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骄记 第九十三章 站营意

时间:2019-05-12作者:乌珑茶

    董秀之登时躁得脸红透,红肿已消下许多的左颊被如姻脂的霞红一盖,竟已不见半点儿五指痕迹,她羞得埋下眼:

    “二叔莫取笑侄女!”

    董二爷果收起玩笑之色,正经同董秀之道:

    “秀姐儿,你老实告知二叔,三日前你借择婿大闹繁若院,可是有谁给你出的主意?”

    董秀之心下一惊,刹那又力持镇定,夜十一说过,事儿未成前,不得露出马脚,倘让父亲知晓她欲自主择婿是另有他因,唯恐多生事端,更怕前功尽弃,她同董二爷一般正色道:

    “二叔此话何意?莫非侄女弃武从文,便要连董家女儿帼国之势都弃了么?”

    董家女自主择婿,此也不是没有先例,只是要数上几代的祖姑奶奶去,她父亲又素来固执得很,母亲亦软弱惯了,自小她兄弟姐妹更是唯父命从,从未忤逆半句,这样的情形维持个十数年,父亲于大将军府中说一不二的气势已成,纵能想到先例,父亲也容不得她起这个头。

    董秀之心中所想,董二爷自也晓得,他摇了摇头:

    “二叔自然不是此意,秀姐儿,我费了三日时间方劝得你父亲软下态度,同意明日早朝同静国公试下口风,你以为二叔是没有考虑的么?”

    董秀之一愣:“二叔,你……”

    “这京城里多少人盯着夜谢莫宁四家,咱董家也不例外,只是素来大哥不通此中巧事儿,咱董家探子便也自来由二叔掌管,你同夜家大小姐走得颇近,旁人瞧不出痕迹来,那是因着旁人不知你三日前闹了那么一场,更气得大哥险些要在你身上留下鞭痕,可二叔知道,你觉得二叔不会多想?”

    为了董秀之清誉着想,繁若院风波未传出大将军府半丝,董大将军勒令,谁敢往外嚼半字舌根,谁就得一家子遭殃,于是但凡知情者,无不恨不得来个失忆,以保阖家平安。

    董秀之自知她闹的择婿风波没传到坊间,纵有对她与夜十一走近而心生怀疑者,也仅是疑,不会真晓得她与夜十一达成并执行之事,同父亲不同,她自来晓得二叔更擅长官场规则,亦更通人情世故,脾性更同父亲南辕北辙,倘父亲是火,那二叔便是水,二叔这般言道,自是真猜到什么,同是董家人,荣辱与共,她觉得再瞒不得,道了句形同承认的话:

    “二叔意思是,谢莫宁三家亦对侄女同十一走得近一事儿生了疑?”

    三日来忐忑不安,她没有个能商量对错的人,她虽觉得铲除杨将军对父亲的威胁乃迫在眉睫,可她也担心,因她私下的决定而置董家于水火之中,此刻二叔坦诚之语,犹如水中浮木,没思虑太多,她伸手便紧紧抓住。

    “果是如此!”董二爷得董秀之承认,心中压着的石头终落下,虽有猜疑,到底少了最后的证实,经大侄女话中道齐谢莫宁三家,唯独漏了夜家这一句,他已了然:“夜谢莫宁四家可不是普通的豪门,静国公仁国公英南候宁尚书,谁不是老人精?又谁家没有专门的探子?咱董家能探出来的事情,我能瞧出来的疑虑,谁家能探不出来瞧不出来?”

    董秀之脸色一变,心跳快得仿若要跳出胸口,那她与夜十一所谋之事是不是不成了?

    “没事,于四家而言,这样的事情不过是常事儿,谢莫宁三家能发觉,夜家自也有应对之计。”董二爷见大侄女紧绷的神色在他安抚之下松了些,他又道:“先前经区三爷同谢宁交易,大哥会同意,是觉得交易只是交易,趟不了东宫之争的浑水,然我觉得是大哥想得简单了,真上了谢宁这条船,再要下船可就难了。”

    此事儿他在那时也劝过长兄,然长兄素来是决定了,便九头牛也挽不回来,而东宫之争,他自来觉得,他董家不比习家有习首辅那样的人杰,现今又非乱世,武官于朝中虽仍有威信,却不得不承认,永安帝更倚仗于文官打理朝政,特别是内阁中的那几位,其影响力早非他大哥这大将军可比,更别说他这五军都督府中的中军右都督,力量不足,自也谈不上全身而退。

    “可谢宁是两家,纵真牵绊住父亲,父亲算是帮哪家?”董秀之也觉得先时的交易仅是交易。

    “傻丫头,世间中事,无不是分分合合,谢宁两家能合,自也能分,于杨通一事儿上,谢宁帮大哥除去心头刺,后咱董家再与谢宁撇不清干系,自然有些事情,纵我与大哥不想为,届时怕也是身不由已。”谢宁自有法子让他们不得不为,董二爷叹口气:“只怕谢宁早有联盟之意,杨通与冯编修互毁之局不过是两家合作的头仗,真成了,谢宁无疑达到小挫夜家之势,令夜冯生出嫌隙的目的,谢宁联盟,那大哥帮哪家还不是一样?待到谢宁联手赢了夜莫两家,届时便只余谢宁两家的东宫之争,这时咱董家必得再选一家效力,哪里脱身得了?”

    董秀之消化了一会儿,她也不蠢,董二爷的意思是,谢宁先合达到目的,后再分呈两虎之势,倘那交易真成了,她董家无疑自那时起,不管意愿如何,已然时刻身入浑水中:

    “可如今……我……我逼父亲同意让我嫁给冯大少爷,那我们董家也是……”

    必趟入东宫之争的浑水,然二叔却未怪她牵线与夜冯两家牵扯不清之意,这是何故?

    董二爷见董秀之蹙起秀眉,恐大侄女自觉是不是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他安抚道:

    “莫慌,咱董家站营是迟早的事儿。且我认为,四家当中,相较起有中宫之主的谢家、占了元嫡优势的莫家、有天官尚书的宁家,有深受皇上宠溺的夜大小姐的夜家,其胜算更大些,只是先时我劝不服大哥,大哥不想站营,总觉得抽身其外方是保全董家之法。然抽身其外,岂又是那般简单的?倘真能如此,二叔又何尝愿意冒着阖族覆灭之险去争什么从龙之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