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西游之乾坤天厨 第260章 势如破竹唐三藏,属于自己的和尚

时间:2018-05-11作者:临江仙居

    圣人说,以直报怨,何以报直?

    唐三藏觉得,如果不惩罚是非不分、颠倒黑白的祭赛国国王,那么正义就得不到声张。

    错误应该被纠正,正义需要被宣扬。

    祭赛国国王在王宫内看到血雨,但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正在询问左右,唐三藏已经闯进了宫殿。

    但凡敢阻挡三藏者,皆是三拳两脚打倒在地。

    数不清的卫兵追上去想要拦住唐三藏,全都无功而返。

    唐三藏势如破竹,一步一步,走到了祭赛国国王的面前。“跪下!忏悔!”

    国王吓得软如烂泥。“圣僧,小王有罪,圣僧请宽恕我!”

    “宽恕你?可以,但你必须先赎自己的罪!”

    “寡人的罪……”祭赛国国王磕头如捣蒜,他嘴里说着自己有罪的话,但其实并不真地如此认为。“寡人……到底有……什么罪?”

    “金光寺的僧人死了十有七八,这还不是罪?”

    “他们偷了国宝,罪该万死啊……”

    “胡说,偷走国宝的是妖怪!”

    “妖……妖怪……”祭赛国的国王不信三藏的话,但不敢反驳。“就算是妖怪偷的……那些和尚是寡人的子民……我要他们死,他们就得……”

    砰!

    唐三藏一掌击出,将宫殿的一角打得稀烂。“这就是你的罪!”

    三藏深吸一口气,准备结果了国王的性命,耳边传来一个声音。“三藏不可!杀生乃是佛门第一大禁忌!”

    三藏瞪起眼。“我不杀他,他便要杀光所有其他金光寺和尚。我不杀他,他就害死了更多的人……为了不破坏这个禁忌,你就要我害死其他金光寺的僧人吗?若是如此,这个禁忌不要也罢!”

    “禁忌是你的,命是金光寺的僧人的。那些僧人并不对你有丝毫感恩,你为了他们破禁,值得吗?”

    三藏冷笑。“命是金光寺僧人的不假,但好生之德却是我的。禁忌是别人强加给我的,我不要了!因为是非曲直我自有判断!”

    这一瞬,三藏再不是释教的和尚,而是自己的和尚。

    那个声音消失不见,三藏却隐隐约约感受到了笑意。

    这一笑,让三藏的心如莲花般盛开,一共九片花叶,各不相同。

    三藏没来得及处决祭赛国国王,天外飞来两个黑点,举着兵器,朝着三藏杀来。

    来的,正是兕大王与黄眉怪。

    两个妖王看到站在宫殿中发呆的三藏时,无不喜出望外。

    可惜片刻后,他们就又惊呆了。

    这个三藏居然拥有无穷无尽的法力,浑身冒着金光,刀枪不入。

    “贫僧身体上的那唯一一块软肉已经被天厨教的教主施主取走,从今往后,贫僧坚不可摧!”这一瞬,唐三藏忽然对孟游产生了感激之心,正是他的做派给了自己启发,也是他在客观上成全了自己的金身。

    或许孟游的话是对的,自己达到西天之日,就是亿万生灵遭劫之时。

    然而,有一点,三藏不能赞同孟游:亿万生灵遭劫的根本原因绝不是因为自己,而是因为他们本人的因果。我到达西天只是揭开这些因果而已,因果本身早就存在,与旁人无涉。

    这是唐三藏的判断。

    而且,此刻的三藏甚至认为,自己若是揭开这些因果,未尝不是一件好事。那些凡人未必都是善人,他们有时候也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应有的代价。

    一念红尘,一念天涯。

    一念仙人,一念魔尊。

    唐三藏通体的颜色在快速改变之中。

    “这是个什么唐三藏?”兕大王来自别的世界,思维开阔,动念间想到了很多可能性。“他怎么这么厉害!若是本王还有金刚镯,或许可以一战!”

    兕大王心思玲珑剔透,一见阵势不对,立刻心生退意,但已经晚了。

    藏在祭赛国国都的天都灵尊法师一行,一直在冷眼旁观,看着唐三藏受辱之后突然奋起,又看见兕大王与黄眉怪来袭。

    “师兄,这个三藏毕竟是对师尊有用的人,助他一助吧!”

    “好!紫帝君,你们上,将那两个妖王抓起来!”

    紫帝君不情愿,但还是行动了。

    十几个大圣级别的妖王一跃而起,来到祭赛国王宫,准备擒拿兕大王。

    兕大王倒吸一口冷气,那玲珑宝塔已经握在手中,一旦事有不协,他率先就要自保。至于黄眉怪的生死,他就顾不上了。

    唐三藏冷笑一声。“来吧,看看你们还有多少帮手!”他心中存着妖、人之辨,默认前来相助的紫帝君是兕大王的同伙。

    唐三藏一路遭受了太多妖王的劫难,对妖族恨之入骨,他不由分说,一拳打出,打向了紫帝君的手下。

    一只妖王未及防备,被三藏一拳打到,陷入了地底。

    紫帝君大怒。“三藏,我们是来帮你的,你怎么敌友不分?”

    “哼,妖族,与我何曾是友?而且,贫僧自有神力,无需任何人相助!”

    “胡言乱语!你那几个徒弟不是妖怪?”紫帝君浑身冒起妖气,脸色难看至极。

    “说的没错,所以,从今日起,我再不需要什么徒弟了!”这句话被唐三藏用十足的中气吼出来,满城皆闻。

    正在赌斗的孙行者与六耳猕猴同时听见声音,前者忍不住大笑。“妖猴,你听见没,你以为你窃取了老孙的身份就能成正果?痴心做梦!”

    六耳猕猴已经不是新生的孙行者的对手,却兀自嘴硬。“成不成正果,不是唐三藏说了算的。那是如来尊者的事!”

    “好极了,就让我看看你到底成不成了正果!”

    六耳猕猴的眼中闪过一丝杀意。“你到底是谁,老孙成不成正果,与你何关?”

    真正的孙行者一言不发,一拳打向了六耳猕猴。

    远处,祭赛国王宫的战斗同样激烈。

    紫帝君亲自下场,与唐三藏战在一处。前者是久经沙场,修为深厚的大妖王,一生御敌无数,罕有败绩。后者是金蝉子转世,如来亲传,九世为僧,新近的高手。

    两人的战斗风格相似,都以拳脚见长,你一拳,我一拳,犹如星辰对撞,仅仅碰撞释放出来的气场就将一个偌大的祭赛国王宫碾成了粉末。

    被狂风卷走的祭赛国国王又气恼又觉得幸运,若不是突然杀来的妖王,自己恐怕已经死了。

    眼前的战斗越发激烈,气流纵横,催山毁城,叫人不敢靠近。

    “走吧,这里没咱们的事了!”兕大王有些落寞地说道,当机立断跳入了半空,却吓得目瞪口呆:一道遮天蔽日的巨大龙卷风正从西方冲来,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