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校园全能王牌少女 第289章 两年前,为她手术的是薄熙尘

时间:2020-01-13作者:妖妖仙儿

    第289章 两年前,为她手术的是薄熙尘

    王可如不在意地笑笑:“好像就几十亿的吧,这些我也不太懂,安西说我只管享福就好啦。”

    说着,看看薄夫人和薄锦:“这孩子还说也给你们两位长辈建个别墅,专门泡泡温泉什么的,对我们这样年纪的女人来说,最是美容养颜不过了。”

    薄母笑意满满,“安西就是个孝顺的孩子。”

    薄锦也微笑。

    众人:再也不敢小看青城来的这对母子!

    都是狠人!

    一个敢买!

    一个敢炫!

    薄母,要的就是这种feel!

    现在王可如一番发挥,正得她心,不但不反感,反而更加地惺惺相惜起来。

    家里的亲戚也围了过来,夸赞着王可如品味好,穿着时尚,戴的鸽子蛋够大,夸着夸着,心里都在暗暗地想,这么大的蓝宝,得几千万吧!

    王可如笑得合不拢嘴:“孩子孝顺。”

    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其实安西妈妈好年轻啊,看着四十都不到的样子,不知道怎么保养的啊?”

    王可如:巴啦巴啦……

    薄母拿过桌上的茶杯喝茶,和自己的小姑对视一眼。

    两人都微微笑了起来。

    今天可是给安西好好地长脸了,看看家里还有哪个敢看轻她们崽崽!

    正说着话,顾安西伸了个懒腰出来了,身上一套居家服。

    王可如顿时就觉得太随便了,但是见着薄母和薄锦两位长辈十分习惯的样子,她也不说什么了,心中感叹:安西在薄家,可真得宠啊,她这个妈妈也是真长了脸了。

    当下,就开开心心的,下午几个女人还一起搓了麻将。

    把安西带上了。

    顾安西牌技惊人,不过为了哄几位妈妈开心,她专门放牌给几个妈妈轮流胡牌,自己还拿着牌佯装不开心的样子:“都抓不到好牌。”

    明明家里有三张一筒,她把才抓到的一只打了出去。

    薄母一推牌:“放炮!清一色!筹码请你拿过来。”

    那语气间,欣喜若狂。

    薄锦和王可如对视一眼,心照不宣地洗牌……

    就这样,玩了一个晚上,顾安西输掉了三百多万,揉着腰回兰室:“累死了,还输了不少钱。”

    薄熙尘坐在沙发上看医学杂志,抬眼笑笑,“不是哄得三个长辈开开心心的?”

    顾安西撒娇地趴他身边:“帮我揉下,腰痛死了。”

    他放下杂志,帮她揉,“好点了没有。”

    “唔……好多了。”她还是赖着不起来,声音小小的:“小叔,你会不会感觉被冷落了啊。”

    他拍了她一下,算是小惩她的调皮。

    随后,低头:“只要记得回来就好。”

    她嘀咕一声,抱着他的腰不说话,他便知道她的意思,拍拍她:“去洗个澡,睡觉了,明天不是还要陪长辈参加晚宴的吗?”

    “你不去啊?”她撒娇,想要他陪。

    薄熙尘笑了一下:“我送你们去,快结束时去接你,嗯?”

    她哦了一声,知道他是有事情要做。

    安安静静地抱着他,脑子里却是想着一些别的事情。

    薄熙尘拍她的小脑袋:“休息了,不许再用脑子。”

    她乖乖的,还赖在他怀里:“那我们再看一会儿电视。”

    薄熙尘好笑,不过还是陪着她窝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儿,她总共拆了三袋零食,薄熙尘奇怪——

    她其实挺爱零食的,可是一直是瘦瘦的不见长肉。

    但,胜在骨肉匀称,自有一番别样的风姿。

    那种,少有少女的干净。

    临睡前,薄熙尘给她抹药,看着那道伤口不经意地想起两年前——

    那时他受伤在家休养,被一个长辈所托去为一个伤者手术。

    很严重的伤,特别是背后插了一把刀。

    刀没有拔下,因为一拔下立即失血而死。

    那把刀扎的地方,距离心脏只有一点点,手术一个不慎那个伤者大概永远睡在手术台上了……

    他去得匆忙,伤者是趴着的,他没有看见脸只记得那人一身的血,很瘦,骨肉很匀称。

    他花了四个小时,帮那人把刀取出来便离开了……

    后来,那事就淡忘了。

    此时,薄熙尘轻轻地抚着顾安西背后的伤痕,蓦地往事被惊动。

    心头,有些颤抖……

    两年前那个没有看清脸的伤者,有可能是……他的安西。

    薄熙尘目光落在那抹伤痕上,很轻地问:“疼吗?当时是不是特别疼?”

    “薄熙尘你怎么了?”她翻身,仰着头看他。

    薄熙尘没有出声,只是俯身,轻轻地抱住她。

    “安西。”他的声音有一丝颤抖:“以后,就跟在我身边,好不好?”

    她被他拥抱着,有些奇怪。

    可是她也知道,小叔现在有些脆弱,嗯了一声:“我会保护小叔的!”

    薄熙尘:好好的气氛没有了!

    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翻身在一旁。

    顾安西过去抱住他:“你生气了啊?”

    “没有。”他的声音清雅,却有一丝克制。

    顾安西了解地点头:“那换你保护我好了。”

    他蓦地转身,眸子难得有些红,“顾安西!”

    她很轻地说:“你就是两年前的医生,是不是?”

    那时她昏迷着,可是她听见很好听的声音,还听到那人说不能麻醉,要忍一忍。

    在那样痛得撕心裂肺里,那道温润的声音留在她的记忆里……两年后,那个人,成了她的小叔。

    薄熙尘的心头滚热,但他只是微笑了一下:“是啊顾安西,两年前不该看的都看过了。”

    “所以,你要负责的。”她抱着他笑。

    *

    次日,两人对前晚的事情都没有再提及。

    像是,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白天,顾安西陪着几位长辈出去血拼,美容,个个容光焕发……薄锦平时很朴素的一个人,这时都浮夸了好几分。

    因为晚上有晚宴,三位女士都换上了晚礼服了。

    薄夫人一袭旗袍,贵气庄重。

    薄锦如同以前一样,黑色基本款,不出错,胜在气质。

    顾安西一件墨色及膝小礼服,露出细白的手臂,还有一双优越无比的大|长|腿,配上及肩黑发,美不胜收。

    最出佻的,还是王可如,一袭火红色吊带长裙裹着曲线优美的身体,细细的肩带,一头长波浪长发散着……

    真真是风情万种!

    薄夫人:崽崽,你怎么会这么多技能?快给薄妈妈说说。

    安西崽:有志者事竞成!

    王可如:安西,你事业做得好大!

    安西崽:有志者事竞成!

    略顿:就像咱们妖妖,天天求票,应该会感动在看书的宝宝们!

    作者捂脸:在线骚气求月票!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