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冠冕唐皇 0050 太平公主

时间:2019-11-22作者:衣冠正伦

    这种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出场方式,李潼真是讨厌,小样挺大谱儿,把我当什么?

    不过很快,李潼就知道了,跟对方相比,自己这个破郡王还真就啥也不是,加上李守礼这个嗣雍王也不行。

    杂乱脚步声中,首先趋行入厅的乃是刚才离开的宦官杨绪。那皮肉耷拉的惨白脸皮略显潮红,入厅后直冲李潼与李守礼座席前,拱手便急促道:“公主殿下驾临,请大王……”

    公主?还殿下?

    听到对方这称呼,李潼心中已是一突,拉了拉仍旧有些茫然的李守礼,一起从席中站起来步入厅前。他们也是一对王,还不够资格被称殿下,而能够被称公主殿下的,眼下唯有一人,太平公主!

    随着他们两人站起来,乐工康多宝等人也忙不迭避到一侧,而厅堂门口则涌入许多的人。这些人明显分为两拨,外围的十几人前后簇拥,服色要单调朴素一些,应该就是属于内教坊的人。

    中间则有二十几个人,男女皆有,衣饰装扮则要华丽鲜艳得多,而且各自手中都持器物,或团扇、或屏架、或香炉、或垂帷。

    原本这厅堂面积也不小,将近七八十个平方,即便是有一些器物架设也敞亮得很。可是当这么一群人一起涌入进来,顿时显得有些逼仄,甚至就连李潼和李守礼都被逼退几步站在了内侧方。

    既然已经猜到来者身份,再看到眼前这浩浩荡荡的架势,李潼可谓心态大崩。同为李唐宗室,看看人家什么样子!

    刚才他还美滋滋身为大唐郡王,文抄都能团伙作案,可是看到太平公主出行前后仪仗,还有什么可说的。

    且不说内文学馆给他们安排那小猫两三只的宫役随行,就连他们两人自己站在这仪驾队伍中,这一身衣装打扮只怕都泯然众人。

    大概是入厅之前,那宦官杨绪已经禀告他们兄弟正在厅中,因此倒无豪奴扈从上来驱赶撩拨他们,少了一个打脸刁奴的机会,不过此刻李潼满心的自怨自艾,恨天不公,也实在没有什么心情搞这种操作。

    这些随从奴仆入厅之后,便各自分开两侧立定,自然便显出了原本簇拥在人群当中的太平公主。

    李潼抬眼望去,首先看到的便是这个姑母的体态衣装。太平公主个子不矮,起码在女人中算是比较高挑。最近这小半年伙食不错,李潼个头猛蹿,估摸着应该快到一米七,但较之太平公主还是矮了半个头。

    其人身披紫红相间的貂绒大氅,倒是显不出少妇的丰腴体型,发式是比较简单的倭堕髻,有一块巴掌大小的金质扁形钗饰作花团状、当头贴发,拇指大的莹白珍珠并其他亮色宝珠垂落额前,显得珠光宝气,华美异常。

    但在此刻李潼心态大崩下,真得埋没良心评价一句,俗,真是俗不可耐!堂堂大唐公主,穿金戴银的,暴发户一样!可是好羡慕!

    之后注意到的,才是太平公主的相貌。《新唐书》讲:主方额广颐,多阴谋。简而言之,这娘们儿方头大脸,一肚子坏水,欧阳修这群人落笔也是真坏。

    此刻看去,方头大脸是真的,白灿灿的脑门在那摆着呢。但评价人相貌,还是不能单说局部,得五官、脸型结合起来看。就比如李潼自己,五官单摘出来一个已经挺精致,综合起来更是俊美无俦。

    太平公主额头略宽,上官婉儿也是,甚至此前见过一面的韦团儿,但这并不影响她们各自美态。大概唐人审美,偏爱那种大气端庄,真正可称小巧玲珑的温婉长相,反而所见不多。

    李潼至今无缘见一见他的奶奶武则天,倒是想从这个号称像她妈妈的姑母相貌上略窥揣摩一二,但还没来得及仔细打量,很快就被太平公主那明亮并神采奕奕的眼神所阻,拉一把李守礼垂首上前见礼道:“侄守义并二兄守礼,拜见姑母。”

    倒不是他怕了这女人,眼神碰撞都不敢,实在奶奶不亲,说话不硬气。但凡我奶奶给我一分颜色,我能瞪眼跟你对视一整天!

    太平公主也在饶有兴致的打量二王,视线在二人身上巡弋不定,听李潼见礼便微笑起来:“你是守义,那是守礼?三郎是吧,见到你,倒是让我想起二兄。你们、唉,入座吧,不要拘礼,我也是闲来路过,知你二人在此翻曲弄新,转步凑上一趣。”

    一边说着,她又深深打量李潼两眼。

    这片刻的工夫,已经有人在堂上张设起松软座榻,并将先前李潼二人坐具下移。待太平公主登榻之际,其他众人这才上前向二王见礼。

    听到他们各自介绍声,李潼心情更阴郁几分。原来内教坊执事者非只宦官杨绪一人,还有一名太乐署的乐正并两名宦官直案,这套领导班子里,宦官杨绪不过只排四五位。

    此前几人俱都不在,可是现在却都屁颠屁颠跟在太平公主后边露了面。人情的冷暖,真是毕露无遗。

    但眼下当着他姑姑的面,即便心里有什么愤懑,也都不好表达出来,只是拉了一把明显拘束起来的李守礼,并在太平公主榻前列席。

    “你们刚才翻的曲子是什么?者边走、那边走?刚才在外,听得散乱,能不能再奏一番?”

    太平公主垂首望着两个比较陌生的侄子,笑语说道。

    李潼这里还没来得及开口,下方宦官杨绪已经拍手道:“康部头,潘三娘,入前起奏!”

    这狗家伙,胯下无鸟话倒接的挺快!

    彼此待遇不同,受此冷落,李潼正是满腔幽怨,也不好将仇恨遍布在场所有人,太多不好记,看到这宦官杨绪如此热情,算是把这太监记恨上了,得空就收拾你!

    可见多做多错,要知道,他们来内教坊的时候,可是只有这个杨绪露面,其他监事则能避则避。

    两名参与翻曲的男女乐工上前,康多宝还是请示望向李潼,见其颔首这才上前见礼并摆出乐器。

    听着旋律响起,李潼视线余光却是打量起兴致盎然,正在随曲打拍的太平公主,心中却难免诧异。

    他真没想到此时此地见到太平公主,眼下已经到了十一月,换言之太平公主的丈夫薛绍早被牵连入狱,离死不远了!

    心中疑窦丛生,他甚至都按捺不住想问问这个姑姑:你老公都要死了,你还在这里寻花柳,姑姑你咋这么心大呢?

    不过随着思绪转动起来,他很快也理清楚了当中的逻辑。

    李唐宗室作乱,余波一直持续到了明年乃至于还要更往后。在这过程中,武则天铁血手腕,下手绝不留情,牵连者甚众,也绝没有因为薛绍是她的女婿就另眼相待而施加包庇。

    在这样的背景下,皇宫大内可以说是时局中为数不多的安宁所在,像李潼他们一家,乏味是乏味,其实生活没有太大波澜。

    他们一家被从巴州押回,囚在大内已经数年之久,说实话,外廷那些张牙舞爪的酷吏们应该有相当一部分甚至都不知他们的存在。

    毕竟这个时代又没有什么云搜索,资讯的传达主要还是仰仗口耳传播。

    武周一朝前后,又以时局变幻频繁著称,李贤虽然曾为太子,但那毕竟是多年前的事情,皇帝都换了俩,剩下这个也岌岌可危,那些新近鹊起的酷吏们,有几个还能熟知这些故人故事?

    就算有人还记得,当他们打听李潼一家下落并搜索罪证的时候,说不定同僚已经猎取了好几个目标,办妥了好几个冤案。

    这些酷吏们,他们彼此之间也是互相竞争的,李唐宗室虽然不少,但也还没到斩杀不绝的程度,还是抓紧时间先搂几个显眼的再说。

    在这样的时局背景下,武则天还记得将女儿接进皇宫大内保护起来,可见对于这个女儿的确是真爱,但也远未到爱屋及乌的程度。

    彼此对比之下,原本李潼一家已经住在大内,武则天却随手一提让时局中人再注意到他们的存在。虽然这也是李潼所希望并促成的结果,但想想这当中的待遇差别,还是让人心寒不已。

    武则天根本就不在乎,他们一家人会不会因此被卷进外廷的政治风波中!

    一想到此前嫡母房氏因为他们三子能够上学而感激流涕,再对比眼下高坐席上而悠闲听曲的太平公主,李潼心里真是别扭得不得了。

    后世言及太平公主,总不乏人因她一生爱恨情仇唏嘘不已,但李潼咋就觉得那么无病呻吟呢?

    你太平公主死了老公可怜,你就有资格任性、弄权、为爱痴狂?死了老公没耽误你玩面首,你跟你妈一个样,只是馋男人们的身子,**!

    李潼觉得他是真有资格吐槽一下这个姑姑,真要硬杠无非这种说辞:你只是丢了一条命,可太平却失去了她的爱情!

    唉,偏激了。

    李潼当然也知道,他们一家苦难与太平公主无关,他奶奶愿意给女儿更多垂怜,那也不是别人能决定的。他跟这个姑姑没啥冲突,甚至如果能加强互动、培养感情的话,对他们一家处境也会有改善。

    当然,这必然只能是后话了。看到太平公主眸光异彩流转,弹指应拍的悠闲模样,仍是浑然不知黑潮正在将她夫家给吞没。

    但大内与外界即便有消息隔绝,不过滞后几日,乍闻讯已是生死两隔,李潼虽然不怎么同情,但是想想也觉得挺唏嘘。

    <br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