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超神进化时代 第三百二十七章 另一块石碑

时间:2018-02-05作者:黑启

    据传在雪城之中,那真正的血域自古以来就一直存在,历代豪杰,许多名震天下的人物,都曾进入过这个神秘的所在,发生过不世的变化。

    据说,曾有天资平庸之人,意外得到了进入血域的机会,血域中的一番经历之后,那人脱胎换骨,在极短的时间内,超越了当时的许多所谓的天才,问鼎了无上巅峰,获得了无尽的荣耀。

    也有人说,那个血域乃是九幽地狱,连接着另一个世界,乃是死亡之地,进去之人,几乎没有机会活着出来。

    每一次血域的开启,四域的年轻一辈将会遭遇一个灾难性的毁灭,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中,许多的大家族,大势力甚至会出现年轻一辈一代甚至数代的断层。

    而其中一些矗立千年,甚至是上万年的庞大势力,在极短的时间内迅速的衰落,最红消失在历史中,与此同时伴随着的则是新兴势力的兴起,站在大陆的绝巅,俯视四方。

    总之,这所谓的血域被传的神乎其神,每一次的开启,都是大陆上的一件盛事。然而,也有人说,每一次血域的开启,都是动乱时代的开始,而在这动乱时代到来之前,那是些所谓的天才人物,将会被千挑万选,大浪淘金,经过血与杀的洗礼,诞生出平息动乱的人物,彪炳千古,名留汗青。

    这所有的传说,毕竟只是传言而已,夏炎也只是当做是笑谈,带着几分向往听听而已,至于真实与否,根本就没有特别的在意,当然,他也不能证明这些传说的真实性。

    那传说中的地域,此时的夏炎就出在她的怀中,夏炎相信,自己必定会解开她的神秘面纱,见到她的真正的面目,目睹那不为人知的一面。

    夏炎感慨一番,扫了那三人一眼,随即不再理会,拉着雨萱的手向城中走去。然而他却是没有注意到,当那三人来到城门前的时候,在场之人无不让路,让其先行,一时间夏炎两人倒是显得格外的刺眼,似乎所有的人不是为那三人让路,而是在为这有几分清秀的青年以及和他一起的美丽女子行礼一般。

    “喂,你这人好没眼力,没看到我们来了吗?还不赶紧让路!”

    见到这般情景,那个青年男子神色依旧没有什么变化,然而,他身边的女子却是发了飙,上前一步,手指夏炎,厉声呵斥道。

    然而,夏炎根本就没有理会这无礼的女人,恍若未闻,依旧不紧不慢地继续向前行去。

    “低贱之人,本小姐跟你说话呢!你耳朵聋了!”

    女子一边骂道,手中的剑瞬间就抽了出来,向夏炎背后击去,显然这女人想要直接命中夏炎的心窝,让他命丧当场!

    着女人动手之时,那个青年男子未动,他的眼睛却是微微眯了眯。就在他这一动作瞬间,他身边的那个重天境之人,瞬间出手。

    几乎是那女人出手攻向夏炎的刹那,重天境界的家伙立即攻向了被夏炎手拉着的雨萱!

    感受到身后的力量波动,夏炎起初并没有在意,在他看来,那女人简直就是战斗力为五的渣,根本不配他动手,甚至连躲闪的必要都没有。

    然而就在他心神一恍惚之间,却没有想到竟有人这般下作,两者无冤无仇,竟然用这种偷袭手段,简直无耻!

    雨萱被偷袭,这让他措手不及,扰乱了他的心智。

    几人相距不远,动手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眼看那重天境的攻击就要落在雨萱的身上,夏炎的一颗心,急速地跳动,他的脑海中瞬间就是一热,在那一刻,他忘记了其他,伸手将雨萱护在了身后。

    然而,面对那凌厉的攻击,夏炎却来不及反击,那重天境界的攻击就着样的毫无阻拦地落在了他的身上,夏炎生生承受了这一击。

    夏炎对这一击倒是没有特别的在意,这般的攻击最多只能让他吐口鲜血而已,没什么大碍。

    承受了这那一道攻击过后,夏炎立即低头看向怀中的雨萱,见到她没有什么大碍,夏炎的一颗心才算安定,然而,随即他的脸色就是一变,怒气不已,对方竟然如此这般无耻,实在是让人不能容忍!

    那男子一击过后,身形急退,想要在夏炎没有反应过来之前退回到原地。然而,对方做出这般不耻之事,夏炎怎会饶过他!

    夏炎瞬间出刀,只见一道黑光闪过,刚刚退出一步的男子,就被黑光闪过其身,下一刻,这位修为达到重天境的高手,刚刚进入杀城之中,就早早地去向九幽冥府报道了,一切浮世繁华,皆与他无关了。

    反观另一边,那个女人此时却是面含惊恐地呆在了原地,而那青年男子,脚步移动了数步,似乎想要救下那重天境之人,却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生命之花无力的在夏炎的刀下凋零,他起不到任何作用。

    一直面色平静的他,此时的神色也有了几分变化,丝丝怒色浮现在他的脸庞。他心中微怒,脸色变化不定,似乎在考虑着什么,最终神色变得平静了下来。此时不宜暴漏实力,免得被有心人窥觎。此间恩怨,不必急于一时,有朝一日,一定要眼前之人付出代价。

    这样想到,青年男子看向夏炎,毫无表情地淡淡说道,

    “阁下好身手!在下佩服,改日定当好好领教!”

    然而,迎接他的,却是夏炎的刀!

    夏炎如何不知,三人中,就是以这家伙为首,刚刚那男子的举动,肯定就是此人授意,可见眼前之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夏炎直接将他斩了再说。

    杀城之外,众多的武者依然在不断进入城中,然而,此时,在城门口却是发生了激战,其中一人正是夏炎,而另一人则是一位面色冷峻的青年男子。

    虽然夏炎并不识得此人,然而在场之人,尤其是在血域中行走的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个面色冷峻的青年男子,正是血域之中雄霸一方的势力,血煞门的少门主,雪云。

    然而,夏炎动手,从来不在乎是谁,况且,今日,他竟然对雨萱动手!他就是天王老子,夏炎也毫不犹豫,要将他斩了。

    夏炎一刀斩出,迅疾,轻盈,恍若梦魇一般,令人捉摸不定。面对夏炎的一击,雪云却是毫不慌乱,只见他手中出现数把灵气长剑一一斩向一处空荡,就在他斩出的那一瞬,只听到能量撞击的声音传荡开来。

    接连六道灵气剑斩出,青年显得云淡风轻,似乎着等程度的攻击,只是抬手之事,根本就无阻挂齿,毫无威胁可言。

    然而,看到雪云的样子,夏炎的脸上浮起了嘲笑之意,自己的攻击怎么可能如此简单就被挡下?

    夏炎的笑容,一丝不差的落在了雪云的眼中,他瞬间感到了不妙,就在他精神紧绷,再次出手之时,一道刀芒毫无征兆的出现,斩在了他的手上。

    在刀芒出现的刹那,雪云就捕捉到了,只见他的手上闪过红色光芒,下一刻刀芒就击在了他的手臂之上,光华闪过之后,一道细小的血迹顺着他的手臂留下,显然夏炎的一刀,破开了他的身体,雪云吃了不小的亏。

    见到一击奏效,就待夏炎打算再次出手之时,雨萱突然抓住了他的手,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

    “殇,我们走吧,我没事。”

    雨萱的神色有些苍白,似乎有些害怕,她的声音柔弱,有些哀求之意。

    看着楚楚可怜的雨萱,夏炎心中一软,收起了黑刀。看着雨萱身上的衣服,夏炎心中爱怜,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欢乐的说道,

    “走,我带你逛逛,请你吃好吃的。”

    仿佛,刚才的一切,根本就没有发生一般,阴云尽去,没有丝毫在意。随即,夏炎直接转身,离去,留下雪云在原地,看着他们的离去。

    反观雪云,他的脸色却是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即使是夏炎无视他,他的情绪依旧没有太大的波动,似乎任何的事情都不能够影响到他。

    雪云手臂一动,那道血迹顿时消失不见,看着不断远去的夏炎,雪云却没有什么动作,任其离去,只见他转过头,看向那个女子,

    “走了,菲儿。”

    “嗯”

    女子回过神来,此时的他仍然有些心悸。即使她出生在血域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地方,也还是第一次见到,夏炎如此凶悍的人物,二话不说,直接就将人斩了!

    况且,血煞门的人什么时候,受到过如此的待遇,想到这里,女子的惊恐渐渐地变成了恼怒,进而更加的气不过,对着雪云抱怨道,

    “哥哥,那人实在是太嚣张了!根本就没有将哥哥放在眼里,你一定要杀了他!”

    面对女子的不满,雪云只是静静的听着,没有说什么,任凭雪菲在那里不断嚷嚷,雪云依旧云淡风轻的赶路。

    许久之后,雪菲似乎累了,停止了抱怨,看着小脸微红的雪菲,雪云冷峻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抹笑容,有些深意的说道,

    “累了吗?我带你出来,是想让你见识天下英杰的,不是来找麻烦的,天地之大,能人甚多,你哥哥我,是否能在其中占得一席之地,尚未可知。今日之事,就是一个很好的借鉴,只是,可惜了阿福。”

    雪菲听着雪云的话,有些似懂非懂,却也停止了吵闹。雪菲乃是雪云的小妹,乃是他最疼爱的妹妹,对她关怀备至,这次带她来闯这九道玄关,既是他对小妹的深爱,又是对自己的强大自信。

    两人说话之间,就来到了一处酒楼,径直走了进去。

    而另一边,见到夏炎雪云出手的众人,自忖实力不及的,无不心中暗自记下,避免以后自己和他们对上,丢掉性命。

    而见到两人出手的黑袍人,依然是如雕塑一般的站在那里,从始至终,丝毫不为所动,即使是一人丧命,他们也没有丝毫动作。而众人却也是理所当然般的接受。

    然而,没有人知道,两个黑袍人,却在暗自交流,

    “这两个年轻人,很不错。”

    “勉强够看,算不上顶尖。”

    “也是,不知道,这次有多少人能够活着出来。”

    “那也是没办法,不然的话,我们将永远被人嘲笑,成为笑柄。”

    另一人叹了口气,闭口不言了。既然踏上了这条路,那么,无论怎样的结局,忧喜祸福,天才庸人,他们都要接受,那就是命。

    都说武道乃是逆天改命,可是又有几人能够做到?

    不说雪云的一番意味深长,也不说黑袍人的莫名其妙。此时的夏炎正在心中感慨,在他的印象中,这里乃是彪悍之气弥漫,武道之人攻伐,战意四射之地,然而正真的走入这座城中,却带给了他巨大的反差。

    出现在夏炎眼前的,竟是排排鳞次栉比的房屋,一间间的店铺,位列街道的两旁,歇脚的,住宿的,吃饭的,各种各样的商铺,令人眼花缭乱,而且经营着这些店铺的人,竟都是毫无修为的普通人。气氛和谐,人们和善,丝毫没有那种杀伐之气,血腥之味。

    然而,夏炎仔细的观察这些人时,又发现了一些不同,他们的身体中似乎含有一种他所不理解的力量,它们虽然看似与常人无异,实则不同。

    这里与传言有出入啊!夏炎心中暗道。不过这又与自己有什么关系,无关自己的事,何必去操心费事。

    这里的东西也其他地方不同,竟是用灵石来交易。真不知道,这些人与常人有些不同的人,那灵石做什么用。

    夏炎首先带着雨萱来到了衣店,这里的衣服,虽然并不是什么灵兵,但质地甚好,顺滑,舒适,坚韧,比较耐穿。嗯,夏炎就是这般认为的。

    “殇,这件怎么样?”

    就在夏炎摸着这些衣物,给出评价之时,一道声音入耳。他抬头望去,只见,此时的雨萱一身白衣,如瀑青丝随意的收拢,一条发带束起,身着纱衣,丝带束腰,裙摆散开,配上她那婉约的面庞,如水的眸子,夏炎一时间,口中呓语,

    “好,好美!”

    注意到自己有些失态,夏炎立即变得神色如常,由衷的赞许道,

    “很不错,很合身,很美,老板,这件衣服要了。”

    “雨萱,你再试试其他的,多准备几件。”

    不多长时间,衣服就准备好了。让夏炎有些,奇怪的是,雨萱似乎对黑色情有独钟,几件备用衣服,多半是黑色,而此时她身上的正是一件黑色的长裙。

    长裙犹如长衫一般,腰间束起,衣袖简洁,乃为了武者的战斗设计,灵活轻便。雨萱的身上,有着一种高贵的华美。

    然而,令夏炎有些无奈的是,此时的他,一身的白色长袍,映着月色图案,月下乃是几株无忧草,茁壮而立。

    对于一向黑色加身的夏炎而言,突然间一身白色,心理上总有些不自在。然而他却是发自内心的感到喜悦。

    这身白袍,乃是雨萱为他挑选,为他穿上的,而且,在这上面,还有她的名字。

    事实上,白衣的夏炎,配合的上他的灿烂笑容,使得他更加单纯,自然,阳光,丝毫没有以前那种黑色背景下笑容的违和感。

    夏炎的师傅,霸刀曾经说过,白色或许会对夏炎有着独特的作用,对他的心境有莫大的影响,然而,夏炎却是没有听进去,依旧我行我素。然而,无形中,冷酷的黑色,影响着夏炎的性情,他在潜移默化中变得冰冷,嗜杀。

    即使他有着自己的本心,有着自己的原则,却依旧不能改变他逐渐改变的性情,也许是年轻气盛,或许是少年轻狂,总之,如果长久下去,这将是很严重的一个问题。

    也许雨萱明白其中的意蕴,也许只是出于她自己的感觉,她执意要夏炎着白衣,也许无形中会有所改变吧。

    一黑一白,一白一黑,两人行走在市井之间,夏炎长发披散,散发着英气,雨萱青丝随意束起,一支头簪,干净利落,大方自然。

    雨萱跟在夏炎的身后,流连在各种店铺之间,各种美味,种种手工艺品,还有女子独用的物品。

    夏炎带着雨萱,转遍了这座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的古城,他们见到了英雄的雕像,看过古时的遗迹,领略过征战之地。

    雨萱如同没有见过世面的孩子,一路行来,对什么都好奇,对什么都感兴趣,一双秋水般的眸子,看都看不过来。

    她话也变得十分的多,不断的向夏炎询问着,似乎要弄明白一切,夏炎总是含着笑,耐心地为她解答。

    此时的雨萱右手拿着清淡糕点,左手却拿着不知何时多出来的小吃,在她的一张小嘴上,还残留着点点的油渍。

    只见夏炎认真地为她擦去油渍,而雨萱竟然做了个鬼脸,丝毫没有先前的怕生,

    “我们现在去哪里?”

    雨萱一边期待的说道,一边小口微张,糕点少去了一小块。

    看着雨萱的样子,夏炎心中流动着浓浓的怜爱。

    夏炎转过头,继续迈步向着前方行去,带着雨萱漫无目的地闲逛着。然而他还没有走出多远,一处特殊所在映入的他的眼帘。

    就在夏炎出现在此地之际,白夜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