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骄记 第三百二十一章 这打算

时间:2019-05-12作者:乌珑茶

    “贱蹄子嘴硬,还臭!我不出出气,气难消。”英沁站起,马鞭依旧在手,时刻都有可能挥下。

    “不急,待会儿自有让英小姐出气的时候。”谢八没维护杨芸钗的意思,出声让等等,不过是觉得该换个方式,让杨芸钗生不如死,让夜十一看到后悔莫及!

    英沁疑惑地瞧向谢八:“怎么说?”

    谢八笑得得意:“英小姐看着便是。”

    随之一拍掌,自红桔身后走出四个壮汉。

    杨芸钗往红枯方向瞧,发现这四个壮汉的身形跟杀了车夫,劫她来的那四个黑衣人很像:“你们……我身边的人,你们可杀尽了?”

    谢八咦一声:“不错啊,这眼力真不错,一眼便认出来了。来,告儿杨小姐一声,你们有无赶尽杀绝啊?”

    四壮汉为首的一个走上前:“按八小姐之意,并未赶尽杀绝。”

    杨芸钗不信:“我亲眼看到你们杀了车夫!”

    “一个车夫而已,杨小姐都这般着紧,这心地还真是好得很呐。”谢八随手指着那个为首的人,“他说得不错,除了那个倒霉的车夫,余下两人,一个是夜大小姐指派给你的私卫,一个是你的贴身丫寰。怎么着也是夜大小姐派到你身边看住你的人,我可不能坏了夜大小姐的事儿,另一个么……本小姐心善,就放过了。”

    “我虽然只有八岁,但谢八小姐真以为我还是需要被奶嬷嬷哄的奶娃儿么?”谢八冷笑着,“别太天真了,大姐姐待我如何,我自已知道,西娄跟在我身边保护我,此次虽出师不利,那也是一人难以敌众,我不怪她。谢八小姐与英小姐到底想如何,不如干脆些,何必在此浪费口舌!”

    “见过求生的,居然还有求死的。”谢八一腔怪调,往四壮汉扫了一圈,突然又笑了:“不过,你既然连死都不怕,那接下来的,应该也不怕才对。”

    英沁突然意识到谢八想做什么:“你……”

    “怎么?”谢八回头看英沁,“你心软了?刚才不是你说被气到了,要出气么?”

    英沁有些难以启齿:“她才八岁……”

    “那又如何?”谢八并不在意,“京城里多少****,最小的听说四五岁都有,她都八岁了,怎么不行?”

    书念红枯齐齐变脸。

    杨芸钗初时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待反应过来,她瞪谢八的眼神儿简直要咬下谢八的肉!

    夜十一与莫息分道扬镳,她知道莫息是直往南面,她则直往北面。

    她本就从北面山坡缺口进来的,在北面找到四皇子,无需多久,没一会儿功夫便与四皇子撞上。

    四皇子盯着夜十一,半天没认出来:“行啊,十……”

    “石大少爷。”夜十一提醒,“四殿下别喊错了。”

    一见面,她悄悄便同四皇子表明身份,也是为了能一路相伴,彼此有个照应,可没想在这会儿厂卫尚在周边的当下,暴露出身份。

    虽然暴露了也没多大关系,就是得费一顿唇舌解释,再惹她皇帝舅舅一顿猜疑,实在的也伤不了她什么。

    但她还有真相得查,还有许多事情得做,她可不想制造出多余的麻烦来。

    “啊……对,石大少爷!”四皇子盯着夜十一蜜色的脸,研究了会儿,问:“你这都涂些什么?”

    夜十一将四皇子欺近的脸一手移开,低声道:“四殿下,还请注意身份,这儿可不止你我二人。”

    四皇子瞬明,哦了声,不情不愿地退了一步:“你来……”

    “走走。”夜十一接下话儿,“怪闷的。”

    四皇子竟无言以对,这理由怪让他反驳不了的:“行,那走走。”

    两人走了一段,四皇子也无意争什么前三名,不骑射不狩猎,看得夜十一问他:“出宫前,贵妃娘娘就没给四殿下布下什么任务?”

    “哪儿能没有?”四皇子挑眉挤眉的,“说要夺个前三名,第一名最好,可我又不是那块料,算了,省省力气吧。”

    这不是初次听到她四表哥自批不是那块料的话语,夜十一这第二回听到,刚想旧话重提劝劝,四皇子便想阻了她的话头:“行了,知道你想说什么,你也省省口水吧,现今啊,我就拖着。”

    “拖着?”夜十一满眼疑惑,随即想到什么,正色道:“是要拖到三皇子的病情有起色么?”

    四皇子立站定在原地,震惊地看着夜十一:“你……你怎么知道?”

    他可以肯定确实,这样的心思他从未同谁表露过,他身边的小坡子小丘子都未听他说过,就连他三哥本人,他也只表露无意皇位,可没说过这打算!

    夜十一无语地看着四皇子,噩梦中她四表哥便是如此,她姑母千念万念,她四表哥表面应着,实际打着等三皇子身子康健些的时候,便到她皇帝舅舅跟前去表露心迹,言明无意皇位。

    梦中四表哥也真等到那一步,那一日那个午后,她是事后方听莫息说的,说四表哥险被她皇帝舅舅亲自动手打上,那时她刚嫁入仁国公府,年芳十七。

    现今她九岁,离十七还余八年。

    这八载光阴甚长,还有得她四表哥等。

    “既然这样打算了,那在事成之前,四殿下是不是也该争点儿气?”那样的事实发生过,夜十一也不是没劝过,这会儿索性不再劝,改走旁的岔道,反正最终能殊途同归最好,不能也算她尽过力。

    “什么意思?”四皇子还在震惊夜十一为何会晓得他小秘密当中。

    “一入宫门深似海,姑母虽得皇帝舅舅隆宠,要论真正有开怀之时,却甚少。”夜十一说到这儿,四皇子已略明,她往下道:“今儿此盛事,既贵妃娘娘望着四殿下能夺个前三,那四殿下何不趁此机会让贵妃娘娘展颜一次?”

    四皇子往后小坡子小丘子俩马儿马背上空空如也的猎筐里看眼,十分沮丧地回头:“就算这会儿奋起,也晚了。”

    “只要有心,何时都不晚。”夜十一噙着笑。

    四皇子闻言,他也洒脱得很,立往马儿走,翻身上马还未策马奔腾,便见西奎走近夜十一,脸色阴沉地同他十一表妹耳语。

    他方想起,刚才西奎好像接了个鸽子。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