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狂医废材妃 第40章 太子策!你听话

时间:2017-12-24作者:连玦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可是……

    叶千璃的脚步虽停顿了一会,可还是朝北走了,就像她此前离家时那样,走得是那么的毅然决然。

    “我有办法。”容墨却又再次开口了。

    叶千璃:“……”她有点想打人!既然有办法,为什么就不能不一次性说完,逗她玩儿么?

    “回来。”容墨却一点没有惹人生气了的觉悟,还勒令般的叫道,听得已经很生气的叶千璃,更是暗中直磨牙。

    “璃儿,别犯倔,快回来。”而此刻才找回自己声音的叶凤天,眼看叶千璃还没转身走回来,就怕她犯拧的连忙叫道。

    叶凤天现在可是知道这个女儿倔得很,她要是真走了,那就是真的走了,一点回旋余地都没有。

    不过他心里依然惊魂未定,因为他从不知道,他女儿的手段能这么老辣!这么狠厉,说剖人肚子她就剖,说捏爆人内脏她就捏,还面色不改如做家常便饭。

    可她明明之前对城中的百姓,又是那么的怜悯!看见他们受伤了,哪怕知道自己可能身处险境,还要停下来救他们啊。

    善良,又狠毒?到底,哪个才是她?多么矛盾,矛盾到叶凤天再次深刻的意识到,他是多么的不了解自己的女儿。

    而且这些年间,在他错过女儿成长,忽略她的这些年里,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能让她这样无视生死,这样面不改色的用这等血腥的手段,去拷问一个俘虏……

    作为父亲,他为什么竟都不知?

    “什么办法?”叶千璃并不知道她刚才的手段,让叶凤天再次陷入了痛苦的自责之中,她此刻正在尽力让自己平静的面对容墨。

    “先去天才学府报到。”容墨说。

    叶千璃握了握拳,再次忍住想打人的冲动说:“可是我现在就想早一点!尽快见到我爷爷,并救他。”

    “愚蠢。”容墨只给出两个字评论叶千璃的想法。

    叶千璃深吸了一口气,一遍遍告诉自己,“我是神女,我不生气,我是神女,我不生气”,然后……

    叶千璃才心平气和的开口请求道:“先把你的办法跟我全部说明。”

    “天才学府有学员任务,下学期的第一项甲级任务就是去极冰境,前往此地能且只能从玄武王朝的都城——玄武城前往。”容墨陈述道。

    叶千璃一听就明白容墨的意思了,她现在只身前往玄武王朝,其变数和危险都太大,可若是以天才学府学员的名义前往,玄武王朝哪怕知道她是谁,肯定也不敢明着对她下手。

    但是,这就意味着她需要迟一个月,才能前往极冰境,而这一个月里,她爷爷的安危也将存在变数。

    当然,以她爷爷在朱雀王朝的地位,哪怕被俘虏了,也不可能立马被杀,可她爷爷那牛脾气牛得比较厉害,就怕万一……而且一定会吃很多苦头!

    “期间能否以这人为威胁,要求他们不许虐待我爷爷?”叶千璃指着地上半生不死的幽冥问道,毕竟据说这人还挺有价值。

    “他们会答应,但是否执行,怕是要看心情,只能保证人不死。”容墨回答道。

    叶千璃听得眼皮微跳了跳,却也知道容墨的回答没错,就像她这俘虏,就因为她心情不好,可不是差点被虐死了么。

    “璃儿,天才学府必须去,你爷爷那边,我会立即返回北境调查,一有消息会传讯给你。”叶凤天此刻也听明白了容墨的意思,他自然也不希望叶千璃去送死。

    玄武王廷有多危险,叶凤天作为常年和玄武王朝打交道的将领,自然是再清楚不过了,如果可以,他甚至不希望叶千璃参加什么甲级任务。

    可是叶凤天也知道,他就算想阻止,叶千璃也不会听他的,所以他只能尽量劝叶千璃先去学府,再由天才学府庇护着前往玄武王朝。

    闻言的叶千璃看了叶凤天一眼,目光却再次停留在他手中的断掌上,眸中闪过一缕明显的哀色,半晌后她才点点头,并伸手说道:“把手给我。”

    叶凤天看着女儿还没擦干净血的素手,再看看手掌上捧着的老迈手掌,一颗心不自觉的酸了又酸,目中又有忍不住的湿意浮掠。

    其实叶凤天没敢跟叶千璃说,对于她的爷爷来说,这枚扳指比性命更重要!如今手断、扳指遗落,可能意味着……

    “……”叶凤天忍下心中的悲痛,并在深吸了一口气后,才将这只手掌转交到了叶千璃手中。

    而这只灰霾的手一落入叶千璃手中,便让她有种差点喘不过气来的压迫感,此断手之重!在她这里远重过王朝玉玺。

    此重,让叶千璃原本澄净的眸,渐渐布上了一层水雾,她深吸了一口气的将断手收入心口,又眨了眨眼才将眸中的水雾驱散。

    这样倔强沉默的她,让叶凤天看得有些呼吸困难,是了……

    他这个女儿,其实一直都是这么倔,每次被她母亲骂,或被他训时,都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什么话也不说,什么也不辩解。

    以前他因此觉得,这孩子的性格太阴沉,和别人家温笑吟吟、天真烂漫的女儿差太多,让他根本亲近不起来。

    却不曾想过,女儿这样的性子,到底是怎么形成的?似乎……从很小很小开始,他就没见他女儿笑过一次。

    细想起来,他真的不记得女儿有笑过……

    反而是侄女华儿,常常在他面前笑语嫣然的说很多家常事,这让常年在外奔波,回家只觉得累的他看着舒心了不少。

    那时候,他听着妻子的抱怨,也常觉得要是华儿是他女儿,该多好……那才像是个可爱的女儿。

    想到这里,叶凤天只觉得心口发闷,那被他压制着的伤势,也在此刻疼得厉害的压都压不住。

    “咳——”叶凤天猛咳出一片血,惊得他身旁的副将脸色全变了,“将军!”

    “没……咳咳……没事……”叶凤天捂住被斩断的箭口,鲜血却从他的手掌中流溢出来,任谁都看得出他伤势恶化得厉害。

    “躺下。”叶千璃见此微皱了皱眉的说道,而她的这一句躺下,却听得让叶凤天浑身一震,仿佛被惊到般不可思议的看向了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