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六朝仙侠传 第53章 万古唯一

时间:2018-01-16作者:庄不缺

    “为什么是他?”乔语薇闻言面露惊容,双手停在耳垂上,竟然忘了继续摘取耳环。

    “因为他们两人都有个缺点,就是不会教子弟。”周处一句话道出了王浑与诸葛孔明的相同点,或者说这两人的缺点。

    “你....我还以为这二人真有什么关系呢?”乔语薇瞪了周处一眼,有些埋怨的说到。

    周处对着乔语薇尴尬一笑,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中有些歧义。

    片刻后乔语薇卸完妆容,起身款款的向着床榻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那安丰侯呢?”

    “安丰侯虽然也是当世俊杰,但是比之京陵公却差了一些,不过不出十年,琅琊王氏将完全超越太原王氏,甚至这天下都可能是琅琊王氏的。”周处脸上的微笑渐渐敛去,这次倒是真的有些认真了。

    乔语薇看着周处,没有因为周处的话而露出惊讶之色,反而淡淡的一笑说道:“若不是我知晓夫君最强的手段,恐怕妾身也不敢相信夫君说的这番话啊。”

    “哦?夫人已经想起来了我是谁?”周处有些意外的看向乔语薇。

    他这才明白,为什么刚才乔语薇在听到诸葛孔明名字时,会产生误解了。

    确实如乔语薇所言,周处原本的灵魂大有来历,而他最强的手段并不是他现在所展示的任何一门神通,甚至他这种能力根本算不上神通,也无法具体的显现出来。

    “当然知道了,你就是我的夫君啊!说说看琅琊王氏是怎么回事?”乔语薇对着周处嫣然一笑,却是将此事轻轻揭过。

    看到乔语薇的样子,周处也没有继续追问什么,接着继续说道:“我今日不仅见到了京陵公和安丰侯,也在他们府上见到了两家的一些后辈子弟,京陵公家的后辈多是资质平庸之辈,即便有一两个璞玉,却也缺少雕琢之匠。但是安丰侯府上就完全不一样了,那王衍自是不说,还有两人名叫王敦与王导,这两人皆有惊世之姿,日后成就不可限量。另有王诩、王澄二人,也是宰相之才,不出十年,这几人定然搅动天下风云。”

    周处毫不吝惜赞美之词,对琅琊王氏子弟极尽推崇。

    “这岂不是要天下俊杰尽出琅琊王氏?”乔语薇脸上依旧挂着笑容,她本是当世大才女,对天下才子俊杰也多有关注,若真如周处说的那样,十年之后还真有可能出现她说的这种情况。

    “入安丰侯府,方知何为琳琅满目啊.....”周处又感慨的说了一句。

    琳琅满目一词,已将琅琊王氏年轻一代的情况,体现的淋漓尽致!

    “对了,不知诚弟是何等命数?”乔语薇忽然想起了周诚,这一次她也是面色一正,显然这不是乔语薇随口一问。

    周处也感受到了乔语薇的郑重,立刻收起了脸上的笑容。

    如果说先前谈论两大王氏后辈子弟,只是夫妻二人的闺房闲言,那么现在关于周诚,就是极为郑重的事情了。

    “他.....没有命数.....”周处声音微微压得有些低,好像说着什么重大的秘密一般。

    “没有命数?怎么会.....”乔语薇似乎也知道一些什么,脸上第一次流露出了不相信周处的神色。

    “是真的没有,这是万古唯一.....夫人可知没有代表着什么?”周处一脸严肃的说道,语气郑重甚至有些小心翼翼的感觉。

    “没有.....没有.....”乔语薇喃喃自语,神色变得有些古怪,最终也没说出究竟代表什么。

    洛阳城没有因为周处这个新任御史大夫到来而改变什么,而周处也尽职尽责的做着他御史大夫该做的事情,做了些利国利民的事情,也得罪了一些权贵。

    似乎他就要这样为国为民,在官场上过完一生。

    而初入洛阳的周诚,则是习惯性的先进行了一次长达三个月的闭关。

    这期间他彻底炼化了迦叶摩腾和竺法兰的舍利,那琉璃玉身又长大不少,已经堪堪有了一个三四岁小孩大小。

    这段时间过得最开心的可能就要数周兰了,洛阳城的繁华和新奇的事物,让这个小丫头每天都在兴奋与高兴中度过,这也是她懂事以来,唯一一段没有期待周诚出关的日子。

    这一日周诚的院门忽然打开,他依然带着面见缓缓走出。

    “见过诚先生。”院门外早有府中奴仆候着,一见周诚走出连忙上前。

    如今周处也算家大业大,府中奴仆数十人,连周诚这里都有几个专职的下人。

    甚至连府中那两头通灵的毛驴都有专人伺候,只是周处如今身份不同,也就没有再骑过毛驴了,倒是周兰时常骑着两头毛驴转悠。

    “小姐呢?”周诚向恭候的下人问道,没有看到周兰出现,他也觉得有些不习惯。

    “小姐陪夫人上街了,刚出去不久。”下人恭敬的答道。

    “知道了。”周诚随口答道,便向着府外走去。

    洛阳城的变化令周诚都有些吃惊,那种喧嚣繁荣的感觉,与他时常闭关形成了极其强烈的反差,一静一动竟让周诚心中生出了一些别样的感悟。

    这种感悟周诚也说不上来,只是心中有些模糊的想法。

    大概就是,一种是仙道的缥缈,给人清静无为的出尘感觉。一种是人道的喧嚣,给人质朴厚重的真实感觉。

    缥缈出尘与喧嚣真实,两种对立的极端。

    不过在周诚看来,这两种极端情况,没有谁优谁劣的分别。

    有的只是,不同的人,所追求的不同方式而已。

    周诚带着面具行走在洛阳街头,他的面具并没有引起多少人注意,几乎所有人都感觉习以为常。

    因为自玄谈之风兴起,各种各样的新鲜事物也层出不穷,还有奇装异服也屡见不鲜,甚至有些人还终日以此为乐。

    或复古,或另类,或不知所谓。

    周诚在洛阳城随意的转了一圈,他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大名鼎鼎的白马寺,没有贸然进入其中。

    而后便径直出了洛阳城,往一个叫黛眉山的地方而去。

    黛眉山三面环水,黄河绕山而过,远看似美人黛画之眉,故名黛眉山。

    这里景色宜人,有山有水,有奇峰异景,有飞瀑流泉。

    群山伏地,云雾缭绕,似人间仙境。

    如此圣地,渐渐的便成了洛阳名士汇聚之所,每日都有大大小小的文会在此举行,甚至有过同日举行九十九场文会的空前盛况。

    盛名之下,跟风者更是云集,甚至许多普通人,并不懂何为玄谈,也不知坐而论道,却也结伴而行,前来黛眉山一观盛况。

    天下名士聚洛阳,十之八九在黛眉。

    对新鲜事物的好奇,周诚也不能免俗,他也想看看,这名士汇聚的盛况究竟是怎样一番景象?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