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西游之乾坤天厨 第40章 取的是气运

时间:2017-12-28作者:临江仙居

    戴斗笠的汉子大笑两声。“世上早就没有截教啦,又哪里还有通天教主?”

    “世上早就没了真经,不一样有人取经?世上也早没了真仙,不一样有天庭?世上也早已经没了人参果,你不一样还是来了?”镇元子寸步不让。

    “有意思,原来你早就知道人参果树已经死了。”

    镇元子摇摇头,他认为通天教主误会了自己的意思。

    “它不是死了,只是睡着了。再过一万年,还会再度醒过来的……既然是天地初分的灵根,又怎么能以简单的生与死来判断?”

    “道友所言,充满了玄机,老朽怕是领悟不到了。”戴斗笠的汉子指了指青天。“若不是你这五庄观有这等禁法,老朽还不敢露脸呢。”

    “难怪自封神一战后,你就杳无音讯,没人知道你的去向,原来你藏到地底去了?”

    “地底有地火,那是无穷无尽的法力,有能者取之。天上的家伙,眼光只能看到星辰,哪里懂得脚踏实地的道理。”戴斗笠的汉子话锋一转。“唐三藏过处,无论仙神妖灵,无一处不生灵涂炭。可惜了你这五庄观啊。”

    “没什么可惜的。本仙说过,我的草还丹还活着。”镇元子有些被激怒,觉得通天教主兜来转去都在自己的人参果树上做文章,居心叵测。

    “生不如死。”戴斗笠的汉子用手一点。“道友怕是看得不真切……你以为,你这灵根当真还能在万年之后涅槃重生吗?”

    镇元子一惊,眉头紧蹙。

    随着对方指尖的一点亮光降落人参果树,整棵灵根都渡上了奇妙的颜色,紫不紫,蓝不蓝,亮到极致而暗,暗到尽头复明。

    “诸弟子闭眼,静心,布阵!”

    随着镇元子一声令下,他麾下四十六个道士全部开始施法,因为眼前出现的正是可以斩杀天仙的无量璇玑光,此刻被戴斗笠的汉子以特殊的手法释放出来,使得常人可见,但普通地仙法力不够,根本不敢直视。

    镇元子怕自己的弟子受伤,伸手一拨,将自己的拂尘撩开,使其根根直立,化成一张大网,挡在弟子们面前,遮蔽无量璇玑光。

    镇元子自己的双眼也变成了猩红两团,乃是因为加注了无上法力。

    “道友请看这里!”戴斗笠的汉子同样双目猩红,更射出两道红光,作为指引。

    镇元子顺着对方的红光一看,地底千丈之处,草还丹的根脚上居然趴着一只比尘埃还要细小的金蝉,看似沉睡,但却在缓慢地抽取草还丹的力量。

    “万年之后,灵根涅槃之时,就是金蝉复苏之日。它若吸了你这人参果树一万年的力量,你这果树还能复活?”

    镇元子脸色大变。“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本仙居然没有察觉。”

    “不久,不久……就是数日前灵根倒塌,尔后复原之时。”戴斗笠的汉子点到即止,不再过多解释。“老朽常年在地脉中行走,方圆三千里,丝毫异动都逃不过我的眼睛。”

    镇元子登时心潮澎湃,怒火中烧。

    这完全在他意料之外。他还以为一切尽在自己的掌握中。

    他早知道孙悟空撬翻自己的人参果树,其中大有蹊跷。但他还是低估了自己的对手。他以为这不过是一个警告,没想到却是实实在在的阴谋,而且已经施展到了自己的身上。

    “欺人太甚!”镇元子恼羞成怒。

    “确实是欺人太甚。所以,老朽说,你不该放唐三藏过去。”戴斗笠的汉子顷刻间改换了模样,终于显露出通天教主的旧颜。“唐三藏不能西去,更不能走到大雷音寺……”

    “为什么?”镇元子盯着通天教主,对他的话也不敢轻易相信。

    “因为气运,这关乎着释道儒三教的气运……唐三藏取的根本不是经,而是三清的大气运……西天那个小佛自以为是,其实什么也不知道……他以为自己的释教可以壮大?太天真了。”一说到三清,通天教主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这是老朽最后的机会,这一次若是让三清成功,我将再不能与之为敌……道友,与我一起拦下唐三藏……”

    “拦下唐三藏?”镇元子突然爆发一阵狂笑。“教主对五庄观的事如此上心,让贫道突然明白一事。”

    “何事?”

    “此地西去千里,有一片山脉,山脉的地底常年被一股怪异的法力盘绕,外物难以入内。贫道数次进入其中,发现不少尸魔,甚是可憎,想必原来竟是教主的杰作?”

    说到‘杰作’二字,镇元子故意拖长了声音。

    通天教主没想到镇元子这么快就猜到了缘由,略微一惊,随即也大笑起来。“地仙之祖果然名不虚传!老朽早该想到,只要是地底的事,想瞒过你也不容易。不错,那些尸魔的确是老朽的弟子……”

    “你的弟子?”镇元子走前一步,盯着通天教主,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堂堂通天教主居然收尸魔为徒?”

    “过去我那截教门下尽是些被人耻笑的、披鳞戴角之辈,如今收些尸魔为徒,又有何不可?”通天教主是在自嘲,说完不仅没有丝毫尴尬,反而露出得意的神色。“老朽一向是‘有教无类’,这才是真正的海纳百川。”

    “教主的胸怀果然不是常人能比的。那白虎岭既在唐僧西去的路上,你让你的弟子动手即可,何必还要贫道的帮助。”

    “唐僧不能去灵鹫宫,但他也不能死在老朽的白虎岭。”

    “贫道明白了。”镇元子对于通天教主的提议未置可否,却突然捻起胡须,若有所指地说道:“贫道前些日子遇到一个煞星,来历不明,但道行极高。他取了贫道几枚人参果,在我的五庄观大闹一场,然后往西去了,怕不是继续搅闹教主的道场去了?”

    “哦,那是何人,竟敢在五庄观胡作非为?”通天教主暗中推算天机,一无所获,遂放下心来。“无妨,我那道场在地底千丈之下,又有几只尸魔儿看守,一般的天庭之仙寻不到路径。”

    镇元子淡然一笑。“若是寻常天庭之仙,敢来搅闹贫道的道场吗?教主,不可大意,那对头怕不是天仙中人呐。”

    通天教主脸色微变,镇元子口中的‘天仙’一定是混元真仙或者大罗金仙位业的拥有者。

    “不好,老朽大意了。若是天仙位业者,我那白环儿恐不是对手。”通天教主反应过来,天仙位业者虽然还受天意影响,但已经不在天命算中,就算推测出天机没有异常,并不代表一切都安然无恙。

    他朝着镇元子一抱拳,缩回地底,来不及继续游说镇元子,而是急急忙忙朝着白虎岭遁去。因为那里有他太多的秘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