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抗战之铁血兵锋 第888章 聚集黑虎山(1更)

时间:2018-06-23作者:锅巴王

    不知为什么,岳锋梦到了沙子兄弟。

    在梦中,沙子带着一队衣衫褴褛的兄弟,在积雪中艰难地前进,前进……

    突然雪崩,无数积雪呼啸而下,将沙子及十几位兄弟吞没……

    在梦中,沙子没死,他像神仙一样飞起来,凌空站在积雪之上,回头望着岳锋。

    沙子的嘴巴没动,但岳锋听到他的心声:压寨男人,我不甘心,不甘心!我要成千上万的鬼子为我陪葬,为所有被鬼子杀害的国人陪葬……

    岳锋在心中默默地说:沙子,放心吧,一定为你报仇!

    沙子微笑起来,越飞越高,飞向无边虚空,消失不见。

    岳锋惊醒,坐了起来。

    他非常纳闷,战死的兄弟不少,为什么对沙子印象深刻呢?

    蓝凤凰对他说过,沙子一家人十九口,都让鬼子杀了。

    当时沙子身中八枪,硬是没死。

    他从血海中爬起来,逃得一劫,养好伤后,就拉起一支队伍打鬼子。打了半年,杀死十八个鬼子,只差一个就够本。

    可惜,他永远杀不了第十九个鬼子了。

    沙子一家的悲惨,他的遗憾,深深触动岳锋内心最柔软之处。

    他脑海中,无法忘记这样一个情景:沙子带着几十名衣衫褴褛的兄弟,在雪中跋涉着,跋涉着,身后是长长的脚印,似乎永无尽头……

    “沙子,你放心吧,我一定会为你报仇,为你一家报仇!”

    这时,天亮了。

    岳锋简单洗漱之后,向洞外走去。

    蓝凤凰站在洞门口,看着外面的冰天雪地,黑着眼圈。

    岳锋问:“怎么,失眠了?”

    蓝凤凰扑到他怀中,搂着他。

    岳锋想将她推开,但下不了手。

    蓝凤凰难过地说:“我梦到了沙子,梦到他带着兄弟们在雪地中走啊走啊,他们的身后,是一条长长的脚印,似乎永无尽头!”

    岳锋一怔:这个梦,与他梦到的一模一样啊。难道,这个世上,真有灵魂存在。

    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蓝凤凰抽泣道:“都怪我,如果不是决定合并,他就不会来,就不会遭遇雪崩。虽然他很抠门,可是,他也是迫不得已。那一回,能借我十斤黑豆,已经很难得了。可是,我还是骂他,骂得很难听。”

    岳锋安慰道:“他是男人大夫,胸怀宽广,不会怪你的。”

    蓝凤凰哭泣道:“雪崩,该死的雪崩,为什么要有雪崩?”

    突然,岳锋心中一亮,不由问:“这一带,最高的山峰是哪一座,容易雪崩吗?”

    蓝凤凰想了想,道:“最高的山峰,叫黑虎峰,就是沙子昨天经过的山峰。不过,已经雪崩一次,近期不会再雪崩。”

    岳锋追问:“山峰有东西南北,雪崩的哪一面?”

    蓝凤凰道:“从沙子和密营到凤凰山,从南面来才对。”

    岳锋道:“这么说,其他三面,都有可能雪崩。除了南面,还有哪一面有路?”

    蓝凤凰想了想,道:“山峰北边有条较大的山路,可以通军车,与哈城相连。”

    岳锋问:“离凤凰山多远?”

    蓝凤凰道:“从黑虎山到这里,约三十里,山路崎岖,无法通车,只能步行,骡马也可以行走。”

    岳锋暗忖:雪崩杀敌是可行的。当年英国杀进藏区,所向无敌,但被一颗炮弹引起雪崩,淹没了不少士兵。

    如今,也可以利用天时地利与雪崩,为沙子报仇。

    “大当家,我想去黑虎峰看一看。”

    “路很难走的,到处积雪。”

    “不是有马吗?”

    “我更喜欢骑骡子,那家伙力气大,耐性好。”

    半小时后,吃过早餐的岳锋、蓝凤凰及五名兄弟骑着骡马,前往黑虎峰。

    且说月清宏少将与一众高官,一夜未眠,研究三天后决战一事。

    看着沙盘,凤凰山及四周地形一目了然。

    月清宏道:“这一次,我们就堂堂正正地与乐山斗。根据情报,凤凰山的土匪约二百人,驻扎在这,凤凰山上。”

    其实他的情报有误,如今凤凰山可用兵力达到三百多人。

    月清宏严肃地说:“凤凰山易守难攻,可以说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根据逃回来的士兵说,对方使用滚石阵、三角形阵地,西山、北山与凤凰山顶峰,形成可怕的三角阵地。”

    他说累了,开始喝茶。

    参谋长接着说:“对方首先使用滚石,砸死我方士兵上百人,成功地将士兵驱赶到西山、西山边缘。这时,对方投掷大量手雷,采用延时投雷办法,使手雷在空中爆炸,我方士兵无法躲避。”

    月清宏把茶杯放下,道:“滚石阵、手雷阵,这是乐山经典的打法,防不胜防。我们必须想出办法,破他们的招数。”

    一位大佐道:“我认为,先把凤凰山围住。自古以来,凤凰山只有一条路,堵住他们下山的路,困也困死他们。”

    参谋长严肃地说:“堵是可以,但他们至少有一年的食物,堵那么长的时候,不妥。”

    一位中佐道:“先派出飞机,轰炸西山与北山,将投手雷的土匪全部炸死。如此一来,三角阵地就破了。”

    一名参谋道:“解决西山与北山后,不断派飞机扫射、轰炸寨门与山洞,再派敢死队迅速登山,绝对能将土匪一网打尽。”

    月清宏淡淡道:“办法相当完美,只是,我们的敌人是乐山,神秘的乐山,将土肥原贤二、冈村宁次打败的乐山。我们的战法,乐山会不会知道?”

    众高官愕然,暗忖:乐山擅长预测,他对帝国军队的战法非常熟悉,也知道我方的优势在飞机。

    乐山的另一个特点是:善变。

    就算是同样战术,在不同的地点与时间使用,也会有变化。比如投掷手雷,就有数种变化,防不胜防。

    月清宏道:“他预测到我们轰炸,就会变化。如果要战胜他,就必须推测出他的变化。想一想,他会如何变化?”

    众人沉默下来,苦苦思索。

    良久,一位大佐道:“乐山打仗,最喜欢以最小代价取得胜利,所以他一定不会挨炸。就是说,决战的阵地不在凤凰山,很可能在半路。”

    一位参谋道:“哈城到凤凰山有二百里。这条路,乐山都有可能设伏。”

    一位中佐大笑:“在路上伏击,太好了。行军时,让飞机尾随,一旦发现被伏击,就迅速飞上去,炸死他们。我觉得,乐山不会这么笨,在半路伏击。”

    一时之间,众将佐争论不休,但始终无法达成共识。

    月清宏听得烦了,突然想到:何必以乐山为主,应该以我们为主,设计自己的战术,打自己的仗。

    他盯着凤凰山四周地形,突然一指黑虎山,道:“我们的军车,只能开到黑虎山,就下车步行。所以,黑虎山非常重要。”

    对这一点,众佐官都无异议。

    月清宏严肃地说:“必须提前行动,确保黑虎山安全。”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