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冠冕唐皇 0048 内教坊诸事

时间:2019-11-21作者:衣冠正伦

    内教坊格局,也如仁智院一般,是一片独立的院舍,而且规模要庞大许多。

    这也很正常,既然名之为坊,自然也就有名副其实的地方。虽然由于处在禁中,不可能真的像两都里坊那种规模,但是作为宫中乐户日常生活与工作的场所,必须的配套设施,肯定也是一应俱全。

    得知二王到来,内教坊监事者也是匆忙出迎,乃是一名年在四十多岁,面白无须、皮肉松弛的中年宦者,自陈名为杨绪,司宫台内给事兼太乐署典事。

    唐代官秩体系很庞大,围绕皇宫便有殿中省、内侍省并尚宫六局等等,官职与机构看起来很混乱。但其实也很好分辨,殿中省主要是为皇帝本人服务,还具有一部分外廷的属性,也主要由士人担任官职。

    内侍省与尚宫六局则主要在禁中活动,其中内侍省主要由宦官担任官职、管理事务,尚宫六局则是女官,男女两套班子。几年前,内侍省又更名为司宫台。

    至于这个宦官杨绪的官职也很有意思,司宫台内给事已经是品秩从五品下,这在外朝已经属于服绯并可以荫子的中层干部。

    眼下内教坊尚未独立判事,仍归司掌礼乐的太常寺代管,所以内教坊官员一般也要挂上一个太常寺的兼职。因此这个杨绪在自我介绍的时候,还有太常寺下属太乐署的典事。当然,光宅元年武后监国的时候,太常寺也被改名为司礼寺。

    可是,相对于从五品下的内给事,太乐署的典事仅仅只是一个流外五品的下吏,不入流的职位。

    由此可见外廷在面对内廷时那种傲娇,内给事又怎么样,穿什么绯袍,你也配!跟中唐之后宦官专权的嚣张跋扈截然不同。

    对于这个宦官杨绪,李潼兴趣不大,你哪怕叫高延福,有个养子叫高力士,都多看你两眼。不过他也明白,禁中虽然是大唐权力中枢,但类似钟绍京那种宝藏男孩也并非俯拾皆是。

    在这名宦官的引领下,李潼与李守礼走入内教坊中。

    内教坊即名为坊,内中格局大体也依照城中坊市,坊道十字交叉,坊户屋舍如棋盘分布。李潼来到这个世界,至今也没能离开禁中,自然也无从领略洛阳坊市风采,此际步入坊中,也算是稍稍解渴。

    在他的询问下,那宦官杨绪也随口讲述一下坊中人事布局。

    内教坊有乐人几百户,其中又分为在籍乐人与番上乐户,番上的乐户隶属司礼寺所管辖的乐户籍民,并不纯是宫人、宦者,番期结束后还要离开禁中,在外居住。而在籍的舞者与音声人,则就需要长留禁中直至老死或是开恩放免。

    坊中东北是管理机构并放置钟磬乐悬的阁堂,西北则是舞乐伶人们排演并操练所在,此刻各种丝竹鼓乐声正从此处传来,夹杂着伶人清歌声,可见各类大曲的排练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西南坊区是籍乐居住区域,并排演一些小曲杂调,其中还包括鱼龙百戏等。东南坊区则是番上乐户所在区域,并且也有太乐署派驻官员如协律郎等于此采声翻曲。

    李潼来到这里,用的名义是要挑选一些乐人翻新几首旧曲。当宦官杨绪问起可有熟悉并属意的乐人时,让他有种欢场新客没有风月相好的淡淡羞耻感,又不愿露怯,便随口道出部头米白珠的名字。除了这一个,他也实在不认识内教坊其余人。

    宦官杨绪先道声抱歉,言是坊中此际正在排演大礼所用诸部大乐,所用多人,未必能够成功将人找来,然后将二王请入东北阁中暂坐,这才吩咐役者匆匆去访米白珠。

    过了约莫有一刻多钟,大胡子米白珠匆匆行入进来,见到二王之后连忙上前礼拜致歉:“坊中召急,不辞而别,还望大王勿罪。”

    “小事而已,既然归坊,可有案习排演什么新曲?”

    李潼一副欢场老手的姿态,淡淡问道。

    “入坊便归舍中,还不曾有用。”

    听到米白珠的回答,李潼脸色顿时一僵,我只认识你老小子一个指名传来,结果你太不给我长脸,别人都在排练结果你滚回来坐冷板凳!

    侍立一侧的宦官杨绪见状便上前笑语道:“大王若翻新曲,坊南尚有外署协律郎通辨诸音,可随传入用。”

    听到这话,李潼脸色更黑,显你眼尖是不是?本来已经挺尴尬,还来笑我没有上档次的老相好?老子就不用!

    “音声翻曲,娱情则已,不必扰动诸多。”

    他淡淡摆手,旁边李守礼也点头道:“米部头鼓技颇佳,余者还不知优劣,不必唤来。”

    不会说话你就少张嘴,没看到米白珠那家伙老脸都臊通红!

    米白珠倒是很感激大王对他的抬举,一天不见居然就追到内教坊来,但当着教坊监事者的面,还是不好吹嘘自己技艺有多高明,上前讪讪道:“卑职多谢大王雅赏,但孤器难制全曲,请为大王再荐音声数人,以作选替。”

    李潼抬手按住将要开口说话的李守礼,并对米白珠点头表示同意。

    米白珠侧首对杨绪点出几个人名,这太监顿时面露几分难色,但看看堂上端坐二王,还是勉为其难的点点头,派人去传唤米白珠所点的那几个人。

    这一次去的时间要长一些,几乎过去了半个时辰,传唤之人才陆续到来。当然,李潼他们也不是干等着,宦官杨绪命人取来一些俗乐小曲的乐谱籍目,以供二王拣取。

    可是看到那天书一般的曲谱,李潼不免觉得这太监似乎在为难他,要是我能看得懂,国家养你们还有什么用?

    不过除了这些乐谱之外,李潼还是发现了一些有用的东西,比如内教坊的一些案习教材,对乐器乐理的描述,宫商调位的分析等等,由于乐人普遍文化程度并不高,所以这些乐理写来也都通俗易懂。

    李潼抬手拿起一卷羯鼓鼓法,随便展阅竟然看出一些门道来,一些技巧就连此前米白珠教他打鼓的时候都没有提及,于是心中便暗戳戳狐疑,这老小子露拙藏巧怕不是看自己天分出众,一学就会,想要多混几天饭吃吧?

    米白珠并不知这位看起来阳光俊朗的大王内心如此阴暗,只在一边垂首感慨:“可惜仆愚不堪教,只字不识,否则遍览乐籍,习得更妙乐技,也能优事王上。”

    “你不识字?”

    李潼闻言后倒是一奇,见面便听此人谈吐并不粗鄙,难免高看一眼,没想到跟他装大尾巴狼呢。

    米白珠苦笑稍作解释,他只是隶属司礼寺乐户贱籍,习得乐技也只是家长手口相传。至于宫中虽有掖庭、内文学馆等教授宫人文化,但却并不包括他们这些乐户贱籍,所以他们生来也只能从事这些粗浅的卑技,前途黯淡无光。

    李潼听到米白珠的解释,心中也是略生悲悯,跟这些祖祖辈辈没有前途可言的卑下乐户相比,他也算是幸运。相逢就是缘,老米你以后就跟我混食吧,有人弄我你得上,懂?

    当得知米白珠家里还有四五个男女孩子,李潼更是一乐,准备把这一窝都端了,吩咐米白珠如果有机会,可以将几个孩子引见一下,真有可堪造就者,他也愿意引入内文学馆学习。当然,女儿还好说,儿子的话,要在内文学馆读书,只怕不能留住小雀雀。

    这种层次的示恩,李潼也不避讳外人。否则他连房门都不必出,躺在床上挺尸装死得了。

    看到米白珠区区一个贱籍乐工居然能得二王欢意,有来有往的问答,旁边侍立的内给事杨绪脸上也流露出几分羡慕。他这从五品内给事,按例应是皇后宫官,可是上任以来,他还没有见过皇后哪怕一次。

    羡慕也没用,一个皮肉松弛的老太监,没啥培养的价值,真要领出什么儿女来,李潼更要敬而远之了,惹不起。

    对答之际,几名乐工伶人已经到来,李潼记得米白珠点了五个人名,结果只来了三个。一个胡子大把,也是胡人名为康多宝,一个三十出头妇人名为潘三娘,另有一个胡姬名为米大蛮,居然就是米白珠的大女儿。

    李潼看看米白珠那副糙样子,再看看他女儿那含羞带怯、挠人心弦的娇美模样,心情不免有些凌乱,老米你不回家问问媳妇有没有蹊跷?

    大概是有的,为人父母但凡对子女有一点爱,能给起这名儿?大倒没什么,足尺足码、有啥叫啥,挺好的。可是米大莽多好听,莽到你害怕!

    不过一想到他们三兄弟的小名,李潼又沉默了。

    三人各自上前自陈,胡人康多宝善羯鼓与胡笳,并且是《燕乐》部的一名部头。

    听到这介绍,李潼便瞥了臊眉耷眼的米白珠一眼,心知自己算是见到高手,《燕乐》乃是十部乐的首部,能在其中担任部头的,哪里是米白珠这种杂部头能比的。

    妇人潘三娘精擅琵琶、竖箜篌,并且曾为坐部伎一员,能够坐堂表演,只因年长色衰而被剔除,但乐技却是更加纯熟。

    至于胡姬米大蛮,则是一名歌舞伎,最擅胡旋舞。看那隆鼻碧睛、五官精致小巧,腰肢玲珑的姿态,也能推想当其翩翩舞起后,应是怎样妖娆画面。这胡姬要比她爸爸混得好,乃是一部歌舞伎的头人,即就是领舞人。

    李潼要翻新曲,舞姬是没什么用的,对那胡姬流波放电的眼神只作视而不见,当然也不好当人老爹面飞眼调情,就算她老爹愿意也不行,这名字就太出戏。

    琵琶是燕乐的大乐器,李潼先让那乐伎潘三娘试奏几曲,听听旋律、找找灵感,看看有什么可抄的诗词。文人墨客之间的骚情互借,不能叫偷,关键是要把美好的诗篇洒满人间,大爱无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