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的宿主是大腿 第四百七十四 男娃女娃 16

时间:2018-04-30作者:阿氏

    ,!

    十五分钟之后,赵老爷子的腿,从洛赋刚开始按摩就觉得开始放松了不少,到现在,一点都感觉不到疼痛。

    “小姑娘是学医的?”赵老爷子虽然面上没什么,内心却非常震撼。以往的医务人员帮他按摩之后,按半个小时,也只能是稍微缓解。

    但是这小姑娘按下去,却慢慢的,一点疼痛都没有。这对于疼了几十年的腿来说,简直就是奇迹。

    “不是。”洛赋从地上将妞妞抱起,刚刚给老爷子按摩的时候,妞妞就由老爷子的警卫牵着,妞妞一脸的不高兴。

    “不是学医的怎么还会这个?”这就让赵老爷子有些奇怪了,要不是今天他是临时要出来走走,而且他的腿发病也没有任何规律,他都要怀疑洛赋的身份。

    “小时候成绩好,多余的时间没事做,跟着老家的一个老人家学的。”会医术的老人家是有的,经常去玩也是真的,只是张婧还真的没跟着学。

    张婧小时候,家里环境不好,又瘦又小的,除了在家做一些简单的活,张家两口子也不让孩子做些什么。毕竟家里的事,他们两口子做的话,也不算多。

    张婧不喜欢在家玩,因为总有小朋友想找她出去玩,或者是她奶奶总是上门说她懒,想让她去叔叔家帮忙做事。张爸爸不是重男轻女的人,但是张婧奶奶和叔叔一家,可不是这样。

    于是张婧就带着自家刚会走路的弟弟,去了村里赤脚医生的家写作业。看着爸妈从医生家门口路过要回家了,就跟着一起回家。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张雄上学,张婧也上了初三,老爷子也去世了。

    “那你记性不错,也没去学,都长大了,还记着小时候学的东西。”老爷子倒是觉得这姑娘不错,不卑不亢,自己身边看着警卫,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老人,她说话也没有谄媚,倒是不错。

    “长大之后爱好就改变了,不过多会一些,总是多一条路。虽然没学医,我还是经常温习以前学到的东西的。”洛赋也跟着赵老爷子笑起来。

    “老爷子这是几十年的旧伤吧?”随后就有些好奇的问起来。

    “不错,几十年了,以前的旧伤伤到了底子,尤其是这双腿,当年差点没了,这保住了,却折磨了我几十年。这接着,不知道还要被折磨多久。”赵老爷子可不会觉得自己的一些情况不能外露什么的,不说他看得出这个姑娘是个好人,就算是有心人,他也不怵。

    洛赋却突然一脸震惊的表情看着他,赵老爷子觉得奇怪,震惊什么?难道是自己的伤势?

    “你这是什么表情啊?”赵老爷子有些好奇。

    “老爷子这腿伤找中医看过没有?”洛赋想了想,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

    “老头子这腿什么医生没看过啊?中医都不知道看了多少了,怎么,有什么问题吗?”见多识广的老爷子,自然不会被洛赋假装没事的表情骗到。

    洛赋却不太想说,一边的警卫在赵老爷子的示意下,也出声劝。

    “我看老爷子您也不是普通人,这话我倒是可以说,不过离开这地方,老爷子可得忘了是我说的。”洛赋被警卫的一番劝说,有些不好意思,这才慢慢开口,这还是充满了不定性。

    “你说吧,老头子我就算不是普通人,也没那么些糟心事,就算你说了什么,也没人会找你麻烦。”人精赵老爷子,很精准的找到洛赋想要表达的意思,觉得她是害怕自家有人找她麻烦。

    “老爷子这腿,其实不是不能治,甚至可以痊愈。”接下来的,就不用说了。

    洛赋这话加上之前的铺垫,既表现出了她知道这腿要怎么治,也表现出了她只是一个好像发现了豪门的私密事,有些害怕的普通人。

    “怎么可能,没你想的那些糟心事,老头子这腿,被无数医生判了死刑,没得治了。”赵老爷子却是觉得,这姑娘可能是在可怜自己,觉得自己是被人蒙蔽的老头子。

    “老爷子,您的腿,是真的可以治,您不妨另外找一些中医看看,我不是开玩笑的。我要带妞妞回去吃饭了,再见。”洛赋抱着妞妞,留下这句话,就小跑离开了小公园。

    洛赋是走了,留下赵老爷子在原地想洛赋留下的话,那姑娘的眼神很笃定,没有一丝犹豫,难道说的是真的?

    但是他赵城,这辈子虽然没有后人,朋友也没剩下几个,但是仇人也都死完了。怎么可能还会有人买通自己看病医生

    ,就是为了不帮自己医治这腿。

    以前还可能有仇人这样做,但是仇人都死完了,怎么可能还会有这样的事?

    赵老爷子一直记挂着洛赋说的话,回家就让人叫自己这些年一直看病的老伙伴过来。

    “怎么?今天又疼了?最近可是频率越来越高了。”老伙伴吕陶年龄比赵城小几岁,也是六十多的人了。现在基本上不帮人看病,但是这是自己的老伙计,自然是不一样的。

    “今天疼起来,比以往还要厉害多了。不过,我今天叫你来,可不是为了这事,而是今天我遇到一个姑娘,她很肯定的说,我的腿可以治,还觉得我是被人骗了,不给我好好治。”赵城看着自己的老伙计,他并不怀疑他,毕竟就算真的有人能治,也不是自己的老伙计能做到的,吕陶擅长的,并不是这方面。

    “能治?这不可能吧,老严那些人都说你这腿没办法了,我是不擅长这方面,但是他们可都是这方面的顶尖人物啊!”吕陶也没有觉得被怀疑不爽什么的,他很清楚赵城的性格,却觉得赵城被人骗了。

    “我一生阅人无数,那姑娘不是在撒谎,本来我这心已经如同死水一般,现在却被小姑娘的话被搅乱了。你说,有人说我能像一个平常老头一样活着,我怎么可能不放在心上!”赵城也不是圣人,能不受苦,怎么可能不着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