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超神进化时代 第三百二十一章 雨幕

时间:2018-02-01作者:黑启

    山林之中,一个一猫被数人围在中间,眼露凶光,但是此人却是没有丝毫神色变化,仿佛不曾看见这些人眼中的恶意一般。

    看着眼前的几人,夏炎没有丝毫言语,只是微微笑着,根本没有将眼前几人放在眼里。只见他依旧在小黄猫的身上轻轻的抚摸着,梳理着那油亮顺滑的毛发。

    看着眼前有着几分妖异的白发年轻人,几人都没有动,即使是眼前这个年轻人似乎将他们无视了。在他们的知觉中,深深的觉得,在他们眼前的就是一只蛰伏的凶兽,危险至极。如果招惹他,下场绝对会很凄惨。

    夏炎静静的站在那里,眼前的几人,犹豫不决,不知如何是好。感知到几人的神态,还有即将来到之人,夏炎不愿多生是非,随即迈步,向着一个方向离去。

    然而,夏炎刚刚迈出十几步,就被一道攻击阻断了,顿时停下了脚步,缓缓地转过身体,看向从背后攻击之人,只见一个的身形短小的青衫男子满含狞笑的看着夏炎,眼神之中有着几分几分戏谑,

    “小家伙,得了什么宝贝,拿出来给大家长长见识!”

    一听到此人的话,先前有几分忌惮的几人,以及后来之人皆是眼睛冒着幽幽了绿光,满含着期待的神色,身体变幻间,不约而同地将夏炎围了起来。

    看着众人的神色变化,以及他们的动作,夏炎的神色如常,好整以暇,做无辜状,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人畜无害的笑道,

    “各位大哥,实在不好意思!你们在说什么?什么宝贝?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

    夏炎站在众人的中间,显得有些羞涩。如今的夏炎已经二十岁,说他老谋深算,就太深了,然而说他单纯如白纸?可是如今的夏炎经历不少些事,尤其是在外闯荡不少时日,更是明白诸多东西,尔虞我诈自然也见识过不少。

    “小子,别不识抬举,赶紧把宝贝交出来,今天你就能平安无事,否则,你今天是否有个三长两短,那就不好说了!”

    在短矮青衫的身旁,一位手执巨刀的丈许大汉,声音如雷,气势凶悍,怒目圆睁,威风凛凛,善解人意般地好心劝解道。

    “三长两短?是什么东西?好吃吗?不知几位大哥是否可以教教我?”

    夏炎一副没有见过世面的样子,作无辜天真相,可惜总感觉有些怪怪的。

    “哈哈哈哈······”

    夏炎的表情和话语引得周围之人顿时大笑,原来在他们面前的是呆子!

    就在这大声地嘲笑中,突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这片地方顿时变得鸦雀无声,静寂无比。

    “一群弱智,那小子深藏不漏,这荒山野岭的独自一人,岂是一个是好相与的?”

    循声而去,在远离夏炎百米开外的树上,一道不足三尺的矮小身影,若隐若现,夏炎清楚地看见,那是一个小孩子,也就是五六岁模样。

    “是谁?藏头露尾之辈,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围着夏炎的其中一人冷哼一声,显然对刚才那句话很不满。

    然而,他的话刚刚落下,他的身体就径直倒了下去,一动不动,一人连忙上前查看,确是毫无气息,已经丢掉了性命!

    “不听好人言,吃亏在眼前。”

    那小孩稚声稚气的自言自语,一字不差地传到众人的耳朵里。不用说,刚才的那人就是折在这小孩的手中。

    “是他!”

    直到此时,众人才找到到百米之外的那个小孩。他们的神色变换不定,阴郁至极,似乎很是忌惮,半晌之后才恢复正常。

    这小家伙是谁?

    夏炎心中暗想,不过看这样子,应该有着不弱威名,否则这些人不可能会有如此表现。

    这个小孩的到来,使得场面变得很是诡异,先前之人皆呆在原地不动,仿佛在等待着什么。夏炎则好整以暇,略带着几分新奇的看着这些人,想必今天又可以增长一些见识吧。

    “你们继续,我只是看看热闹。”

    小孩稚声道。

    然而在场之人没有一人敢动弹丝毫。看着这种场景,小孩声音微冷,再次出声道,

    “怎么?还要我请你们不成?”

    看着这场表演,嗯,姑且称之为表演吧,虽然并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夏炎对这个小家伙更加的好奇,如此小的年纪,竟然如此狠辣,也不知道是谁家的熊孩子。

    然而,不容他细细想来,那些人就已经向着他冲了过来。这些人实力很不错,毕竟行走在大山之间的不可能会简单,他们修为都已经达到了通天高阶境界,或是更高,还有一人甚至已经达到了重天境,只不过,此时的他站在一边没有动手,手抱宝剑,注视着战场。

    而且夏炎还注意到,即使是刚才所有人对那小孩有所畏惧的时候,此人也几乎没有什么表情的变化,显然这个人有其过人之处。

    然而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在他们的身上都有着一股凶悍气息,非常的惊人。

    当然,这些人还没有对夏炎造成伤害的资格。夏炎身上的浓重杀气,此时才刚刚完全的收敛,那屠杀成千上万人的杀气,岂是这些微弱的凶悍之气可比的。

    只见其释放出一部分的杀气,就抵消了这股凶悍之气,与此同时,夏炎步法运转,如若飘渺云朵,又如拂面微风,轻易躲过几道袭击,转身之间,瞬间出手,双手如风,双腿如影,下一刻,众人就都躺在了地上,身上骨头断了不知多少,口中只剩下了哼哼声,不知道说的是那里的方言。

    夏炎看向那一个没有动手之人,此人乃是一少年,十八九岁,生得眉清目秀,一身的月色长袍,很有几分的气度。

    “你不动手?”

    夏炎语气如常,有些惊诧,向着那少年问道。

    少年没有动手,也没有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似乎是在犹豫,又像是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挣扎。

    就在此时,那个小毛孩竟又开口说话了,

    “小李子,就你这副懦弱模样!还想超越你兄长,真是不自量力!”

    少年冷冷的扫了小毛孩一眼,随即看向了夏炎,眼神变得坚定,身上的气势亦是逐渐升起,周围的一切都受到了影响,飞沙走石,树摇草动,这股气势直欲冲天而上,踏破九霄。

    任凭这股气势如何的撼动,夏炎依旧淡然自若地站在那里,双眼平静地看着眼前的少年,在他的眼中没有那种贪念,却是一种倔强,更是一种欲破魔障的野望。

    忽然间,夏炎觉得,眼前的少年有很多故事。也许就是那些故事才会成就他今天这般吧,夏炎心中想到,而在一边的小毛孩,此时夏炎却觉得有几分厌恶。

    看着,看着,夏炎突然决定打击一下他,如果经受的住的话,想必他会有不小的进步!忽然间,夏炎又觉得有几分好笑,自己还没有对方的修为高,况且又是敌手,竟然心慈手软,想着如何让对方更进一步!

    想到这里,夏炎不由得静了静心,随手凝聚出一把元气长刀,脚步一跨,欺身向前,手中长刀挥出,斩向少年。

    夏炎的刀很快,几乎没有躲闪的余地,而在少年的眼中,这一刀不仅迅急,而且飘忽不定,难以把握住它的轨迹,似乎这一刀有着灵性一般。

    精神紧绷的少年,突然手中剑划过奇怪的轨迹,紧接着又是几剑,在他的身前竟然出现了一方剑盾,剑尖朝外,数柄剑以一种奇妙的位置排布。

    在剑盾形成的刹那,夏炎的刀正好劈在了上面,顿时火化四溅,随后一声轻响,夏炎的元气刀化作了点点能量,渐渐消散,反观那道剑盾,竟只是出现了几道裂纹,相比夏炎手中之剑来说要好许多。

    虽然是元气化成的刀,但也施展了四五分的力道,竟被一个奇怪的剑盾挡了下来。夏炎惊奇的看着眼前的少年,不由得好奇出声问道,

    “这是什么招式?”

    “此招乃是吾自创,吾命之为剑乡,初创不久,威力甚微。”

    听到夏炎的问话,少年顿时开口道。

    真是个乖孩子,有问必答!

    夏炎不由得无语,不过看样子的确是很厉害,自己也要拿出点看家本事来。

    只见夏炎拿出了那柄八阶灵兵,银色的长刀,始一出现,八阶灵兵所具有的威力就展现而出,只不过一闪而逝,变得平淡无奇,握在了夏炎的手中。

    夏炎,右手持刀,将刀放在身体的左侧,左手稍作护持,身体微躬。只见他抬头看向少年,朗声说道,

    “此招名为穿云一刀!”

    刀字发出,右手瞬间抽出,斩向右上方,只见一道光芒闪过,消失不见。

    紧接着,嗤的一声响起,定眼望去,只见,那个小毛孩身前一面盾牌化为了两半,他身上的衣服亦破开了一条口子,此时的他正含怒的盯着夏炎。

    “小屁孩儿,本少看你实在是不爽,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但是夏炎却是不为所动,因为他觉得这家伙极有可能是个老怪物,虽然不知道为何是一个孩童模样。

    “你······”

    小屁孩儿一时竟说不出话来,片刻之后,只见他脸上出现笑容,毫不在意地说道,

    “算了,今天就饶恕你的无礼!我们还会见面的。”

    稚声稚气的说完,小毛孩竟然真的消失在了夏炎的视野中!看着小毛孩所在的位置,夏炎为那个小家伙感到惊异,竟然完好无损的躲过了自己的夺命一击!不简单哪!算了,到时候遇见再说。

    “来,我们继续。”

    夏炎转身看向少年,随意说道。

    “看好了,这才是穿云一刀。”

    只见夏炎双手握刀,微微斜上举,静止了一瞬间,然后轻轻的向下挥出。然而,就在他向下挥出的那一刻,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

    在那一瞬间,他的心没来由的一痛,一股失落情绪不由自主地涌上心头,仿佛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内心一阵空虚。

    与此同时,夏炎刀中的力道失控,将自己的全部的力量施展而出,刀光闪过,在少年完全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就降临在了他的头顶,漫天刀威,直噬其身,少年危矣!

    “躲开!”

    心之一乱,世事皆非,犹如无视空间的一刀,发出的那一刻,夏炎就意识到了不好,急忙叫道。

    然而,这一刀根本就没有给夏炎呼喊的时间。在他喊出之时,刀光闪过,就只见鲜血飞起,血液喷洒,一条胳膊应声而落。

    只见,少年右手捂着左臂断处,神色竟是没有丝毫变化,除却脸色有几分泛白,再没有其他。

    真是坚韧的家伙!也够狠!

    看到少年的表现,夏炎不由得受到了一种触动,为这个少年感到惊讶,同时又庆幸自己刚才的失误,幸好使出了全力,否则的话,夏炎会心中不安,无颜面对这位少年。

    夏炎急忙收起刀,来到少年身旁,看着那斩落的左臂以及还在流血的伤口,夏炎没有多说什么,拿出自己准备的疗伤药,替少年包扎处理起来。

    少年却是被夏炎的这一系列的动作弄得一愣一愣的,奇怪的同时,心底又有着一股莫名的暖意,只好任由夏炎施为。

    两人交手,损伤在所难免,他也不怨夏炎,只能怪自己实力不济。

    不久之后伤口就处理妥当,夏炎拍了拍那伤口,只拍的少年咬牙切齿,嘴中直哼哼。

    “好了!刚才我可是使出了全力,你很厉害啊!”

    夏炎拍着少年的肩膀,笑呵呵地说道。

    “多谢!”

    少年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只好口中称谢。一是因为夏炎毫不留情地出手,这是对他的尊重,二则是夏炎为自己疗伤。

    “没什么,在你身上,有和我相同的地方,不必在意。只是你的左臂?”

    “无妨,我相信自己的武道。”

    嗯?

    什么意思?

    夏炎感到莫名,不过他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毕竟这是自己造成的。

    算了,想不明白,夏炎就不再多想。

    “我要走了,要不要一起?”

    看看天色,夏炎起身,向着少年询问道。

    “多谢兄台,在下还有要事,多谢兄台美意了。”

    少年起身,向着夏炎微微施礼,神色平静说道。

    注意着少年的神色,确定他不会遇到什么事,夏炎就没有再多逗留,转身,向远处行去,不久之后消失在少年视野中。

    “怪人。”

    少年自语道,如此怪异的人少年还是第一次遇到,对对手出手丝毫不留情,伤到对手之后,却又给对手治伤。

    看着不远处仍在呻吟的众人,少年感受到了那人心中的悲悯,只不过不知道是好是坏。呼出一口气,少年就不再想夏炎如何,看着地上的左臂,少年眼中闪过坚定,灼灼奕奕,战意沸腾,心气冲天,欲打破束缚。

    只见他手臂舞动之间,地上的手臂瞬间化作碎屑消散,其眼中却是坚定至极。

    忽然间,少年想到自己还不知道那人的名讳。

    少年站在原地良久,忽然洒然一笑,想到夏炎的一举一动,无论是出刀,治伤,问话,离去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皆是凭心而论,率性而为,顿时心中释然,也许潇洒如他,根本就没有在乎这些吧!

    不管少年如何想,又有着怎样的举动,将来又会如何。此时的夏炎却是丝毫的不知,如果夏炎知道少年的想法,也许会稍稍的脸红一下,随即就理所当然地坦然接受。

    夏炎行走在山林之间,小黄猫就趴在他的肩膀上,半尺大小的小黄猫,睁着一双有神的眼睛,不住的扫视着四周,一旦发现凶兽,就伸出爪子,拍拍夏炎。

    不知怎的,小黄猫的感知变得十分的敏锐,对于凶兽和危险十分的敏锐,往往能够感受到危险存在,远远地就能感知到是否有力量对某只凶兽进行猎杀。拍这肩膀就表明可以猎杀,发出声音则是要立即远离。

    是以每当小黄猫拍他肩膀之际,夏炎立即会意,身形折换之间,悄无声息地来到凶兽跟前,出刀,毙命,取出内丹,然后小黄猫就展开大口将内丹吞下,懒懒的睡上半天。

    夏炎则是架起火架,将美质的肉细细的烧烤,美美的享受一顿。一连几日,皆是如此,日子很单调,却也很是美好,不过数日都没有走出山林,夏炎却是有些怀疑自己走错了路。

    自己明明是沿着以前遇到的那些人的方向行进,为什么走了这么久,却是连人迹都没有了。夏炎下定决心,在行进一日,如果依然如此,就换个方向,或是回到原地找出路。

    就在夏炎心中思索的时候,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空中云朵变得欢快起来,不断地聚集在天空中,渐渐地变成灰色,随着时间的推移,天地变成了蒙蒙的一片,山野间泛起了淡淡薄雾。

    一滴雨水落了下来,落在了夏炎的脸上,有点甜,有点涩,这是雨水的味道。怎么会涩呢?忽然他的心中闪过这样的疑问。近来,几次心中莫名的痛,也找不到头绪。开始他以为是小黄猫,然而事实证明另有其他,但是他却找不到答案,弄不明白。

    雨,一滴,两滴的下着,不是的落在夏炎的身上,额头,脸上,手上,颈间,衣服上。夏炎就这样任由雨滴落在身上,细细的品味,这是天在哭泣吗?还是自己心中有解不开的悲伤?不明的伤感?

    行来的小黄猫,看到夏炎行走在雨中,带着好奇,没有撑开防护罩,任由雨水滴落在身上,却什么也没有得到,只弄得一身乌黑发亮的毛发粘黏在一起,很不舒服。随后就撑起了防护罩,蒸干了毛发,趴在夏炎肩膀上稳稳地睡去。

    黄昏的阴雨,山间变得很安静,就连兽吼都消失了踪迹,不知躲到哪里去避雨,安稳的歇息了。

    山林间只有夏炎的脚步声喳喳作响,一步一步,深深浅浅,踩在枯叶上,踩在树枝上,渐渐地走远。

    渐渐地余地变得密集,争先恐后的跳将下来,钻入林中,钻入土中,黏在夏炎的身上,活泼,快乐天空变得更加的阴沉,将要掉将下来一般。

    忽然间,雨滴变成了瓢泼,变成了洪流,势若猛虎下山般的冲击而来,狠狠的打在夏炎的身上。

    那一刻,夏炎心中的那种感觉消失无尽,却又有一种难以割舍的之情萦绕心头,千斩不断,似乎是愁绪,又似乎是情丝。

    在那一瞬间,他的心神几乎紊乱。一向淡然如他,怎么会产生这样的感觉?是不是在预示着什么?将会发生什么事?一切,不尽可知。

    夏炎恢复心神,运转元气,将衣服头发蒸干,隔绝了外界的雨,不久之后,找到了一座比较干净无兽的山洞,稍微的整理了一番,升起火堆,和小黄猫一同享受起了美食。

    听着雨滴打在树叶上的声音,听着哗哗击打山石的雨点,看着几乎连成线的雨幕,看着在风中摇曳的枝叶,在那一瞬间,天空似乎变得很近,变得触手可及。

    饱食之后,夏炎就盘坐在地,静静的休息起来,伴着风雨。没有夜阑听风雨的孤寂,没有卧榻未眠的愁苦,他的心中很平静。

    小黄猫在山洞中四处转了转,似乎在寻找什么,又似乎发现了什么。许久之后,什么也没有,也就悠哉的晃到夏炎身边,爬上夏炎的肩膀,安稳的眯了起来。

    外面已经完全的变成了黑色,除了哗哗的雨声,呼呼风声,没有其他。山洞中低沉安稳的响着呼吸声。

    时间就在这样的情景中流逝,一过夜半。忽然,一声炸响,天地刹那间变得如同白日,天地间的事物清晰可见。乃是忽来的一道霹雳,炸响在空中,敲醒了人们的美梦。

    夏炎却是连眼睛都没有睁一下,依旧保持着盘坐的姿态,仿佛深深的睡去了。只是小黄猫不经意的睁了一下眼睛,立马又闭上了。

    一夜无话,第二日夏炎睁开双眼之时,天色已明。然而,夏炎走出山洞,一眼望去,天地依旧茫茫,根本分辨不出是什么时辰。此时天空中下着蒙蒙细雨,落在身上,如同羽毛一般的轻拂,痒痒的。有一种别样的感觉。

    山林中走兽稀少,寥寥几只出来觅食的兽类,感到夏炎身上的气息,远远的就躲开了。夏炎站在山洞口,略带兴致的眺望着四方,山林淹没在细雨中,披上了神秘的色彩,令人神往。

    那些前些时日不断出没之人此时亦是没了动静,让其十分疑惑。

    然而就在夏炎望向东方之时,一道白色映入眼帘,隐隐约约,不甚清楚。距离夏炎约有几十丈的远近。

    难道是师傅?

    只是在看到白色的那一刻,夏炎的心中竟泛起了涟漪,心跳隐隐的加快,灵魂的深处有着隐隐的兴奋,似乎冥冥注定的什么东西一般。

    自己这是怎么了?

    不过他没有多想,快速向着那道白色奔去。呼吸间,夏炎就来到了跟前,出现在他眼中的竟是一位衣衫褴褛,血迹斑斑倒在泥水中的女子!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