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 第一千五百一十六章 拆就拆(求订阅!)

时间:2019-08-17作者:6号鼠标

    半小时后。

    平海会议结束。

    最终。

    以金昌民直接气晕过去为结果。昏迷前,金昌民实在是想不到,那些财阀怎么脑子一下子‘聪明’了许多,一桩桩、一件件,揉碎了给他掰扯。

    一件是巧合。

    两件是巧合。

    三件。

    四件。

    十件。

    。。。

    到最后。

    他都有点不相信这是巧合,改而觉得自己真的做过这些事一样,可他的智商告诉他,特么的,这些真的是巧合,和他无关。

    可没人信。

    逮着他口诛笔伐。

    就差把他老祖宗都翻出来,数落一番。

    就这样。

    他一时激动,大脑开始自我保护,让他翻了白眼。

    。。。

    首尔。

    一栋摩天大楼顶端。

    豪华办公室。

    看着金昌民昏过去,李正治还是有点不解恨。

    “混蛋,幸好及时发现,不然真要被他坑了。”昨天,他家一位智囊找上门,递上了一个厚厚的文件,对历史‘案件’分析得头头是道。

    让人不得不信,这是一场阴谋,而主导者,就是金家。

    借着这次会议。

    他公然跳出来怼金昌民,揭露金家的虚伪。

    哼。

    想坑劳资。

    咱手下也是有聪明人的,真以为你做的天衣无缝,接着,李正治把文件拿了出来,越看越真实,心里也是越来越气,不行,不能让金家好过。

    当即。

    他把文件发给了其他财阀家族一份。

    也召集了一次会议。

    没叫金家。

    “可恶。”

    “该死的金昌民。”

    “金家,你够狠。”

    “正治,你从哪里来的?”

    “这事儿,经不起推敲,我手下们分析出来的,你们难道没有一点察觉?”说到这,李正治有点得意,自己揭穿了金家的阴谋。

    手下厉害。

    也是他的面子。

    “人才啊。”

    “我们的人才队伍,还需要向李正治学习。”

    “没错。”

    “好样的。”

    “应该好好嘉奖。”

    “这是当然。”

    “现在,我们需要认真考虑和金家的关系了。”

    “金家势大,我们单个不是对手,不过,这次他算计我们,不能就这么轻易放过,一定要给他点颜色瞧瞧,让他下次再不敢这样。”

    “说得对。”

    “必须让他长长记性。”

    “那怎么做?”

    “我认为,既然他想拆了我们,我们可以顺着这条线。”

    “有道理。”

    “。。。”

    很快。

    他们达成共识。

    不管金昌民的目的是什么,必须限制金家,而限制金家,首先一个就是通过反垄断拆分,阴谋变成了阳谋,那就试试看谁棋高一着。

    敢阴我们。

    等着瞧。

    至于自己也在拆分之列,他们倒是不觉得有什么,这波风过去,先联合对付金昌民,到时候再抱美国大腿,财阀依旧是财阀。

    有钱。

    还怕恢复不了夕日的荣光?

    哼。

    “就这么办。”

    “行动起来。”

    “没问题。”

    “。。。”

    随后。

    一个个电话打出去,收拢防线,准备进攻。

    。。。

    釜山。

    别墅的急救室。

    由于身体不好。

    金昌民有私人医生二十四小时待命,陷入不知道多久的黑暗后,眼前开始亮了起来,他仿佛看到了金家被各个财阀围攻的局面。。

    “不要。”

    金昌民猛然惊醒。

    “父亲。”

    “我这是在哪?”

    “家里啊。”

    “会议结束多久了?”

    “两个小时。”

    “两小时,两小时,财阀们怎么反应?”金昌民急忙问。

    “他们。。他们。。”他儿子犹豫着要不要说,从他们在其他财阀的线报,说各大财阀已经把他们视为敌人,正在积极做着准备。

    准备什么?

    这还用问。

    当然是反击。

    他们金家麻烦大了,再强,也不可能单挑这些财阀。

    见儿子的表情,金昌民神情一暗,这下,可是要出大事了,“快,电话给我,我去解释一下。”这个莫名其妙的坑,他不想跳。

    “父亲,有用吗?”

    “我问心无愧。”

    “可。。”

    “拿来。”

    “是。”

    儿子递上电话。

    金昌民首先打给了怼自己最厉害的那个人,李正治。

    “还有什么要说的。”李正治冷声道。

    “我没有做过。”

    “这个世界,要是真的碰碰嘴皮就是事实,那就太简单了,你我都不是孩子,还是以为我们都智商比不过你,哼,再见了您。”

    先入为主。

    证据‘确凿’。

    让李正治根本听不进金昌民的解释。

    “嘟嘟。”

    对面挂了电话。

    金昌民继续。

    一个接一个,有的接,有的没接,此刻,他有种孤家寡人的感觉,同时,他也明白了一件事,这些财阀,可能真的和他断了线。

    不是联系。

    而是信任。

    “父亲。”见金昌民发呆,儿子叫了一声。

    “嗯?”

    “有没有可能,是他们借题发挥,想要敲诈我们。”这个原因,不是不可能,因为按照结果和受益来说,他们得出让利益来平息。

    不可能真的打生打死。

    干掉对方?

    不。

    经济社会。

    会用经济手段来解决。

    在它看来。

    各方这么决绝,一是打击他们金家的领导地位,其次,就是想要借此敲诈一笔,无论是不是金家做的,这已经变得不重要了。

    人家打主意要金家出血。

    “你是说,有问题?”金昌民刚醒来,脑子一时间还没往这边想,现在一分析,好像还真有可能,大家这一年都吃了不少亏。

    一般人吃亏。

    要么反击。

    要么忍着。

    要么找人转嫁、发泄。

    资本也是一样,其他人吃了亏,就想着在他们这颗最大的树上,多采一些果子回血。年及至此,金昌民是越想越有可能。

    尼玛。

    真不是劳资做的。

    凭什么要我的钱来回血。

    不答应。

    “混蛋。”

    金昌民把手机摔在了地上。

    大爷的。

    行。

    你们以为我会为了不被拆分,出钱找你们和解?想得美,金家不接受,至少,这第一波‘勒索’不能接受,拆就拆,最核心的资产,还在我们金家手里。

    刚好。

    趁此把一些不良资产扔掉,各大财团家大业大,好东西多,不好的企业也多,现在这个局面,反过来一想,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

    “拆。”

    金昌民低声吼道。

    “啊?”

    “金家不能随便接受威胁,他们想拆,拆就是,幸好我们的拆分方案完备,甩掉一些包袱,剩下的一些二级资产,他们想要,卖就是。”

    “父亲英明。”

    拆了再谈。

    好歹金家的颜面有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