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冠冕唐皇 楔子

时间:2019-11-03作者:衣冠正伦

    大唐垂拱四年,神都洛阳,太初宫隔城西映日台南有五殿攒立,顶上合一,蔚为壮观,又称荫殿。

    五殿后房廊连绵,夹处于殿台之间,左右又有巍峨宫墙为抱,除正午骄阳当空垂临,其余时间难见天日。

    垂拱年中,太后武氏长居上阳宫听政,太初宫内大建明堂,诸多工匠劳役出入频繁,杂居禁中,因是宫人多避居左右隔城或上阳宫听用。五殿与映日台之间这一片房廊屋舍就阴之故,往往作为亡故宫人出殓之地。

    六月丁亥朔,左廊三室中,有宫人素麻并立其中。深阔的房间正当中帐幕垂挂,随着宫人出入可以看到帐幕下横设有藤编素榻,榻上则仰陈着一名脸色瘦削苍白的少年尸体。

    少年不知死去多久,暴露殓服外的皮肤都还没有发生什么明显变化,苍白如冷玉,面颊虽然憔悴瘦削且两眼闭合,但五官分布、印堂脸型,望去仍然让人感觉清秀可怜,也冲淡了一些陈尸于此的阴森感。

    房间中除了帐幕下榻上陈尸之外,还摆设着一些卤簿箱笼,箱笼里则放着一些三彩器偶、油彩木人等冥器,显然之后是要随同这少年尸体一同埋葬。

    这又不免让人怀疑少年身份,那些冥器造型做工俱都精致,很明显不是寻常宫役配享的器物。但若说少年真有什么尊贵身份,这又不对,一则这些冥器相对于真正的贵人,规格仍是太低,二则真正贵人丧葬礼仪自得有司操办,也不会在这五殿后阴森所在的宫人殓所进行。

    几名宫娥低语点出了少年身份的不寻常,其中一名脸色憔悴的中年宫人在弯腰为尸体抚平袍带后忍不住叹息低语:“这位大王,也是天家薄命……”

    话未讲完,其身后另一名宫人已经抬肘重重撞在她的背上,那宫人惶然闭嘴,同时警惕的侧首偷窥帐幕外端坐的一名女官。

    女官衣饰较之帐幕内忙碌的宫人们华美得多,身躯肥大,厚粉敷面,此际正满脸的不耐烦望着门外遥遥可见的殿堂轮廓,间或转头望向室内,眉眼之间多有凶恶,很明显是想尽快结束此间事务,离开这个让人不舒服的阴森所在。

    突然,帐幕内响起一个宫人短促惊呼,这声音顿时吸引了房内众人注意力,纷纷侧首望去,女官则更是满脸戾气,眉梢飞挑:“贱婢噤声!扰了大王魂灵,你……”

    尖厉的呵斥声戛然而止,因为女官骇然发现那原本横陈在素榻上任由宫人摆布的少年尸体竟然坐了起来!

    “大、大王回魂……”

    房间中所有宫人都看到这惊人一幕,顿时满室尖叫,那种生来俱有对亡者的惊恐驱使着她们逃窜飞奔出房间,很快房间中便只剩下那突然坐起来的少年“尸体”。

    此时少年已经睁开了眼,时间却散漫没有焦点,乍响的惊呼声浪似乎也吓到了他,下意识转头望去,却只看到那些宫人惊走、多有狼狈的背影。

    tart="_bnk" css=”linkcontent”>” tart="_bnk">http://m.cmxsw.</a></a>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