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冠冕唐皇 0012 耶耶的召唤

时间:2019-11-11作者:衣冠正伦

    上官婉儿自然不会托大到接受一位嗣王两位郡王的谢礼,她侧避半退,之后又与房氏浅言几句,然后便告辞离开了。

    太后让她旬日来见,本就存有审视考验的意思,虽然她的确心内无鬼,也犯不上留在这里家长里短聊个没完。而且房太妃也未必对她心存什么谢意,执意要让三子礼谢,也只是通过对她这个太后爪牙的恭敬来表达对太后本身的顺从。

    上官婉儿引众离开之后,房氏才又在宫婢搀扶下返回内室,并示意三子一同入内。房氏缓缓倚靠在矮榻上,视线扫过跪拜在前三人,还未开口已经泪目,语调带着几分颤音:“先王保佑,我母子又熬过一厄……”

    话间,她视线又落在李潼身上,并弯腰让他往近前凑来,两手捧住李潼脸颊,视线认真的端详起来。李潼被观察得分外不自在,颇有窘迫的视线转向房氏那被紧紧包裹且横在榻上的左腿,关心道:“娘娘伤情究竟怎样了?”

    所谓娘娘,眼下还并不专指皇帝的妃嫔之类,用作对于母亲的称谓,而且还是非常普遍平民化的称呼。

    李唐皇室在称呼方面真的没有什么严格的礼节讲究,素来以接地气而著称,呼父唤母,耶娘并用,兄弟之间也常称行第。

    这当中比较有代表性便是唐太宗李世民的《两度帖》,是唐太宗东征高丽之际写给其子李治的私信,大意是耶耶想死你这心肝儿了,你要记得常给耶耶写信云云,不独口语化得亲切,关爱之情也都溢于言表,与寻常庶民慈父没有区别。

    当然,也并不是就全无讲究,还是有一些容易引生歧义的地方。比如“哥”和“大人”这两个称呼,在某些特定语境和场合都有称呼父亲的意思。唐玄宗李隆基曾称其父睿宗为四哥,大人则更加数不胜数。所以来到这个年代,攀交情动辄“大哥”“大人”,人缘应该会混得很不错,大家都乐意跟你交朋友。

    “是了,巽奴他连累娘娘,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李守礼这会儿也终于问出口来,箕坐榻前,望着房氏与李潼一脸的好奇。

    旁边的李光顺也微微躬身向前,只是姿态远不如李守礼那样亲昵随意,隐隐有种透出隔阂的意思。

    这个问题,好回答也好回答,李潼三言两语便将经过交代一遍。只是讲到自己死而复生这一件事,则就实在没有办法讲清楚。他这里刚刚开口讲一句,另一侧李守礼已经趴在他身上大呼叫起来:“巽奴你真见到阿耶?阿耶跟你了什么,有没有讲起过我……”

    “噤声!”

    房氏抬手敲在了李守礼脑门上,对于这个毛毛躁躁的嗣子也实在乏甚耐心,摆手对其余两人道:“你们先出去,我与三郎有事要谈!”

    李光顺倒是恭顺,虽然也是一脸的不敢置信,但闻言后还是连忙起身退出。李守礼则忸怩着不肯走,这更坐实了李潼对于其人性格的判断,这是一个憨货。

    但见房氏瞪眼欲怒,李守礼还是垂头丧气起身往外走,只是离开房门前又傍着门框对李潼挤眉弄眼:“巽奴,我这几日练成妙戏,稍后答完娘娘,记得速来见我,我教你啊!”

    看到李守礼那稍显拙劣的引诱,李潼不禁莞尔。

    虽然与这几个所谓亲人接触不久,但这氛围让他感到轻松,大概是时刻身处在命悬一线的凶险境地,亲情之外更有一种相濡以沫的深情,彼此之间相互依靠,关系更加纯粹,完全没有那种天家无情、勾心斗角的气氛。

    他转回头来,望着仍在凝视着他的房氏,深吸一口气后正待开口,可是房氏接下来的话又让他有些接不住:“你家阿耶他、他是怎么样了?有没有问起家事,问起我……他也实在心狠,夫妻一场,哪怕梦里相见,也不以面对我……他、他是在怨我,怨我没有照顾好你们……”

    这语调如泣如诉,听在耳中,让人倍感心酸。李潼听在耳中,心中更生感慨,他那亡父李贤的确是一个魅力极大的人,就连上官婉儿那种情意飘渺难言者都给了他不的善意提醒,更不要房氏这真正的太子妃,必然是更加的铭记不忘。

    若再算上他那个根本不曾谋面,直接追随殉情的生母沈氏,李贤能得如此寄情深厚,也算聊有可慰了。

    除此之外,李潼也不得不感慨古人神经之粗大,他这一番杜撰就连自己讲起来心里都发虚,居然没有引发什么质疑与驳斥。像是代表武则天的上官婉儿,在今天又见他之后,对此根本就连提都没有提,而眼前的房氏,则更是干脆对此信之不疑了。

    李潼并不知房氏与李贤这夫妻相处细节,即便有心要安慰几句,也根本不知该要些什么。他也知谎言越圆越大,特别跟房氏这种亲近关系日后少不了朝夕相对,得越多,破绽自然也就越多。

    因此在沉默少许后,李潼只是涩声道:“与阿耶四时相处,多半只是教我学识。此前上官才人言有诫我,此事只可埋藏在心,切勿浪言招祸……我自然信得过娘娘,阿耶他、”

    “罢了罢了,终有相见日,我又急什么!”

    房氏抬手打断了李潼言语,抬手将他鬓角几丝乱发捻起贴在脑后,动作轻柔又充满爱惜:“上官婉儿如此嘱你,诚是挚言,可见先王德馨惠人,各存心底。我儿虽然遭此厄难,但却有幸受教你父,这是你的大福分。

    我只是一个惶恐愚钝的妇人,勉强煎熬在世上,也只是恐怕你们全无依靠,即便有心教养,也没有才力。人王才器,哪能绝传,这才有了你的一番机缘。只是切记不可张扬在外,引人妒忌。牝凶已老,岂能久活,珍爱父遗,终有用时!”

    李潼听到房氏直呼武则天为牝凶,可知这柔弱外表下对于武则天的恨意之浓厚。只是听到岂能久活之类,心中还是不免叹息,也不好直言房氏实在太乐观了,牝凶虽老,但仍神龙久视,来日他们要承受的折磨,只多不少!

    老实,虽然现在命还被人捏在手里而无从保障,但李潼还真的没有对武则天多么澎湃的恨意。抛开其余,仅仅立足于一个人的立场上,武则天那斗志昂扬也实在是常人难及。

    如今的武则天,早已经是六十五岁的高龄,不要在古代,哪怕在后世医疗保健已经非常完善的时代,这也已经是需要颐养天年、需要弄孙为乐的年纪。

    可是武则天仍然不服老,还在积极准备着代唐履极的事业,跟后世动辄咋咋呼呼的玄幻主角相比,这才叫真正的逆天而行!

    不过话回来,年龄对绝大多数人来都是无从摆脱的限制,特别对那些雄才大略的君王而言。

    但年龄也是武则天的优势,一则她天赋异禀,到了这样一个年纪仍然能够保持旺盛的精力与臻至化境的权谋手段,保持着稳健的节奏一步步逆天而行。这一点就连许多英明君主都做不到,年老时昏聩致使乱政不断,而武则天这一阶段到来要晚了许多。

    二则就是年龄也意味着武则天威胁并不大,尤其是对当时人而言。就连房氏都认为武则天已经活不了太久了,推此及人,可以想见这也是当世许多人的共识。

    类似于狄仁杰之类名臣,他们对李唐并非全无忠义,而且也通过武周嗣位争夺将这一份忠义表现出来。但他们何以还能坐视武则天一步步篡唐自立?

    这当中一个原因自然是因为武则天相当一部分权威直接继承于高宗李治,另一个重要原因便是武则天的年纪。这老娘们儿已经如此高龄,由得她折腾还能折腾几年?等她死了,自然一切回归正途。

    可是在她活着的时候武力夺权,成功的可能不大暂且不,就算是成功了,当中变数诸多,又会将世道引到何处?代价太大,得不偿失。

    而且武则天活着的两个儿子,无论是被废逐的李显又或者如今还在位上的李旦,其实都没有表现出足够让这些大唐忠臣们豁出性命以拨乱反正的英主禀赋。

    当然,这只是李潼的一点猜测,眼下他也不能、且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难接触到真正的朝堂重臣,这看法究竟是否准确,他也无从验证。

    房氏又与李潼谈了一会儿,主要还是询问李潼的健康状况。而李潼也将他所杜撰《慈乌诗》一事稍作交代,他对此事背后逻辑虽然已经略有推测,但毕竟只是空想,讲出来听一听房氏对此的看法,心中也能更有把握。眼下的他,也实在找不到其他可作商讨的对象。

    房氏听完李潼所吟诵《慈乌诗》,又是覆面哭泣半晌。她根本就没有怀疑这是李潼所捏造的,只是大悲于先王至死魂灵仍然不得安宁,要托子献诗向那牝凶低头,为妻儿争取一线生机。

    房氏虽多忿言,但李潼也从侧面印证了在房氏看来,他这一思路是没错的。至于李贤魂灵安宁与否,这也不在他考虑之内。

    要想人前显贵,必得人后受罪,武则天在从感业寺返回皇宫大内之后,对于王皇后那也是舔得嘴巴发麻,这才有了之后坤极后宫乃至于日后君临天下的风光。

    眼下的李潼,尚不敢树立那样宏大的野望,但哪怕为了活命,也要有此觉悟、端正态度。毕竟,只有活着才有无限可能,大不了斗命长。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