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西游之乾坤天厨 第64章 纵观三界,何人是其敌

时间:2018-01-11作者:临江仙居

    孟游的谨慎终于得到了回报。

    就在老君即将动手的那一刻,他提前施展手段,借助自己预先挖好的时空隧道,遁出了千里之外,逃过一劫。

    事实再次证明,谋求唐僧,不可操之过急。

    原本被抓的玄都法师也因此脱险,早被师兄度厄真人救走。

    对于老君而言,什么紫金尸王,什么酒饕,什么猴王,都不过是飞虫爬豸,不值一提。

    杀或者不杀,并无区别,一念之间而已。

    酒饕被老君看中,连同五行猴王一道,被他变化成了两个童子,准备带回兜率宫看管丹炉。

    他发出雷霆一击,是要向窥探在侧的几人发出警告:三清才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余者只能俯首称臣。

    孙猴子认识太上老君许久,也曾放肆过几回,直到现在才晓得老君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心中暗忖:我的乖乖,当初老君若真是对老孙下手,老孙怕是已经成了灰飞。

    至此,孙悟空才真心相信了老君‘在八卦炉中放了自己一马’的说法,心头对老君暗暗感激起来。

    平顶山更南的地方,两道金光乱闪,犹如扫帚一般将周围的灰尘弹落。烟尘落幕之处,显出来一大一小,一胖一瘦两个和尚。

    大胖和尚学着凡人的模样咳嗽两声。“这老君,都一把年纪了,还有这么大的火气啊。”

    小和尚长吁一口气。“阿弥陀佛,老君的法力真是无边无垠,怕是比您老人家还厉害上几分呢。”

    大胖和尚憨厚地一笑:“我哪敢跟老君相提并论?他不是比我厉害几分,是比我厉害几倍,几十倍……”

    大和尚非是旁人,正是小和尚口里的‘阿弥陀佛’,亦即是五方佛中的西方如来。

    “走吧,老君发怒了,也向咱们展现了实力,我们可以回去禀告佛祖了。”大胖和尚的头顶继续闪耀着金光。“都说大道倾倒,压得太上老君动弹不得,此言不实,此言不实啊。以老衲看来,这老君功参造化,会觉天机,更胜从前。比封神战时还要厉害百倍,放眼天下,纵观三界,何人是其敌?佛祖谨慎,是有道理的……”

    小和尚一咋舌,对老君莫名的敬畏起来。

    与此同时,平顶山西面百余里处,一片山林之中,一个身材矮小的仙人,也正在连连摇头。“好厉害,好厉害。真是大道无边啊。这天上地下,除了冥冥之中的天意,传说中的造化,以及不可捉摸的命运,还有谁能稍微制得住三清?恐怕就算这三者齐来,那太上道祖也能轻易化解吧?老朽生不逢时,出世得太早啦,还是回转头,再历一劫吧……”

    镇元子脸色铁青,面向西北,连连叹息。

    无需细看,他也知道自己的徒弟酒饕今日无法幸免。

    镇元子乃是地仙之祖,常与天上的元始天尊有所来往,与老君并不十分熟稔。从前,他以为元始天尊作为盘古天王化身,代表大道之初始,法力或许还在太上老君之上。当初,更隐隐然觉得自己虽无元始天尊的地位,但手段神通应当相去不远。

    今日一看,方知自己大错特错。

    老君与元始天尊孰强孰弱不得而知,但老君的表现足以震撼人心。镇元子自叹弗如,大大的不如。

    就连当年曾与老君争锋相对的通天教主也面如菜色,喟叹道:“这两千余年,老朽潜心苦修,自觉得道行大进……哪里知道,他居然已经远远将我甩在了身后……天与地之别!我要复仇?我要夺他气运?谈何容易!”

    “虽不易,但事在人为。”孟游稳定了一下心神,恢复了斗志。“不可力敌,只能智取,咱们还有机会。这意外的一役,试出了老君实力,也不能说是毫无收获。”

    梦游大道君的记忆中,天意会是由一群天仙位业拥有者组成,他们彼此隐藏身份,互不知道名号,就是怕自己被旁人觊觎。

    但也有例外。

    三清便是天意会中人人都知道的天仙位业者。

    他们敢暴露自己的身份,果然是实力坚强,有恃无恐。

    孟游之所以在老君出现后格外谨慎,也是怕老君看出自己属于天意会的事实。

    “唐三藏既然牵连着两教气运,自然不容易予夺。但这也是咱们唯一的机会……”孟游继续给通天教主和镇元子打气。“二位想要赢得属于自己的地位,击败三清,除了谋夺唐三藏以外,别无他法。之前,本王也大意了,以为只要不直接谋取唐僧就能躲开天上的瞩目,就能成功。现在看来,仅仅间接谋取还不足够,要想成功夺下唐僧,必须借势,借力……”

    “借势?借谁的势?借力?何力可借?”通天教主也冷静下来,意识到孟游的话不无道理。“咱们不靠近还好,一旦太靠近那唐三藏,老君必能发觉。”

    “没错。所以本王才要借助三山五岳所有妖怪的力量,而不是亲冒大险。你我这样的人物,牵一发而动全身,反而不能妄动。教主太心急了。”

    这次平顶山大战的确是通天教主冲动所致,孟游适时地提出,也是要缓缓地谋取将来的主导权。“天意难测,多有巧合。只有天意或许可以暂时蒙蔽三清,咱们能借的只能是天意的势。借的力,就是巧合的力。”

    “怎么个借法?”镇元子走前一步,神情肃穆。“我的草还丹没了,弟子又生死不知,哼,我还算什么地仙之祖?道友若能成功谋取唐三藏,改天换命,贫道愿意视道友马首是瞻。”

    “天意难测,并非不能测。”孟游右手指天,笃定地说道:“此事得在天上寻找答案。首先,要弄清楚唐三藏与东西二教气运的关联到底如何,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其次,尽你我之力,搅浑西去取经这一路上的水,咱们浑水摸鱼。”

    无论是通天教主,还是镇元子,目睹了远超自己想象的、太上老君的威势后,心头的震撼都难以言喻,已经略微乱了分寸。

    孟游的‘镇定’,成了他们的‘定海神针’。

    通天教主微微点头。“不错,那佛祖要唐僧一山一水、一方一地、一步一步地走去西天,无非是想借此凝聚功德,而这正是咱们的机会。让沿途的妖怪们发疯地去抓唐僧吧,天也有打盹的时候,何况三清与佛祖……总会有意外的,天意也会有更改的时候,足以为我所用……”

    孟游笑而不语。

    通天教主虽有天仙位业,却不是天意会成员,并不知道一个事实:天意恒动,永远在改变。

    世上根本没有固定的天意,所以天意才会难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