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火爆小神医 第6章梦魇症鬼压身

时间:2019-02-26作者:晨光熹微

    第6章  梦魇症鬼压身

    “舒不舒服?”周云凡的话语里内含诱导因子。胡茵呢咛而语:“舒服.”

    “爽不爽”周云凡的语言暗示,特别体贴煽情。胡茵如痴如醉:“爽”

    “我牛不牛逼?”周云凡的双手极其温柔,手法娴熟,极其有诗意地揉动。

    “牛逼.”胡茵如同置身鸟语花香的春天里,深长匀细地呼吸着,身心极度开放和放松。

    “小周.你这手段真让人没话说我以前找过盲人按摩,也尝试过高明的按摩师做过全套服务怎么就没有过这样身心舒爽”她闭着眼睛享受舒服。

    周云凡的手放在胡茵头上,依照经脉的子午流注之法,施展“八卦云手”,给胡茵按摩医治瘫睡症的穴道。

    第一步是手指在她的印堂穴推摩,然后在额头左右太阳穴,顺时旋转后,逆时针旋转揉动。

    随后是头顶百会穴和四神聪穴,旋转揉动,再后来是耳根后面的安眠穴和脑后天柱等穴位。

    周云凡不出手则已,出手必给人断病根,胡茵进入深度睡眠,就在她事先解开衣襟的心口和背后,施展“子午八卦针”,御气针刺她的心口膻中穴,后背的肺俞穴和肝俞穴,把体内所剩不多的玄气,导入她的穴位。

    一个小时后,周云凡退出银针,给胡茵披好衣襟,盘坐在她旁边,闭目养神,修炼他的“阴阳玄功”,重新在体内凝聚玄气,存储于腹内的气海穴。

    半个小时后,胡茵从深度睡眠中醒来。

    “谢谢你,周医师。睡觉原来是这么美好的事”胡茵瞅向周云凡的眼神里,闪烁着出一丝敬意,原来他真有两把刷子,嚣张有嚣张的资本啊。

    周云凡微笑着说:“记得请我吃大餐,只有你我的那种,不想被人打扰,这个要求你能满足吗?”他眼睛里全是促狭眼神。

    “别逗了,知道你看不上我,选择在哪里吃饭答谢你,得好好想想交个底说个句实话,我这梦魇症能断根吗?”

    周云凡示意她从挎包里,掏出小记事本,随手给她写出健脑补肾丸的服食方法,疗程时间为一周,然后改服人参归脾丸一周。写方子的时强调说:“那些安眠药就不用再吃了,容易产生耐药心理。”

    “还需要做什么?”胡茵常常失眠,每晚不服用安眠药就睡不了,用药量越来越多,睡前只要忘记吃安眠药,就会被“鬼压身”。“鬼压身”也叫“鬼压床”,这种瘫睡症很可怕。

    周云凡脸上的笑意很怪异:“从今晚开始,睡前念诵‘宁心咒’,就不会有‘色鬼压身’的梦魇。以后的日常食谱,注意营养均衡,荤素合理搭配。”

    胡茵接下中药处方,再次道谢,才风情万种地离开。周云凡看着她离开时的背影,咽了几口馋涎,暗骂一句妖精。

    周云凡没想到冷面女神站在门外,看样子来了很久,心里震惊,幸好没同胡茵有过界的亲昵举动,不然的话,在美女副院长面前,形象大跌,分数值肯定大掉。

    冷面女神很有心计好。门外,胡茵遇上赵玲珑,说道:“周医师,这个人不错,我看好他。”

    嗅觉灵敏的赵玲珑,微微缩了一下可爱的琼鼻,胡茵从身边走过,她没闻到什么异味,心情多云转晴,阳光明媚起来。

    “喂!赵院长,我不过睡一会儿,你竟然好心到给我站岗放哨,真是让人受宠若惊啊。”

    “少贫嘴!瞧你同胡茵在里面干的好事,有关你和她的事,被人传到多个医师和护士微信朋友圈,都成热点趣闻了,看来你在医院的人气又拔高不少。”

    “喂!你以为我想啊?切,我是医院八卦传闻的受害人士,你得给正名,不过我反正被你开除了,想一想,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什么?开除?谁说过?是我吗?我怎么不晓得?王副局长老婆的重伤,正在治疗,你不复诊,谁给她复诊?袁若璇重伤,在院医治,没人敢越俎代庖,什么开除不开除的,这事不准再提!”

    赵玲右手葱白玉润的纤长的食指,指向周云凡的鼻尖,一双大眼睛睁得夸大的大,里面闪着寒芒!

    “喂喂喂!你别吓唬我!我这人胆小,看到你凶神恶煞俏模样,就胆战心惊!心肝受不了。”周云凡在那间临时借住的病房内,躺回床上,闭上眼睛就打呼噜,搞笑得很。

    这事还甭说,还真的特爽!让美女院长又一次吃瘪。

    赵玲珑遇上周云凡这样的怪人,真是猴子捡到姜,丢了可惜,吃了太辣!心里对他的感觉,两个字来形容叫“纠结”,三个字叫“太纠结”。

    赵玲珑知道他精神力刚刚恢复了一些,又被胡茵进去骚扰,他不得不给胡茵医治“瘫睡症”,确实还得继续休息,她可爱的琼鼻里哼出一声,转身踩着高跟鞋离开。

    只是赵玲珑没想到,她离开后不到半个小时,周云凡临时借住休息的病房,退休赋闲在家的姜坤教授,佝偻着身子,一脸纠结地快步前来,也不敲门,直接推门而入。

    “小周!上班时间睡大觉,是不是有点过了?医院怎么会允许这种偷懒医师在岗?”姜坤倚老卖老走到周云凡身边,大声喊话。

    睡得正酣的周云凡辗转一下身子,看到退休副院长姜坤瞪着一双小眼睛,眼神怪异地盯着他。

    “喂!我说老头,别说我不敬老,就你这德性,还真让我想臭骂你一顿!你牛逼什么?你羞恼什么?不就是我点破你得了失尿症嘛!”

    “年轻人,不要以为医术上有点小手段,就目空一切,以为老子天下第一!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还是悠着点吧!”姜坤老脸面胀得通红,隐疾又被眼前的年轻人拿来说事,能焦急上火吗?

    周云凡翻身坐起:“我说姜教授,西医师上班开开处方就能完事,我们中医不同.说多了你不懂,请走吧!那里凉快呆那里去!别打扰我休息。”

    “你你你!好一个年轻人,有点本事就了不起,我倒是找赵玲珑那丫头去说说理!她管不了你,我找唐益民!”有些佝偻的姜坤教授气冲冲地转身甩门离开。

    姜坤离开不久,赵玲珑再次来到周云凡借住休息的病房:“喂!周云凡,你能不能让我省省心,我才离开一会儿,你又得罪姜教授做什么?”

    “他呀!过来想问问我能不能医治他的失尿症,求人还摆出一幅臭架子!倚老卖老,拽得二五八似的,见面就训人,真是奇葩!没谁借了他的米,还他的米糠!”

    “哇靠!接连手术下来,实在想休息一下,却不得安宁!你们是几个意思?更何况我被你开除了,我现在是自由身!”

    周云凡快速下床,瞪了赵玲珑一眼,不再同她啰嗦,快步离开医院,乘着他的电动车走了。

    赵玲珑先前去找胡茵,过问周云凡医治她“瘫睡症”的事。得到答案后,正在犹豫要不要让周云凡医治她的隐疾,没想到退休的姜坤打电话,向她投诉周云凡,她纠结的心情就更纠结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