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骄记 第二百二十三章 如不动

时间:2019-05-12作者:乌珑茶

    出絮临院,莫和追着莫息问:“大哥,你真打算倘娶不到夜大小姐,就当和尚去?”

    莫息目不斜视地往回上观院走:“不会到那个地步。”

    “哦,那就是你吓唬父亲母亲的!”莫和嘿嘿笑地跟在莫息身侧,同往上观院走。

    可不是吓唬,他是真有此念,不过莫息也未想多言,只斜了眼莫和:

    “明儿起,你就跟在我身边,三表哥那儿,你少跟着,同阿弘、大皇子、二皇子,你都得多往来,亲疏莫做得太过明显。”

    莫和就不明白了:“大哥,三表哥跟咱莫家那是实打实地亲,是咱嫡亲姑母的独子,咱姑母早薨,就留下三表哥这一独苗,咱不同三表哥多亲近亲近,反同其他皇子一般,这不是寒三表哥的心么!”

    “你以为三表哥同你一样?想事儿就想得这般表面?”莫息指着莫和鼻尖嗤道。

    莫和疑惑中带着嘻皮笑脸,企图继续像以往那样混过关。

    莫息见状,默默在心中叹口气儿,收回手,无奈地往深给莫和分析:

    “四位皇子,最后只能一位继承大统,三表哥是与咱莫家最亲没错,然三表哥打小便是药灌子,你以为能占多大优势?大皇子生母乃继后谢皇后,二皇子生母乃宁贵妃,阿弘生母乃夜贵妃,三表哥倘非占了个元嫡,只怕连夺嫡的资格都没有!”

    莫和听得更不明白了:“所以咱更得帮三表哥啊!”

    “帮,可不是帮在嘴上。”莫息跨进上观院院门,随手示意永书。

    永书会意,立让守门婆子落锁。

    莫和见状道:“大哥,我还得回院呢!”

    “今晚你同我睡。”莫息单方面决定道。

    他得同他二弟好好地说一说现如今京城夺嫡四豪门的状况,再不能任二弟像前世那般,插科打浑地长大,毫无出息地烂于金玉之下。

    莫和苦着脸儿:“能不么?”

    莫息回眼瞧他,他立展笑颜,改口改得迅速:“能与大哥同起卧,我甚是高兴!”

    自夜十一婉言地回复姜蕊,表明她师父现并未有想成家之念,姜蕊便明白了马文池其实对她毫无意思,并不想接下她姜家有些自动送上门的这门亲。

    早有方太医家被拒,姜左少卿虽遗憾不能得马文池此佳婿,心里倒也没多少落差。

    姜蕊不同,她平生初次看上个人,对方却反没相中她,心口堵着一口气儿,直到今年选秀,她的画像也被呈上去备选,她仍堵着,想着终有一日,马文池一定会后悔没回应她的倾慕之情!

    相较姜家,孙家父女俩则倒了过来。

    孙善香早有所料,夜十一替安有鱼婉拒她,她并未有什么大的落差,也就伤心几日,再觉是已身这般,实也不配仕途光明的安太医。

    孙都事则百般不甘心,不仅仍窜缀着孙善香力邀夜十一过府,更窜缀着孙善香倘明示不成,那便找个机会,与安有鱼生米煮成熟饭,来个让安有鱼不得不娶!

    孙善香被生出此念的孙都事吓得脸色又青又白,自不会应此损招,恼得孙都事将她关在屋里,说她什么时候想通了,方不再禁足。

    与姜蕊一同选秀的,还有席凝雅阮若紫,原本孙善香也有资格可参与选秀,可惜去岁因钱四对孙善香闺誉的抹黑,让孙善香清白有损,而失去此资格。

    对此,孙都事更是怨声载道。

    姜蕊年十五,席凝雅年十四,阮若紫年十三,秀女中诸如是这般年岁,个个不仅芳华正茂,且百花齐放,美得各有特色,已年十九的英沁参与其中,纵才气横溢,亦占不到半分优势。

    再者,因要参与选秀,英沁再不得任教内学堂,辞去女傅一职,光环即时黯淡许多,再较,连英沁自已都失了信心。

    淮平候倒未因此失去信心,让他又惊又慌得黑发快成白头的关健是,八仙楼之事!

    当日状况如何,他英家人未有一个在场,过后他淮平候府的探子再探,却被有心人阻拦,将当日情形封锁,他是半点儿消息也没能探出来。

    大堂官倌是平民,个个被封口,问及,皆噤若寒蝉,二楼三楼豪门少爷小姐们,有几位相熟的,能攀得上交情的,他亲去问,过程未问得,只得一个善意的忠告,皆异口同言,让他快歇了送嫡女入宫之念!

    再多的,便没有了。

    真是后悔当初膝下两子有意在八仙楼二楼也长订个厢房,他没同意。

    他嫡女在三楼倒是有一间长订的花房,可惜当日并未到八仙楼去,自也不知状况。

    他嫡女惶惶不安,觉得有些事情悄然变了,他更惊恐。

    倘他送嫡女入宫一事儿真与八仙楼之事有关,涉及花雨田黄芪肖厂卫俩大首领,又与八仙楼中某些贵公子贵女有所牵连,那足以说明事儿已非他英家之事。

    厂卫皆直隶永安帝之下,他又耳闻花雨田这些日子奉有皇差,在京城四处活动,便是为了办好皇差……

    不往深想,不往多想,淮平候尚坐得住,装病告假实为遭到闷棍之事再联想到一块儿去,他已然想站也站不起来,双腿儿微软之际,立决定明日早朝得去,再不能告假!

    纵身上淤青未消,微带酸疼,他也不能再待在府里干坐着,情况不明,他得将情况彻底了解清楚,方可行下一步。

    告假两日后,淮平候终再重站于朝堂,面对永安帝的嘘寒问暖,及个别文武百官地旁敲侧击,他心中疑团是越滚越大,直觉的不安越发浓厚。

    下朝归府,刚进府大门,淮平候便接到来自仁国公的口信,由仁国公府的连管家亲自送来:

    “我家老爷让老奴来给候爷送句话儿……”

    淮平候深知连管家乃仁国公心腹,能让心腹亲自前来送口信,可见其重要,然那句话儿表面意思他是明白了,可内里到底何意,他则有些云里雾里。

    正思忖着,英沁便进了外书房,见嫡女脸上忧虑掩都掩不住,淮平候知嫡女的来意,待嫡女见礼后坐下,他直接将仁国公的口信道出:

    “妄动,不如不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