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冠冕唐皇 0056 金吾卫大将军

时间:2019-11-24作者:衣冠正伦

    郑金是先到的内,见到了李光顺,然后才又匆匆转赴内教坊。

    所以李光顺也跟着一起过来,并带上了逃课二人的小书包,倒不必再折返内一趟,由内教坊直往仁智院返回。

    “阿姨归院,可不要告诉娘娘何处访得我与三郎,只说安心在内受学就好!”

    途中,李守礼忧心忡忡,不断叮嘱郑金,只怕逃课的劣迹被娘娘房氏知晓。

    郑金闻言后只是冷哼,只觉得嗣雍王实在太顽劣,自己顽皮爱闹不只,居然还勾引她家小郎君也厌学逐欢,实在是没有一个作为兄长、家主该有的样子。

    当然郑金是不知道,她家小郎君远不像她所以为的那样乖巧顺从,睁开眼后便没有一句实话,甚至于李守礼都是在他鼓动之下才胆气日壮。

    李潼自然不会、也没心情化解郑金这点偏见误解,只是在途行中皱眉道:“薛师怎么突然来访?”

    “言为督造慈乌台事,但舍内并无长丁,太妃等也只是隔屏相待,不好追问太细。”

    听到郑金的回答,李潼心情稍微平缓一些。他是被此前钟绍京的意外搞得有些疑神疑鬼,其实想想他家跟薛怀义真的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全无利害的牵扯,其人登门来访为慈乌台事是正常,自然也是利大于弊。

    这段时间,李潼也一直在考虑怎么跟薛怀义有所往来,后事如何且不论,起码当下若能拉上关系,的确是能借力良多。

    至于这关系怎么攀扯上,他眼下还是没有什么思路,毕竟彼此全无了解,他目下能恃诗文才华,大概也难撩拨到对方。

    仁智院众人虽然未被明令禁止外出,但在三王入内读书前,并无出入的符令。眼下三兄弟倒是各佩金鱼符,但院中其他人却都没有。郑金这次外出寻找三王,还是借了薛怀义的符令才能畅行无阻。

    薛怀义的佩符不同于李潼三人,乃是金质嵌紫的龟符。李潼自郑金手中接来把玩片刻,相关的了解自然浮上心头。

    唐初内外官五品以上,皆佩鱼符、鱼袋,以明贵贱、应召命。高宗上元年间,这一规模扩大到九品以上,刀砺袋作鱼形状而垂挂蹀躞。武后天授年间感应符命,以玄武故而将鱼符改为龟符,后世所谓金龟婿由此而始。

    眼下还只是垂拱四年,但薛怀义已经先行佩上了金龟符,可见上边有人、直通御榻的好处。龟符腹部则刻写着薛怀义的官爵:左威卫大将军、梁国公。

    看到这一幕,李潼只是腹诽,本来就是肮脏关系,还要秀恩爱,早晚不得好死!

    薛怀义的符令等级,又不是李潼等三人能比,可谓是畅行禁中而无所顾忌,这就免了折途绕行的麻烦,使得一行人返回路程大大缩减。

    如果不是要赶着返回仁智院,李潼倒是想借着这一次机会在大内仔细转上一转,倒也没有什么阴险心迹,只是单纯的好奇,想看看他此前不能踏入的区域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模样。

    他也问郑金薛怀义何以如此心大,居然将符令外借都不派人跟随?郑金只回答薛怀义是孤身入院,前后并无拥从,只是在到来不久,便有其他宫官访至,却被薛怀义让仁智院宫人将之屏退。

    听到这回答,李潼便有些好奇起来。看这模样,薛怀义似乎是临时起意来仁智院,目的似乎是要躲避什么人,莫非太平公主?

    他也没有继续深想,无论什么原因,返回仁智院自然明了。

    一行人一路趋行,加上路程大大缩短,居然用了半个多时辰便绕过九洲池,用时较之往常缩短三分之二。当然这也是因为沿途有宫人、禁卫的导引,否则就算有龟符在手,也根本不知捷径如何行走。

    仁智院已经在望,突然一侧偏僻宫墙折角响起呼唤声,李潼转头一看,却发现竟是原仁智院掌直徐氏,示意郑金等人在此小候片刻,他则转步行过去,李守礼也一脸好奇的跟上来。

    “妾拜见大王。”

    徐氏敛裙为礼,看了一眼站在永安王身侧的嗣雍王,又不确定的望向永安王。

    李潼微微颔首,示意徐氏有话直接道来。他心中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从几日前便萦绕心头,此时看到徐氏神情凝重的模样,这感觉不免更加强烈起来。

    “禁中有人私访大王家事,甚至妾都被人私下访问。妾职事在身,不能久离,也不敢入院,几次在外私候,今天总算见到大王!”

    徐氏一脸忧心忡忡状,说出来的话更让李潼倍感心惊肉跳。

    “可知是什么人访问?”

    李潼话音都隐隐发颤,倒不是他胆小,而是对凶险的认识太深刻。

    此前他还满心笃定的分析外界酷吏即便有心构陷他家,也根本掌握不到他家的具体状况,转头便被徐氏告知有人于禁中私访他家事迹,打脸之余,更让李潼有种风雨欲来的危机感。

    徐氏深吸一口气,脂粉厚涂的脸上虽然看不出脸色变化,但眉眼间也是充满了凝重:“是、是左金吾卫大将军丘神勣使派……”

    果然,果然!

    李潼心绪陡地下沉,就连身躯都不易察觉的晃了一晃。

    “丘神勣?这狗贼打探我家……”

    李守礼听到这话,脸色也是陡然一变,素来懒散的眼神也顿时迸发出一股慑人的恨意。

    “不要慌,不要喊!”

    李潼抬手止住李守礼,口中安慰也是对自己说。

    他的判断大体是没错的,一家人常年被囚在深宫中,即便是最近有了什么存在感,外界酷吏也少有敢于窥望禁私而攀咬他们一家。

    但这逻辑只适用于一般情况,而丘神勣明显并不适用此类,彼此之间可是有过命的交情,是那种不弄死你我就跟你姓的关系!

    弘道元年,高宗宾天,到了第二年的光宅元年,丘神勣便奉命前往巴州,逼杀故太子李贤。这自然只能是武则天的指使,丘神勣哪怕再怎么利欲熏心,也不敢出于窥度邀宠,便自作主张干掉一个曾经的储君。

    这逻辑也很简单,短短两个月内,大唐接连换了三个皇帝,动荡之猛烈、国朝所未有。故太子李贤虽负逆名,但也久在储位而多得令誉,论及誉望只怕还要高于刚刚被废的李显,更不是骤登大位的李旦能比的。

    武则天虽然操弄公器,但也满心危机,在这样的情况下自然任何一点风险都要杜绝,除掉李贤这一人望之选是当务之急。二月初六废李显,初七立李旦,初八废留守长安的皇太孙李重照,初九遣丘神勣杀废太子李贤。

    来到这个世界后,李潼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萦绕在他们一家人头顶上的危机来自何处?武则天弄权窃国,身为李家人就是原罪,这一道理不假。

    但如果说真的是武则天蓄意加害而长久折磨,这其实有点太看得起他们一家。

    随着亡父李贤被逼杀,他们三个失怙的可怜孩子还真不值得武则天正眼去望,除非武则天其余儿孙尽数死绝,他们才能在政治上对他奶奶构成威胁。

    李潼想要活下去,也逐渐认清一个事实,他奶奶武则天是守关大佬,途中的精英怪同样能要他小命。眼下的他将武则天当为假想敌,只能是与空气作斗争。

    倒不是说隔辈亲,武则天笃定不会弄死他们几个小孙子,而是彼此位置相差悬殊,根本不是一个层面的对手。

    眼下的武则天,言则权焰滔天,实际上对手不要太多,特别朝中的宰相们,眼下还没有被完全打断脊梁,这才是真正能够要她命的威胁。比如在越王作乱中领兵外出的宰相岑长倩、张光辅等等,特别是张光辅这个人,明年就会被宰掉。

    这一时期的宰相,对武则天还是有一定制约作用的,如李昭德面忤廷争,扑杀妖人。天授年间,围绕嗣位争夺,宰相一连死了十几个,这才有了之后狄仁杰之类,我对你称国老,你对我笑呵呵的一团和气,杀破胆了,只能曲线救国。

    了解这些,才能明白李潼何以对丘神勣闻名色变。

    如果说这世上还有人对李贤后人念念不忘,务必要置他们一家于死地,首推丘神勣这个逼杀李贤的实际操作者。

    此前百骑军士郭达暗通仁智院,李潼就已经怀疑过是否丘神勣指使,但是由于之后没有波澜余韵,他也渐渐忽略此事。

    此刻经由徐氏提醒,他才终于醒悟到自己此前的不安,是潜意识里从钟绍京意外中的张光辅而又联想到了同样定乱归来的丘神勣。

    “其、其实今夏,大王等入系内审,便有人暗示我留难太妃等……妾虽凶顽,但也不敢斗胆陷害纯良,只是、只……”

    徐氏这会儿也是一脸忐忑的讲起旧事,偷眼见永安王对她并无责难之色,这才又叹息道:“今次访问我者,还是旧人,也是从她口中我才得知,欲陷大王一家者乃是丘神勣……”

    听到这话,李潼不免又是倒抽一口凉气,狗贼亡我之心不死!原来小动作在此前便有端倪,内外隔绝,总是不好操作,加上之后不久丘神勣又前往博州平叛,这才暂时中止了对他家的陷害。

    如今挟功归来,气焰更高,又见雍王一家处境状似有了转机,担心宫中内应迟疑,这才暴露出身份,想要继续弄杀他们一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