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火爆小神医 第1369章 怀孕臆想症

时间:2019-02-26作者:晨光熹微

    袁诗咏的这位高中同学白嘉,结婚快三年了,还没有身孕,公公婆婆时常阴阳怪气地埋怨,给她很大的心理压力,从她的脸色上看,比三十多岁的女人,还要显老。

    周云凡尾随在袁诗咏身后,来到白嘉的病床边,为了节省时间,就立即开启额头中间那只竖状的法眼,透视她体内,动用快闪透视法,很快看清她确实怀孕。

    妇科门诊那位副主任的诊断结论没出错,周云凡给她一番中医综合诊断,心里就有了谱,对站在病床对面的赵玲珑和魏琳儿说:“你们也用心看看。”

    只要是遇到疑难绝症,赵玲珑在周云凡面前,就显得特别乖顺听话,她那谦虚好学的心,也是引起周云凡对她另眼相看的亮点。

    周云凡时常打趣说她患有医痴症,眼下,她同魏琳儿展开全面的中医诊断,特别在精神病这方面的诊治,中医远远强过西医,西医只治标,不擅长治本。

    眼前,躺在病床上的白嘉被注射发镇静剂,正处在安静地沉睡状态,白嘉的公公婆婆知道诊断结果,是假怀孕,竟然弃她于不顾。

    不但他们离开医院,一去不返,还把白嘉的老公也给叫走了,当真是薄情之极,天底下竟然有这样可恶的人。

    赵玲珑和魏琳儿各自一番诊察后,先后瞧向周云凡。

    “实习生,这到底是什么病?”赵玲珑忍不住开口求解。

    周云凡记挂司徒晓岚的治疗,想尽快结束这里的诊治,直接点破病症,说道:“这就是十万人当中难见的‘怀孕臆想症’,这应该是她从来没有来医院做过检查导致的恶果。”

    “啥?怀孕臆想症?这是啥怪病。”赵玲珑感到这个病症很新奇,立即来兴趣了。

    周云凡淡然处之地说:“就是一心想怀上宝宝,奈何身体不如人愿,又过于执著,产生了臆想,导致身体感觉出现反应,身体状况出现异变”

    “更让人无语的是,这位病人情况又有点特殊,竟然在后期出现病变,患上了子宫肌瘤症,里面有一个拳头大小的肌瘤在作怪,于是变成了独有的怪病。”

    周云凡的诊断结论,让赵玲珑同魏琳儿听得一愣一愣的。

    袁诗咏就站在他身边,十分同情地说:“周医师,你猜得没错,我这个同学白嘉,娘家条件不好,父亲因为车祸,瘫痪在床多年,家里就她一个独生女儿”

    “嫁到男方,是一个独生子,当真是门当户对,她老公家也不富裕,公公婆婆想要孙子,都快想疯了”

    “白嘉从小就是好强的人,如果不是的家里拖累,高中没上完就辍学的话,不至于过得这么凄苦。”

    袁诗咏说到这里声音有些哽咽了,她眼巴巴地转头瞧了一眼周云凡,看到他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才强行忍住没有掉眼泪。

    赵玲珑注意周云凡的表情,率先表态:“就让白嘉的治疗,申报‘红心慈善基金会’的救助,全额报销,至于治疗就让.”还没等她说出来,只听到魏琳儿插嘴说:“让我来就行。”

    赵玲珑立即说:“

    好,那就让魏医师负责,我当副手,实习生从旁指导。”

    魏琳儿同周云凡对视一眼,就伸手从袁诗咏手里头接过一盒已经消过毒的银针,从中抽取出一支纤细的毫针,直取白嘉腹内中极穴。

    病灶就是阿是穴,魏琳儿手里那支纤长银针的针尖,刚好扎在那个子宫肌瘤上面,她的修为已经晋升到先天境,体内经脉里的玄气极其充沛。

    源源不断的玄气,沿着那支银针,透入到那个子宫肌瘤上面,对它进行强有力的化解,一个小时的样子,那个子宫肌瘤不只是自行脱落,而且被化解成一滩脓血,接连不断地排出体外。

    赵玲珑就站在魏琳儿旁边,她抬头看了一眼,站在对面的周云凡,满眼含有深意地说:“实习生,你的学生个个出色,你真是教导有方啊。”

    “玲珑姐,你她也不差,接下来,就由你给白嘉施展‘子午八卦针’里面的四神针法,镇定和驱除她脑后的臆想,还原她一个健康的身心,让她获得新生。”

    周云凡的吩咐,赵玲珑听到后,立即回应说:“我一定照办,甭管怎么说,你不能偏心,魏医师医术不错,我的医术也要拿得出手。”

    当魏琳儿把那支银针退出来之后,赵玲珑立即靠近白嘉的头部,周云凡转身走出病房,魏琳儿立即负责这间病房的护士,给白嘉清理一下病床上的卫生,换上崭新的被褥。

    袁诗咏由于同赵玲珑在一起的时间长了,也沾染了她那医痴症,眼前她站在赵玲珑旁边,双眼睁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赵玲珑施针的每一个细微动作。

    至今不能进入赵玲珑管理的“小神医微信团队”,一直以来是袁诗咏心里缺憾,怪只怪自己医术不高明, 怨不了别人,如今她花大把时间,学习中医。

    一个小时后,赵玲珑同魏琳儿走出来病房:“实习生,玲珑不会让你失望,完成你交待的任务,估计下午白嘉醒来后,会如同做了一场梦。”

    这时候,第7住院部的郑小秋主任医师,急忙赶了过来问道:“院长,你有什么吩咐?”

    赵玲珑叮嘱郑主任一番,对一些注意事项,着重强调了一下,最后才说:“后天让患者白嘉转到别的住院部,不要让这里的精神病人,影响到她的情绪。”

    郑小秋主任医师答应下来,目送赵玲珑,周云凡,魏琳儿离去的背影,问站在身边的袁诗咳:“那个女人是谁?”

    “她嘛,以前是咱们江州人民医院特聘的中医大师,辞职后,如今是星海市中心医院特聘的中医顾问,同周云凡一样的职务,她真幸运!”袁诗咏有感而发。

    郑小秋听到后,感慨不已:“原来是她啊,当初没少同周医师做斗,如今却成了他身边的红人,真是世事如棋局局新啊。”

    袁诗咏点了一下头,认可郑小秋的说法,她突然有点后悔,当初早该向周医师求教,列入他的门墙,早点成为他的学生,或许不会处于眼前这种尴尬局面。好在自己还有大把机会,袁诗咏在心里自我安慰了一下,转身打电话给胡丽,给白嘉落实“红心慈善基金”求助的事,这样不愧对同学情,希望白嘉病愈后,开始崭新的人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