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狂医废材妃 第194章 心机莲,吃黄莲!

时间:2018-03-10作者:连玦

    ,精彩小说免费!

    “!”叶千璃这会也竖着耳朵想知道,夜裳这朵心机莲到底如何?有没有被冻残,可别辜负她的倾情演出啊。

    而她这小耳朵一抖擞,仿佛小豹子听到猎物动静时,既兴奋又激动的小征兆,看在把她揽入怀里的容墨眼中,自是惹起了一层清浅的涟漪。

    然后,叶千璃还没听到夜东麟的回答呢,她就感觉到她的耳朵被人捏了一捏,刺激得她没由来的一瑟缩。

    “……”容墨眸底的涟漪,因而倏然荡开,漾出无边春情,既暖且柔又多情,简直美不胜收。

    若非他垂着眸,而他怀里的人又被他摁着头,谁瞧见他眸底这片风情,多半都要惊呆了……

    可哪怕没瞧见,站在两人跟前的红小刀,还是能清晰的感觉到,站在他眼前的容师兄,仿佛不太对劲啊。

    只可惜等红小刀探究的打量向容墨时,他已经恢复了正常,但他修长的手指,可是又偷捏了怀中人的小耳朵。

    混蛋!

    “!”叶千璃这下子虽也下意识的瑟缩了缩,但却脑子很清醒的明白到,容墨这家伙又在使坏了。

    可这时候呢,唉声叹息了一会的夜东麟,却已说道:“承蒙诸位关心,小女怕是不太好,具体如何,等她醒来再看看吧。”

    “夜会长多虑了,有九珍玉露丸如此极品保驾护航,夜裳姑娘肯定没事。”

    “不错,你看!这不是要醒了么?”也过来瞧了一瞧的白应熊,正好看到夜裳的眼皮在动,便知道这人要醒了。

    夜裳也果然在呻口今了一声后,幽幽转醒过来……

    听到动静的叶千璃不装鹌鹑了,她很自然的挣钻出脑袋,并朝夜裳那边看了过去,不过容墨虽没再摁下她的头,可也没松开她的腰肢,依然揽得挺紧。

    再加上两人虽站得不是特别靠近夜裳,但位置就在夜裳的“眼前”,所以夜裳一睁眼就看到了,原本要被她推下冰池的叶千璃,这会正小鸟依人的被容墨抱在怀里。

    当然了,这主要也是夜裳自己的眼神问题,明明她爹那么大号的脸就在她眼前,她硬是看不到,眼里就只有容墨抱着叶千璃的画面,刺得她的瞳孔紧缩了缩。

    “裳裳,感觉如何?”夜东麟叫了好几句,也没得到回应,还以为女儿是没彻底清醒,所以才没回应。

    “裳裳!”夜东麟担心之下,一手又扣起夜裳的手腕细诊了诊,倒没发现其他问题,可那已侵入四肢百骸的寒气,实在棘手得很。

    “夜师姐,你没事吧?”叶千璃这时候呢,也仿佛一脸担心的上前来问道,容墨这回倒没拦着她,已放手让她自由行动了。

    “别……别过来……”夜裳却当即尖叫了一声,别人也许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她当然知道!她是被踹下冰湖的,而踹她的人必然是叶千璃。

    毕竟当时最靠近她的人,除了叶千璃就只有容墨,容墨不可能踹她,所以那个踢她小腿肚的人一定是叶千璃。

    想到这里,夜裳顿时一脸惊恐的缩在夜东麟怀里,并惨然哭诉道:“爹!是叶千璃踢我下的冰池,叶师妹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奈何不等叶千璃回应,红小刀就一脸震惊道:“大师姐你怎么胡说八道呢,千璃师妹哪里有踹你下冰池?她还拼了命要救你的好吧,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啊!”

    夜裳:“……”

    “裳裳,你是冻糊涂了,先好好休息吧。”夜东麟也有些无语,只觉得他这女儿该不是冻出毛病了吧。

    刚才那一幕多双眼睛盯着,叶千璃踢没踢夜裳,谁能看不到?再说了,人家叶千璃为什么要踢你夜裳啊?

    “不,爹!我没糊涂,是真的,叶千璃她真的踹了我,我感觉到了,否则我哪里会……”夜裳差点脱口而出的说漏了嘴。

    夜东麟却打断喝道:“行了,你自己不中用,走个路自己摔了还想赖谁?叶姑娘若是想踹你,她躲开就是了,你自己就能掉下冰池,她何须补一脚,还要去拉你一把,不是多此一举么?”

    “……”夜裳顿时不说话了,因为夜东麟说的没错,是她自己先脚底打滑,还是她自己高喊“叶师妹让开”的,人家都让开了!

    按说这个时候,她自己就会掉下冰池。可事实上,她是算好的了,她当然不会傻傻的真撞上去,否则她不是也要掉下去?所以按她的算计,她自己是绝对不会有事。

    结果呢?

    她有事,叶千璃没事!

    因为叶千璃不仅躲开了,还踹了她一脚,让她无法保持平衡!这还没完,叶千璃在佯装要拉她时,还动了手脚使得她无法调集天赋力量。

    关键是……

    夜裳真没冻傻的脑子想了一圈,就发现哪怕她知道叶千璃在害她,可是她并没有证据!反而人家叶千璃一路在救她。

    可恶!

    “!”想明白关键的夜裳下意识看向容墨,好想跟他说叶千璃是个心机女表!明明害死惨了,却伪装得跟一朵无辜的白莲花似的。

    却不想想,她自己才是那个最虚伪的心机女表,叶千璃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不过夜裳那眼神一接触到容墨清冷的目光,顿时有种所谋所想、无处遁形之感,那满腔的怨愤顿时就熄了,只觉得容墨看她,如看跳梁小丑。

    “叶姑娘,不好意思了,裳裳这是冻糊涂了,你别和她计较。”与此同时,见夜裳老实了的夜东麟,这才抱歉的向叶千璃说道。

    “夜会长放心。”叶千璃自然应道,但她的潜台词只有她知道,她一定会跟夜裳计较到底。

    在特训室里就害了她一次,刚才又想害她,每次跟她说话也是话里有话,还时不时有意无意的把她推到风口浪尖上。

    可她就不明白了,她是哪里得罪了这位大师姐?她自问从认识这位大师姐到现在,可没做什么碍着人家大师姐的事啊。

    难不成……

    “两情相悦”这四个字,一下子从叶千璃的脑海中跃出,然后她就恍然大悟的明白了!夜裳喜欢容墨啊。

    而她是容墨的未婚妻,夜裳不针对她针对谁?难怪了!她就说啊,她都没得罪果这个大师姐,怎么人家老要害她,原来是容墨的风流债啊。

    既然如此,叶千璃正想说点什么,脚下却是一颤,紧接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