干亲龙王家的那只大乌龟也叫龟丞相,你们乌龟族是不是都只起一个名字?

    “是……的……小的……叫……龟……丞相……是……”

    龟丞相又开始了。

    蓝焰和疾牙齐扭头。

    蓝焰跟站在不远处的幼鲛人招手:“来来来,你们过来,我们说话。”龟丞相说话难听,还慢吞吞的,耳朵受罪。

    “吾王,您有何吩咐?”雌性幼鲛人礼仪很好。

    “王?”雄性幼鲛人就欠了些。

    不过蓝焰从小只学习了最基本的礼仪规矩(喵爹教的),学会后就被喵娘带回魔域放养起来了(喵娘担心几个小崽子被喵爹教成容易被欺负、可能还不会还手的软柿子),只要不是故意冒犯、冲撞他,蓝焰心很宽的。

    “你们跟我说说这龙宫怎么来的?以前的老龙王呢?”

    “回王的话,这龙宫是我祖奶奶的祖奶奶的祖奶奶那代开始,跟龟丞相的祖爷爷一起建造起来的。龙宫建起来之后,我们就一直在等候,您是这龙宫的第一任主人。”

    也就是说之前都没有龙王咯……

    “之前都没有龙王?那你们怎么会想到建龙宫啊?”无主之海蓝焰不是没见过,但是那些没有蛟龙的海洋里,是没有龙宫的。

    “这个……”雌性幼鲛人回答不上来。

    “王,我知道。”雄性幼鲛人游到前面来,“我族有一册古籍残卷,里面记录了龙王和龙宫的事,古籍里面说,有龙王统领的海族将会繁荣昌盛,龙宫所在的海洋也不再会有海啸天灾。”

    “所以你们就建了这龙宫?”

    “嗯嗯~怎么样?王,你喜不喜欢?哪里不喜欢,你说,我们可以改。”

    “……还行吧……”蓝焰无所谓,不过之后可以邀请小主人进来看看玩玩,要是有不喜欢的再改,“之后再说。”

    “好!”

    “汪!汪汪汪!(蓝焰!问问他们知不知道我们现在在哪里!)”疾牙在气泡里卧了下来。

    “对了,你们知道我们身在何处吗?”

    “知道。”雄性幼鲛人摆了摆尾,“王,我们大家都在鲛人泪里。”

    “鲛人泪?”

    “汪汪(鲛人泪)?”

    蓝焰和疾牙都很吃惊,鲛人泪不过是品质比较好的珍珠罢了,什么时候居然也能成长为能够容纳生命的空间法宝了?!(只有达到法宝级别的空间才能供动物在其中繁衍生息,法宝以下级别的虽然会有少数的异类也能做到,但大部分都最多只能维持植物的短期生长,时间长了就会发生异变)

    “是的。”雌性幼鲛人补充道,“吾王,您跟您的友人现在正身处一颗鲛人泪里。这颗泪珠是很早很早以前,我族的一位爱上了人族的族人,身心俱伤后化作的一颗眼泪。”

    爱上人族的雌鲛人被爱情蒙蔽了眼和心,不顾族人的劝阻,毅然决然地离开了海洋,跟着那人在陆上生活。

    那个人族原本只是个穷困的渔民,不过皮相俊美,惹得不少人族女子投.怀.送.抱,但是他心有大志,全部都拒绝了,唯一没有拒绝的就是雌鲛人,这也使得雌鲛人认为她和他之间是真爱,为此不顾一切,也抛弃了一切,她为了在陆上生活,用鱼尾跟修仙之人换了一双人腿。

    一开始的小日子确实过得还算美好,男人继续出去打鱼,鲛人就在男人家中织鲛绡,天气恶劣不适合出海的日子,男人就带着鲛人织出的鲛绡去市集上售卖,得到的银钱就去买日常所需,有那剩下来的,男人就会去买些书籍和笔墨纸砚带回去,晚上鲛人继续织鲛绡,男人就点上油灯夜读。

    日子平淡又平顺,鲛人很满足,但是男人却不甘心一辈子做个卖鱼的。

    几年之后,男人准备前往凡俗界的京城,考取功名,光宗耀祖。

    但是只是售卖鲛绡得来的银钱不够他的预算,他想起了曾经有买鲛绡的客人问过他是否也有鲛人泪售卖,男人看向鲛人的目光变了味。

    鲛人泪的市价很高,非常高,高到让男人起了贪心。

    贪心一起,便无止尽。

    只有幸福满足的鲛人才能织出漂亮的鲛绡,伤心绝望的鲛人织的鲛绡不仅黯淡无光,而且粗糙易断,不过鲛人越是伤心欲绝,流下的泪珠就越光彩夺目。

    男人再没有鲛绡售卖,不过他脸上的笑容却越来越大,因为他有越来越漂亮的鲛人泪可以出售,而且因为他的鲛人泪品质极佳,人们争相抢购,男人赚得盆满钵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