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西游之乾坤天厨 第8章 会一会孙悟空

时间:2017-12-13作者:临江仙居

    黑熊怪不疑有他,将丹药拿起,才放到嘴边,那丹药自己就滴溜溜地滚进了咽喉之内。

    黑风大王略显尴尬,还是装模作样地假装仰头吞下。

    顷刻后,肚腹内咕咕作响,传来一个瓮声瓮气的嗓音。“怪物,你若不伏诛,今日就纳命来!”

    黑熊怪大惊,随即肚痛难忍,滚倒在地。

    ‘凌虚子’将脸一抹,显了原形,乃是金光盖顶一菩萨。

    “孽畜,你今日可皈依?”观音喝道。

    黑熊怪至此方知自己着了孙猴子的道,气得大骂:“猢狲,你与我赌斗数场,不能取胜,去请帮手也就罢了,怎么还使这等阴险招数?算哪门子的英雄好汉……哎哟……”

    黑熊怪性子刚烈,兀自不肯服输。“你是南海观音?怎么也和这猴子一样阴险狡诈?”

    菩萨乃是刚正不阿的为人,一心帮助唐僧而来,事先未曾细想,如今被黑熊怪一喝,反而羞红了脸颊。“孽畜,休要顾左右而言他。贫僧且问你皈依否?”

    “不!我不皈依。我虽占山为王,但不曾害过生灵性命,自在快活,为何要皈依?你要我皈依哪一个?”

    黑熊怪忍着痛,额头大汗淋漓,满地打滚。“天下没有强迫别人皈依的道理!”

    菩萨未想到这黑熊颇有灵根,性子也倔强,心里喜欢起来。但他所言不无道理,自己强迫他皈依,似乎有些不妥。“你盗取我锦斓袈裟在前,还要强词夺理吗?”

    “我盗你袈裟不假,还给你就是……更何况是你们卖弄在先,我一时眼热而已……就一顶袈裟,你们便要置我于死地不成?”

    黑熊怪拒不服罪,又揭了孙行者的底儿,惹得孙猴子恼怒不已,在他的肚腹中翻江倒海起来。“妖怪,老孙叫你嘴硬!”

    “我嘴硬?嘿嘿……不知道当年是谁偷取王母的蟠桃仙酒,是谁拒不认罪,是谁率兵反抗,结果被压在五行山下的?猴子,你现在知罪吗?你后悔吗?你觉得自己当年做错了吗?”

    一连数问,问得猴子脸红耳臊。因为黑熊怪直击要害:孙猴子并不后悔,也不曾认错,更不知罪。若不是头上有金箍套着,他早就一个筋斗打道回府,过他的逍遥生活去了。

    跟自己比起来,黑熊怪的罪愆要轻得多,自己的责问显得无足轻重。若是黑熊需要认罪,自己更需要认罪。

    “呀呀呀,气死老孙!”孙悟空发起蛮来,正要扯那黑熊怪的心肝。突然,他自己的肚腹也剧痛起来,一个声音同样从他的肚腹传来。

    “猴子,快快从黑熊怪的肚子出去,不然老子一把扯烂你的心肝肺!”

    话音刚落,孙猴子就疼得站立不稳,一跤跌倒,引得黑熊怪也撕心裂肺地大喊了两声。

    孙猴子心头大惊,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也着了道。

    真是养鹰的被鹰啄了眼。

    “你是哪一个?敢在老孙的肚腹内玩耍?等我吸一口气,把你压成肉酱!”

    一阵大笑。“孙猴子,不要太自负,都说你吃了老君金丹,练成混铁一块,但你的腹内其实柔软得很,不想死的,就乖乖听话。你吞的那一口气,可伤害不到我!”

    天下或许有长生不死的法门,但绝没有打杀不死的神通。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死与不死,全看你修为几何。

    “你敢威胁老孙?”孙猴子不亏是灵明石猴,反应极快,立刻看破了关窍。“爷爷我先弄死这黑熊怪!”

    “哼,就算你弄死了他,最后你也得死!我跟这黑熊可是非亲非故,他死不死的并不重要。但若你听话,我可以饶你一命。”

    显然是为了证明这一点,那在肚腹中的人加大了力度,孙猴子立刻忍受不得。

    “好,你别抓了,老孙这就出去了。”孙猴子大喊两声,然后就地一滚,从黑熊怪的鼻腔中钻了出去。

    黑熊怪立刻翻身站起,握着自己的火尖枪,挺枪就刺,却被观音用一根柳条拦住。

    观音何等修为,何等眼界,何等智慧,立即猜到因果。“悟空,你肚腹内的应该是那凌虚子无疑了,咱们小瞧了他。他假装逃跑,其实是自己变成了丹药,将计就计,引你入瓮。”

    “啊,原来是凌虚子道友救了我!”黑熊怪恍然大悟,对凌虚子感激的同时,更对孙悟空恨之入骨。“你我同为妖仙,相煎何太急?”

    孙猴子已经痛得说不出话来,顾不得搭理黑熊怪。

    但是被孟游练成分身的凌虚子却实在也奈何不得孙猴子,折腾了几番,弄他不死。孟游原本是想趁此机会除掉孙行者,最后只能放弃。

    观音用绝大的法力灌入孙行者的口鼻,企图将凌虚子逼将出来,没想到一连三次也无功而返。她心头一凛,猜到施展手段的不是一般的妖王,恐怕是天上的人物,于是语气一转,小意追问:“里面的是何方神圣?”

    孟游的神识在凌虚子的体内,因拿不准这观音的境界究竟有多深,怕被她看破哪怕丁点跟脚,所以死活不肯出来。“你休管我是谁,我无意伤这猴子,只是你们因一套袈裟就要陷害黑风怪,我看你们不惯,这才插手,打个抱不平而已。”

    这当然是孟游的借口。

    观音笑道:“我预备渡他去我南海紫竹林,做个看山的山神,已经是极大的抬举,如何是陷害?”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带你去我的洞府当看门神,你可愿意?”

    这话的言外之意是将观音与其等同,在外人看来,实属狂妄至极。但没想到观音的气度宽宏,闻言大笑两声。“道友所言不无道理,是贫僧自大了,更是贫僧自以为是了。道友以为,此事该如何了解?”

    观音说完,将已经捏在手中、准备降服黑风怪的金箍收了回去。

    “这个容易,放了黑风怪,然后你驾云离去。等你走远了,我就放了这孙猴子,从今往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孙猴子大骂,觉得此事万万不可行。观音却笑道:“这有何难,道友与贫僧一言为定。悟空,我在山南二十里处等你。”

    说完,也不纠缠,驾云就走。

    孟游心头一凛:难怪释家有如此气象,光这南海观音就已经大为不凡,捕杀唐僧之事果然不易。

    一道白气氤氲,从行者的鼻孔中冒了出来。

    那猴子从未吃过如此大亏,恼羞成怒,掏出金箍棒要打,哪里还有敌人身影?

    不光是他,就连观音也大感惊奇。她守在山外,用慧眼观瞧,但两个妖王居然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