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西游之乾坤天厨 第58章 无心关注三界的小纷争

时间:2018-01-08作者:临江仙居

    猴子不傻,太上老君的实力如何,他比谁都知道。

    太白金星的提点也没错,看来只要老君出马,通天大圣与耍耍三郎该当仍有幸免之理。

    孙悟空的心事似乎少了一件,但套在他头上的金箍却又紧了一分。从前,他西去是为了全家的功德和前程。如今,他西去更是为了弟兄的身家和性命。

    老君脚踏祥云而去,志得意满。

    敲打完孙行者,稳固他西去之心的事算是告一段落。但老君并没有就此返回兜率宫,而是带着两个童子往北极冰川而去。

    平顶山附近的争斗,根本未被老君放在心头。

    老君的双目清澈如水,更胜镜面,倒映出大千世界无数景象。他紧盯着天意的大变化,已经无心关注三界的小纷争。

    两个童子面带凄楚,显然惴惴不安。

    老君仪容万千,肃穆而温和,面带笑意。但这笑意并没有丝毫化解两个童子的忧思。

    “祖师……我们做得不对吗……”过了良久,金角童子颤颤巍巍地说道。

    老君如沐春风,微微摇头。“不,你们没有任何不对,做得很好……”

    “祖师,咱们不回天上吗?”

    “天上?”老君淡然一笑。“哪里是天上?哪里不是天上?”

    “弟子是指兜率宫……”

    “不急。本尊借着海上观音的因果遁下凡来,躲过了天意的纠缠,正要办一件大事……所喜,你们二人‘贪心’不足,一口气取了五件宝贝,我也正好用得着……童子啊,祖师问你们,可曾想过无人无己,无天无地,无因无果,无知无觉,无前生无后世的状态会是如何?”

    “那……那不就是形神俱灭,万劫……不复吗?”银角童子声音发颤地说道,心头涌起一丝恐慌。

    “万劫不复?不复万劫?”老君大笑。“原来两件事可以是同一件事。童子啊,只要是为了苍生万物,万劫不复又如何?”

    两个童子心头一凛,预感大事不妙。祖师为人温和,循天意而动,一丝不苟。但正因如此,反而更叫人胆寒。

    因为祖师只在乎天意,天意之下,万物皆尘土,自己二人的性命跟天意相比不值一哂。道祖做的是大事,又怎么计较小小的得失。

    眨眼之后,眼前风光陡变,哪里还有什么山川河岳,只剩雪原银山,白茫茫的一片。

    “去吧,替我的宝贝做引。你二人历经凡尘,嚼食了不少生人,戾气与仙气融合,再合适不过了。”

    “祖师,饶命啊……”

    “祖师,我们错了,虽下界历劫,我们实不该杀伤人命……”

    老君不语。

    并不是他要非用两个童子的命请出这件法宝,而是天意使然。

    天意与自己的意志何时才能真正合二为一?这是老君现在所想之事。

    数十万里之外的平顶山南侧,大战还在继续。

    孟游小心翼翼,以慧目观瞧,发觉老君突然远去,留下了唐僧四人继续西去,距离眼前的战场不远。

    “真乃天意……原本平顶山一难只有金角与银角大王应劫而已。如今看来,事情有了变化,却是我天大的机会。”孟游急忙吩咐柿素和易园主二妖王,让他们无论如何也要想法子将唐僧四人引到这条路上来。

    通天教主突然感应到老君的存在,战意陡升,已经预备好要跟老君斗法一场。但仅仅转瞬功夫,老君竟然掉头北去,也着实让他吃了一惊。“这老家伙在这里布阵,不是想要吓阻旁人,好借着他的童子炫耀一番自己的手段吗?怎么突然走了?平顶山的事了结啦?”

    孟游熟知西游故事,‘知道’老君下界只是为了收服弟子,然后就会返回三十三天之上。

    通天教主窥探天机,‘推断’老君设阵是因为有人有意要破坏金甲大王与银角大王的故事,并且觊觎老君的宝物。所以,老君亲来,除了要维持西游路上的这一劫,也是要杀鸡儆猴,震慑天下。通天教主想要要借力打力,在这四都阵内,夺取老君的气运。

    按照推演,老君应该前来督阵。

    然而,目前看来,孟游和通天教主都错了。

    镇元子反应极快,谏言道:“老君虽走,但未必不会回来。只要孟道友能引诱唐僧来此,还是可以一石二鸟。须知,老君心心念念要让唐僧西去,若是唐僧来此,老君返回此阵的概率大增!咱们正好趁机准备。”

    这话只在孟游、通天教主以及镇元子三人之间传递,旁人都听不见。三界的仙佛,并没有多人知道老君执意让唐僧西去的真实目的。

    通天教主点点头,表示赞同。直接夺取老君运势当然是他最大的心愿。但能止住唐僧西去,同样可以断绝老君夺取西天气运的计谋,这也是自己的打算。事情还在可接受的范围之内。

    正在商议如何排兵布阵,万麟紫帝君手下的银伯大圣带着另外三个大圣前来谈判。走到迷雾外三里处,被镇元子布下的阵法拦住。

    银伯气不打一处来,若不是记住大哥的嘱咐、要他小心行事,按照他以前的脾气,恐怕已经不管三七二十一,掏出自己的双月锤一阵乱砸了。

    “诸位大圣,万麟紫帝君麾下银伯拜见。”

    “银伯?就算是金伯也没资格见我家老祖啊,有什么事,在这里说吧!”天骨现身出来,笑盈盈地说道。语气虽然温和,但说话的内容却是生硬至极。

    四个妖王一愣,无不皱眉。但对方柔柔款款,自己根本无处着力。

    银伯瞪着眼,往前走了一步,粗声粗气地吼道:“姑娘,请你们家能做主的人出来。这关系到你们的生死存亡,不可怠慢。”

    “嘻嘻。你要是再往前一步,那可就是你死我亡的事,我看不可怠慢的人是你!”

    天骨的话轻轻巧巧,但银伯已经感应到脚底隐隐流转的阴火和雷霆,似乎势不可挡。

    “好,那本王就在这里说话。放了玄都法师,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如何?”

    “放了?那好啊,你们拿什么来换?”

    “换?玄都法师是被你们抓的,本就该放还,还要我们拿东西来换?岂有此理!”

    “不换?要我们白白放人?这才是岂有此理!”

    天骨话音刚落,天色大变,有人发动了大神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