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 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求助(求订阅!)

时间:2019-05-12作者:6号鼠标

    京城。

    南口镇。

    北方国际射击场。

    上午十点。

    唐青一行人来到了这里,京城,能打靶的地方不多,这里算是最大的一个对一般人开放的,隶属于华夏兵器工业第二零八研究所。

    以柴仁的关系。

    去驻地打靶也不难。

    不过。

    这里的项目更偏向于娱乐化。

    相对来说。

    体验更好一点,别的地方有的,这里都有。一下车,五六个人走了过来,为首的,身形相当的彪悍,其他几个也有一股精锐的气息。

    唐青眯了眯眼。

    顿时。

    几人的信息出现在眼睛里。

    别说。

    能和柴仁一起玩的,的确没有一个简单人物,这几个人,家里至少都有一个肩膀上挂着一颗金闪闪的长辈,为首的,家世更是显赫。

    论底蕴。

    比之柴家还深厚半分。

    “老裴。”

    柴大少上去就给了为首的人一拳,柴家主要在政,裴家,则是主要在,此人,名叫裴阳,裴家老二,国防大学博士,但是在职的。

    比他大一岁。

    中校。

    正营。

    难得回来一趟。

    约到了今天出来聚。

    这不。

    他就拉上唐青。

    认识认识。

    “这么多人,你这是要给我们上一课啊。”见到唐青他们,裴阳大笑道。接着,和郑林他们打过招呼后,目光锁定到了唐青身上。

    “唐总,幸会。”裴阳伸手。

    唐青也伸出手。

    “幸会。”

    忽然。

    唐青感觉手上的力道有点大。

    顿时。

    一阵无语。

    你们这些肌肉男,就不能换一个打招呼的方式吗?记得上次和柴人初次见面的时候,也玩过这招,不过,柴仁差点没站稳。

    见状。

    柴仁心里偷笑。

    唐青的武力。

    他可是见识过,自己拼了命都打不过,裴阳虽然比自己强一点,但还没强到可以让唐青吃瘪的程度,估计,这一次,裴阳要呵呵了。

    此时。

    裴阳也是一愣。

    这个首富。

    还真奇特。

    当即。

    加大了力道。

    然后。

    十秒过后。

    “唐总,我认输。”裴阳苦笑,用尽全力,他都无法奈何对方分毫,而唐青最后一捏,差点让他感觉自己的手被废了一样。

    “承让。”唐青微笑道。

    “哈哈,吃瘪了吧。”

    柴仁一脸的幸灾乐祸。

    裴阳输得起。

    揉了揉有点酸疼的手。

    “技不如人,又不是输给你,你乐个什么劲。”转头对唐青说:“不错,很不错,是个好兵,只可惜,以你的身份,想来也没可能。”

    裴阳叹了口气。

    “好啦,你还想拉唐青入伍啊,做梦,走,先进去吧,这里晒太阳做什么。”柴仁说完,便带头走了进去,一点不客气。

    裴阳一笑。

    “请。”

    “请。”

    唐青几人跟了上去。

    路上。

    裴阳个介绍了一下其他几人,只有名字,没有职务。见过刚才那一幕,他们对唐青的好奇,徒增不少,可没人上来感受一下。

    输了。

    自己面子上不好看。

    赢了。

    裴阳面子上不好看。

    他们又不傻。

    不一会儿。

    众人来到了一个露天射击场。

    这里。

    各种武器已经准备好,旁边,还站了几个工作人员,武器,可不比其他,这些大少玩的,可是实弹,怎么说,也不可能无人作陪。

    此时。

    女眷们正结伴去看这里的展览。

    玩枪。

    她们毫无兴趣。

    “唐青,要玩什么?”柴仁熟练地拆装起手里的枪。

    “你们玩,我看着就行。”

    唐青笑道。

    这些小玩意。

    太‘幼稚’。

    “那行,我们玩了。”

    说着,柴仁对着远处的移动靶,砰砰地不断射击起来,裴阳本身就在部队里,自然不缺枪玩,今天,只是来和柴仁聚一聚。

    顺便。

    找柴仁商量一件事。

    柴仁打了几梭之后。

    “说吧,你在电话里,吞吞吐吐的,什么事不能直接和我说。”柴仁小声对裴阳说道,能让裴阳找他帮忙,还特意过来的,真的不多。

    “听说,你在非洲那边有点关系。”

    裴阳此时脸色严肃起来。

    闻言。

    柴仁脸色一正。

    这话。

    可不寻常。

    “怎么了?”

    “我有个好朋友,在那边遇到麻烦了。”裴阳沉声道。

    “然后呢?”

    柴仁问。

    “目前,不知生死,但凶多吉少。”裴阳解释道,这人,是他的手下,去年犯了错,退伍了,他都没能保住,为了心中一道执念,去了非洲那边。

    每个月。

    都会通一次电话。

    然而。

    昨天。

    他打对方的电话。

    通了,但却是另一个人接的,是个华人女子,带着哭腔求裴阳救他,从电话中得知,那朋友受了伤,被一帮黑人带走,不知所踪。

    他当时就急了。

    可是。

    非洲。

    不是华夏。

    这又是私事,根本不可能用国家的半点力量,就算能用,其实在那边也没什么效果,那个混乱的地方,根本不会在意他是谁。

    无奈。

    想了半天。

    发现也就柴仁这个朋友。

    在非洲那边的关系网强一点,能在非洲挖矿,要是没点非洲的朋友,可是玩不转的,他还记得,柴仁有个同学的父亲是一国总统。

    再怎么。

    也比自己束手无策强。

    听了解释。

    柴仁皱着眉头,问:“哪个国家?”

    “巴西,里约热内卢,这是他最后出现的地方。”裴阳说道。

    “巴西?”

    柴仁喃喃道。

    这个国家。

    他倒是有些生意,也认识几个人,可是,这不是赚钱的事情,一旦牵扯到当地的一些复杂事件,就根本不管用,是,他和黑狱有联系。

    可要人家管闲事。

    口不好开啊。

    忽然。

    余光一扫。

    对啊。

    唐青。

    “这件事,还有多少人知道?”柴仁忙问。

    “就我一个。”

    裴阳没有告诉家里。

    “好,这件事,无论成功与否,都记得,不要对外人说。”柴仁说完,当即叫道:“唐青,过来一下,有个事情和你说。”

    裴阳急了。

    这是要干什么。

    不让我说。

    你还和别人说。

    柴仁压了压手。

    “别急。”

    听见叫他,唐青收起手机,走了过去,柴仁把他拉到了一边,裴阳赶紧跟了过去,这柴仁,到底要干什么,找唐青能有何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