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抗战之铁血兵锋 第958章 狼烟起(3更)

时间:2018-07-25作者:锅巴王

    ,精彩小说免费!

    岳锋端坐在树杈上,举着望远镜,仔细观察着。

    远方,两辆轨道装甲车均速开过来,速度保持得极好,指挥官显然是名高手。

    后面是一号军列,离“无理坡”还有十里。

    岳锋低头对树下的蓝凤凰道:“行动。”

    蓝凤凰大声道:“黑营长,刘营长,行动。”

    黑高瘦、刘乃明敬礼:“遵命。”

    两人各带一百八十人,扛着十八挺轻机枪,向“无理坡”走去。

    这三百多位兄弟是从一千多人中挑出来的,以矮壮为主。

    不过,机枪手却是精英,谁打得准谁上。

    蓝凤凰看着兄弟们离开,有点担心:“师父,他们能行吗?”

    岳锋坚决地说:“要想成长,一定得锻炼。放心吧,黑高瘦与刘乃明都是极端仇视鬼子的人,心志坚韧,是顶天立地的汉子。”

    黑高瘦、刘乃明带着三百六十名兄弟,慢慢走近“无理坡”。

    空中的侦察机发现了,飞行员心头一凛,调转机头,向黑高瘦他们扑去。

    黑高瘦一见,叮嘱道:“兄弟们,教官说了,别慌张就行。鬼子的飞机在天上,看不清楚我们的。”

    刘乃明道:“我们都穿着鬼子军装,飞机一掠而过,怎么能看清楚?别低着头,抬高了。”

    众兄弟一听,是这个理,不由昂首挺胸。

    侦察机飞了过来,飞行员看到是帝国军人,松了一口气,暗忖:一定是将军又派支队前来执行防守“无理坡”。其实,这地方根本没有支那军队,防守什么呢?

    不过,将军说,要看到他们的表情。

    侦察机飞过去之后,再兜了回来。

    黑高瘦心中一动,道:“一连、三连一排的向飞机挥手,其他人不要动。”

    刘乃明道:“部分挥手即可,全部挥手鬼子会怀疑。教官说了,面部表情必须是严肃的,像棺材板。”

    众兄弟板起脸来,装严肃。

    侦察机飞回来,降低高度。

    飞行员发现部分士兵向他挥手,心中有点小满足,也挥一下手。

    同时,他发现所有士兵神情都十分严肃,心中暗忖:这就对了,帝国勇士都是很严肃的,而支那军人军纪大多不好,哪有这种严肃的神情呢?

    既然这里有两个中队,自然不需要在这里侦察,往前方去吧。

    只是,这是一位很细心的飞行员,仍然再兜了两轮,细细观察,直到没有任何疑点,这才飞走。

    黑高瘦松了一口气,如果对方再不飞走,那他就客气,会命令十八挺轻机枪一起开火,将对方打落。

    飞得这么低,十八挺轻机枪同时开火,它跑不了。不过,这会惊动对方,对下面的战斗不利。

    树林中,岳锋盯着不断前进的轨道装甲车,计算着距离。

    蓝凤凰道:“师父,行了吗,行了吗?”

    岳锋淡淡道:“不要急,时间必须卡得准。根据对方的速度,计算出准确的时间。”

    他把手举起来,测试着风力:“风力正好,开始吧,让鬼子尝尝老祖宗的厉害。”

    蓝凤凰兴奋地取出小红旗,挥舞着。

    “无理坡”上,刘之杰挥动小黄旗,表示执行命令。

    黑高瘦朗声道:“兄弟们,为了死去的亲人、兄弟,点火祭奠!”

    刘乃明大声道:“点起胜利之火。”

    三百六十名兄弟,纷纷取出打火机、火柴,开始给一堆堆中草药点火。

    每一堆都很大,很多,而有一千多堆!

    而且,全是半湿不干,易产烟。

    黑高瘦念叨道:“华陀祖师,助凤凰山一臂之力。加料麻沸散,发威吧!曼陀罗花、生草乌、羊踯躅、荣莉花根……燃烧吧,生烟吧,怒吼吧……”

    中药草燃烧起来,开始产生浓烟。

    刘乃明问:“黑营长,真有麻沸散的功效吗?”

    黑高瘦道:“不信,你试试。”

    刘乃明笑道:“我才不试。”

    一名脑袋不大灵光的兄弟道:“我来试。”

    他真的把头伸过去,吸了几口浓烟:“嘿嘿,没事,一点事都没有……呵,有点昏罢了,没事,没事……”

    他摇摇晃晃起来:“头昏,越来越重……”

    “扑通”一声,他扑倒在地。

    刘之杰喜道:“爹,有效,有效!”

    刘志民欢喜之极:“兄弟们,快点,快点,全部点着。”

    一千多堆加料“麻沸散”燃烧起来,因为是半湿不干,烟特别大,随着微风,对着铁路吹送过去,不停不息。

    轨道装甲车沿铁路均速行驶,柯木岩举着望远镜观察着。

    突然,他发现一片“白雾”迷漫而来,觉得奇怪。

    旁边的大尉道:“怎么会有雾?有点不对。”

    柯木岩道:“不是雾,有人在烧东西。烧麦杆吗?也不对呀,现在是冬季,哪有什么东西烧的。”

    大尉道:“少佐,这会不会是乐山的阴谋呢?”

    柯木岩感觉不妙:“有可能。不好,他很可能利用烟雾为掩护,埋伏在铁路两边,趁机爬上军列,甚至爬上装甲车。”

    大尉十分震惊:“一定是这样,烟雾这么大,我们会看不清楚的。”

    柯木岩果断地说:“开枪,机关枪三百六十度,不断地扫射,扫射,不要吝惜子弹。”

    大尉道:“遵命。这是最好的办法,就让乐山他们死在浓雾吧。”

    很快,机关枪吼叫起来。

    四辆轨道装甲车,二十四挺机关枪,喷射着二十道金属风暴,三百六十度无死角。

    大尉问:“要告诉白骨少将吗?”

    柯木岩摇摇头:“不作,他知道怎么做。”

    军列上,看到烟雾的白骨长山当即判断是乐山的搞鬼,果然也下了同样的命令。

    近百挺轻重机枪向四周疯狂扫射,三千多名士兵排枪射击。

    可以说,军列四周完全是金属风暴,谁扑上来谁死。

    就算有烟雾又如何?

    就算看不清楚又如何,谁扑上来谁被撕得粉碎。

    毫无疑问,白骨长山、柯木岩都做得非常正确,这是最常规最完美的做法。

    可惜,他们遇上一个不讲常规、不讲理的人。

    真正杀人的不是子弹,而是烟雾。

    最先进入烟雾的是柯木岩的装甲车,三十几位乘员开始吸进烟气,但他们不管不顾,仍然全力扫射。

    最先发现不对的是那名大尉,他吸了几口之后,道:“少佐,不对啊,这不像普通的麦杆,这好像是中药草。”

    柯木岩也吸进几口,脸色大变:“不好,中计!乐山,你,你实在是太狡猾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