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火爆小神医 第319章 深夜顺藤摸瓜

时间:2019-02-26作者:晨光熹微

    第319章  深夜顺藤摸瓜

    周云凡结帐离开“金枪鱼馆”,坐在朱婉容租来的别克车内,一直蹲守到深夜十二点钟,先前两个人才喝了瓶茅台酒,又在车内过去了几个小时,醉意全没了。

    “老同学,你到现在总该告诉我为什么,你莫非看上了那个风骚老板娘?”朱婉容先前借酒壮胆,一直近距离地闻着周云凡身上的男人味,她犯花痴了。

    “别说话,跟上那辆红色的玛莎拉蒂。”周云凡轻轻推了朱婉容一把,发现她犯花痴,还没回过神来,伸手往她胳肢戮了几下。

    朱婉容的敏感点被戮中,扭动腰肢,强忍着不让自己笑出声来:“喂,老同学,人家怕痒,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的手指就别乱戮了,好不好?你看看你还戮啥嘞”

    “快点跟上那辆车,如果你跟丢了,今天晚上就别忙活了。”周云凡再次低声催促道。

    朱婉容曾经是警校的高才生,玩电脑,玩追踪和反跟踪,是她的拿手戏,毕业参加工作两三年,又有了实战经验,眼下追踪那辆红色玛落拉蒂,自然不在话下。

    二十分钟的样子,跟踪那辆车,开进了市东区城中村,在一栋有些年头的住宅楼前,朱婉容驾车暂停,拿起一部夜视红外线夜视仪,盯着金枪鱼馆那个风骚老板娘,看她启动车库自动卷闸门,把车停好。

    随后尾追靠近,朱婉容伺机下车,跟踪那个老板娘进去,走步行楼梯,住宅楼超过七层必须是电梯楼,这栋楼刚好只建第七层,盯着那个老板娘进了711号房。

    朱婉容快速下楼,回到别克车内:“她进了711号,老同学,你现在告诉我为什么跟踪这个**了吧?”

    周云凡低声说:“时机到了,我自然会说,你现在问了也是白问。”他把朱婉容的胃口高高吊起。

    “讨厌!都什么时候了,还不说真话。”朱婉容的粉拳朝周云凡背上轻轻擂了一拳。

    周云凡把脸凑到她嘴边,示意她啵一个,朱婉容来真没有同周云凡这样亲过,俏脸一下子红了,看到周云凡的脸面离她的嘴唇只有一指之距,眯着眼睛,送上一吻,轻轻地啵出声来。

    周云凡同她对视一眼后下车,回头叮嘱:“在车上等着我,我去去就回,你自己注意安全。”

    朱婉容盯着周云凡的背影,小心肝还在扑通扑通狂跳不已:“老同学的脸皮真厚我都亲上了,竟然没看到他脸红。”

    再说周云凡走步行楼梯,直接到楼顶,神识触动左手中指上的“玄空剑戒”,取出硅胶全仿真人面具蒙到脸上,把双面衣服翻转过来穿上,把黑色皮鞋套入塑料鞋套。

    取出一付飞爪,然后从楼顶纵身而下,寻找窗台防盗里的那扇安全逃生门,小心潜入。

    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半了,房内客厅已经熄灯,周云凡潜入后,蹑足潜踪走近主卧室的门,掏出手机,按下录音功能键,如今修为晋升到中阶低级境界,听力超出常人不知道多少倍。

    隔门竖耳聆听,主卧室内那个老板娘不乐意地说:“曹铭,这次为什么把辉煌公司搞成破产,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燕子,你以为我真傻,我也是没办法,实话对你说,我明面上是在辉煌公司的法人代表,公司真不是我的,我只是替胡家打工。”

    “胡家拿辉煌公司出来钓鱼,我能有什么办法?”

    “曹铭,算老娘瞎了眼,看上你一个打工仔,瞧瞧你这个窝囊废!你担任公司董事长这么多年,都不能掌管公司,你真是孬种,快放手,别碰我!”

    “燕子,老胡家说了,只要这次我把事情扛过去,出来后,让我出任更大公司的董事长。”

    “曹铭,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出来了进去了?公司倒闭,莫非胡家人逼你去坐牢,让你顶雷,扛下所有的责任?”

    “嗯他们说,我扛下所有责任,最多判个七八年,入狱后就给弄一个保外就医。”

    周云凡小心翼翼在门外录音,这是一部加密手机,知道这个号码的人,屈指可数。

    “曹铭,我真不知道说你聪明嘞,还是说你傻,你就那么听胡家人的话?如果坐实了你的罪名,你这一辈子就真的玩完了。”

    “不会。胡汉生曾经暗示过我,说有天京市有一个公子会保全我们没事。”

    “噢?这么说来,你和胡家都只是那位公子手里的棋子,谁有这么大能量啊”

    “嗨,不只是我和胡家,江州七大家族,就算五家联合,也不可是那位公子的对手,所以这五家人只能顺从那位公子,唯他马首是瞻。”

    “曹铭,你知道这位公子谁吗?”

    “我在那些人眼里,不过是一枚棋子,一个小人物,哪有资格知道他谁?”

    周云凡听到这里,心里想,曹铭嘴里说的那位公子,难道是赵玲珑的未婚夫叶华英?

    好象又不是,赵玲珑曾经说过,叶华英极为自负,自视甚高,十亿的合作项目,他很少看上眼。

    那么曹铭嘴里说的这位公子,究竟是谁?除了叶华英,我并没有得罪谁啊。

    随后那间方卧室内发出不堪入耳的声音,周云凡蹑手蹑脚地回到客厅,喝了一杯凉水,平复那躁动的情绪。

    直到凌晨三点多钟,悄然无声地打开那间主卧室的门,对被窝里的男女动用“八卦魂技”之搜魂术,用手机录下他们梦呓般的自言自语。

    原来曹铭嘴是说的是胡家现任家主的三弟胡海远,是他同天京市那位策划这次行动的公子有联系。周云凡顺藤摸瓜,搜察到这一层情报,才算是不小的收获。

    回去的时候,就不用回走窗上天台,周云凡直接开门离开,神不知鬼不觉地回到那辆别克车内。

    朱婉容看到周云凡安然无事地回来,露出欣慰的笑容,她脸上那两个小小的酒窝儿,还真让周云凡着迷。

    驾车远离市东郊的城中村,朱婉容驾驶着别克车:“老同学,今晚忙活差不多一个晚上,现在可以告诉我实情了吗?”

    周云凡掏出手机,把里面的录音转发到朱婉容的手机里,她迫不及待地播放录音,极为震惊地说。

    “泥煤的!事情怎么会是这样子,这些人实在可恨,倒闭一家公司,不担心会有很多人失业吗?这些渣男太没公德心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