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六朝仙侠传 第10章 西陵乔氏

时间:2017-12-17作者:庄不缺

    余汗县自新县令周处到来后,整个县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其中最被人们津津乐道的,便是县令周处出则骑乘毛驴,带领着县中百姓在县城四周开垦荒地。

    周处那斜跨毛驴的形象,也渐渐深入人心,而毛驴县令之名,也不知何时不胫而走。

    另一方面,周诚带着衙役剿灭着一个个山寨,原本四散余汗的大小山寨不断的覆灭,最后就连那些山越遗民,聚居山中只是不服教化的异族,也被打的打灭的灭。

    很快余汗县便再无盗匪刁民,而县尉王安更是将周诚夸得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余汗县的百姓也都隐约知道,县君府中有一位能人异士辅佐,此人被称作‘诚先生’,据传能口吐剑丸,飞剑杀人于千里之外,一剑可劈山斩岳。

    自周处上任余汗县令已三月有余。如今县内安宁,盗贼了无踪迹,更有开垦出的田地上千亩,并且都已播种,只等着数月后的收获,眼看余汗县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这一夜周处依旧独自一人,在书房中处理着公文,自从白日星现后,周处倒是一直未在人前显露过道法神通。

    “咚咚...”书房的木门发出声响,却是有人在外敲击。

    “进来吧。”周处依旧埋着头,虽未开门,他却也感知到屋外的正是周诚。

    周诚推开房门,轻轻的走到周处的案几前,侍立在侧却没有开口说话。

    过了片刻之后,待周处处理完了最后一份文书,将之整理到一起,这才开口问道:“这么晚了,诚弟找我有何事?”

    最近这半月来,余汗政务都已走上正轨,也没有山寨需要周诚出手的了,这段时间他一直都在后院潜修,有时候一次入定便是几日。

    周处见他如此热衷修道,便也没有再安排他什么事情,两人倒是有几日没见了。

    “如今余汗政务已然井井有条,主公名声也是水涨船高。今确有一事,属下不得不说!”周诚拱手对着周处一拜,神色严肃,显得郑重至极。

    “何事要你这般正式?说来听听?”周处一下也来了兴趣,大有兴致的看着周诚问道。

    “当年老主公还在世之时,曾为主公定下一门亲事。西陵乔氏,有女语薇,便是主公您的未婚妻。当年主公以各种理由借口推脱,使得婚期一再延后,后来老主公仙逝,这一拖便又是三年。现在那语薇小姐也已二十有三....属下一介下人,本不该多言,但此事主公做的确实不妥....”周诚从未如此严肃的对周处说过话,甚至言语之中隐隐有些责怪的味道。

    也不怪周诚如此,只因为周处已经快三十的人了,这个时代这般年纪还未成家,简直就是大逆不道。而周处的未婚妻乔语薇,如今也已二十三岁,这个年龄的女子还未嫁人,乔语薇其实已经承受了太多流言蜚语。

    周诚一心为周氏设想,周处的婚事更是周鲂曾经的心病,现在也是周诚的心病。前两年为周鲂守孝还好说,现在守孝之期已满,周处也已经出仕,他们在余汗也算站稳了脚跟,再不迎娶乔语薇,就真的有些说不过去了。

    而西陵乔氏也非一般人家,其族中更是出了大小二乔两位,也算是真正的皇亲国戚家族。

    乔氏出美女也是天下公认,当年周鲂在东吴也算一代能臣,这才为周处求到了乔语薇这样的未婚妻。可是机缘巧合之下,他们的婚事便一拖再拖,已经拖到了这种史无前例的大龄阶段。

    周处闻言也是脸色一变,过了许久之后他才叹息着说道:“确实有这么回事,乔氏乃是大族,我曾听闻那乔语薇也是当世才女,诗词文章样样精通,其才名远播,追求者络绎不绝。这已然拖了七八年的婚事,倒是我有负于她啊.....”

    “属下恳请主公速至西陵,迎娶乔家小姐过门。”周诚对着周处深深一躬的说道,在他眼中现在所有的事都不如让周处结婚紧要。

    “可惜啊....余汗距西陵,有近千里之遥。我如今身为余汗县令,却是无法擅离此地。”周处也表现出了对乔语薇的愧疚,不过朝廷的规定他也不得不遵守,如今却是有些为难了。

    “要不这样吧,如今我也是有官职在身的人了,语薇好像也只是乔氏旁支。便由诚弟持我亲笔书信,代我迎娶语薇小姐可好?”周处想了一会,又继续说道,却是想出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这个时代路途不便,一些世家大族娶妻却也不一定非要新郎亲自上门迎接,尤其是那些本就年轻有为的少年高官将军。他们可以随便指派亲信去迎亲,甚至还有女方娘家主动送女子出嫁,行走上千里去夫家的例子。

    “主公吩咐,属下定不负所托。”周诚也觉得这样可行,便也点头应了下来。

    “我这便写封信,另外这次你剿灭那些山寨的时候,得了不少金银珠宝,多选些带上,礼数咱们不能差。”周处提笔说道,一边开始写着书信,一边继续吩咐道。

    “主公放心”周诚郑重点头。

    这迎亲之事,自然也是周氏的颜面,一旦事关周氏,无论大小,周诚都是万分上心。

    “另外....若乔氏要解除这婚约,或者语薇小姐也另有所属,你便代我解除了这婚约吧。那纸婚约应该也是你收着的吧?”周处很快便写好了书信。

    “这....婚约属下确实一直替主公收着,可若真解除婚约,周氏颜面何在?”周诚对此表现的有些不情愿。

    “唉,是咱们对不起人家在前,这些颜面不争也罢!”在这种事情上,周处又要比周诚还豁达些。

    周诚就是那种,对自己都无所谓,但是一旦事关周氏脸面名声,他就变成了一根筋。

    “这有什么不情愿的?再说是我娶妻又不是你,就当是我的命令吧。这样可以了吧?”周处见周诚很不情愿的样子,故意板着脸说道。

    “属下遵命!”周诚恭敬的低下头,没有再做争辩。

    片刻后周诚便告退,而周处也直接在房中打坐休息。

    后半夜里,周处忽然睁开双眼,无奈的摇了摇头,而后喃喃自语的说道:“诚弟真是赤诚之心啊.....这么急着便往西陵而去。”

    果然漆黑的夜空下,一个黑影一跃,出现在县衙房梁上,而后几个闪烁便向着城外而去。

    这个黑影自然是收拾妥当的周诚,反正他也不需要休息,在他看来早一刻去西陵,也就能早一刻迎回乔语薇。

    余汗距离西陵足有千里之遥,可周诚这次竟然连毛驴都没骑,而是一直使用内丹之力,一路狂奔向西陵。

    就在第三日一早,他便出现在了西陵城外。

    而这一日两夜的赶路,周诚激发内丹之力,足足消耗了近一年的寿元。

    西陵城外,周诚已经换了一身行装。得体的长袍上有丝线刺绣花边,头顶以玉簪束发,整个人看上去稳重得体,又不失儒雅风度。

    找到乔府所在,周诚便直接送上名帖,道明了来意。门房倒是没有为难他,将他恭敬的迎入乔府。

    大堂之上,周诚坐在客席,喝着侍女端上的香茶。倒是乔府主事之人一个未到。

    茶水添了一茬又一茬,周诚渐渐感觉不对,此时他还如何不知,这明摆着就是乔府在给自己难堪。

    原本周诚还有所顾忌,心想这毕竟是周处未婚妻的娘家,他也没有用神念年去随意窥探。

    不过就在周诚神念即将透体而出的时候,正厅外一个年约四十左右的中年男子,在几个仆从的簇拥下走了进来。

    “抱歉抱歉,实在是公务繁忙,让先生久等了!”中年男子边走边说,语气倒还有几分抱歉的意思。

    “在下乔恒,这位可是诚先生?”中年男子乔恒便是乔语薇的父亲。他自报姓名,又问向周诚,似乎对周诚也有些了解。

    “不敢当,周诚为我家主公办事,不敢当先生之称。”周诚连忙起身回礼,他还不知道这乔恒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能依着礼数来回答。

    “嘿嘿,余汗二周,如今也算声名远播,传闻先生更是能够飞天遁地,口吐飞剑的神仙中人。”乔恒笑着说道。

    周诚也没想到,自己和周处之名,竟然连西陵都知道了,而周诚身怀道家神通的事也已不是什么秘密。

    不过这倒是周诚想多了,并非他与周处名声真有这么大,只是因为周处毕竟与乔氏有婚约,所以关于周处的消息,乔恒一直还是比较在意的。

    而因为周处从未真正在人前显露过神通,世人更不知道他的与众不同,都只以为周处依然是哪个纨绔子弟,而周诚才是在幕后帮助周处的人物。

    “这些皆是讹传罢了,我这次来正是代我家主公来迎娶语薇小姐的。周乔两家曾有婚约,前些年因为一些事情迟迟未能履行,这便是当年周乔两氏所立婚约。”周诚淡淡的回应道,而后郑重的取出婚约,双手托举递到了乔恒眼前。

    “哦?你为婚约而来?此事当真不巧啊.....”乔恒看了一眼周诚手中的婚约,又大有深意的看向了周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