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的宿主是大腿 第四百六十六 男娃女娃 8

时间:2018-04-24作者:阿氏

    姚老太因为儿子有出息,在这群老头老太里面,算是有面子的人物。这一晚上来,他们就在背后悄悄说自己,她怎么能忍。

    在老家,她就是个厉害人物,来城里倒是因为儿子给的面子,大家也都是好面子的人,轻易不吵架,所以好久没和人吵架了。

    “你什么意思?”吵起来,被人说到网上的事,姚老太是懵逼的,她们两老完全不识字,所以也不会上网用微信什么的,冷不丁的听到说什么他们家的事网上都传开了,还是不懂事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没想到你们两口子还真会装,平常还总是说媳妇不孝顺,不让你们看孩子。没想到,你们是嫌人家生个姑娘,想折磨人家啊!”姚老太出来说话,自然有不对付的老太太出来嘲讽。

    实际上,在场的说姚家事情的人,家里也有不少重男轻女的,只是他们表现得不是很出来,或者家里媳妇不像张婧这么能干,也没有洛赋和另一个任务者较劲,所以并没有人去说他们家的事。

    任何事,只要在网上一运作,哪怕只是常见的一些问题,都能提升到社会伦理的高度。善于利用网络的洛赋和姚望深知这点,所以姚望才会选择在网上出手。

    没想到,洛赋来得比他想象中的要早一些,还很心机的录下这些看上去没什么用,但是在这种时候,却有奇效的视频。

    吵架没吵赢的姚家两老口带着满肚子的怒气回家,姚望已经沉着脸坐在客厅了。

    “儿子啊,今天我听到他们说张婧在网上闹什么东西,是怎么回事啊?”姚老太见儿子在家,就像找到了主心骨似的,想要赶紧弄清楚这件事。

    “我还想问你们是怎么回事!”姚望对原主的父母可没有那么多耐心,要是原主是个大孝子,他装都能装出来孝顺。但是原主就是个很自私的人,他自己都不把父母放在眼中,任务者自然也会照着做。

    将视频拿出来给两老看,姚老太就开始骂起来了,骂张婧这个女人作怪,自己生不出儿子,难道还不让说几句了?哪家媳妇不受气,难道就她高贵?

    加上想到今天说她的那些死老太婆,平常他们还不是经常说在家的时候怎么怎么拿捏儿媳妇,现在却说她不该重男轻女,那平常嘲讽别人家只有孙女,没有孙子的人是谁?

    “好了。别说了,这段时间你们先别出门吧,等这件事过了再说。”姚望很清楚,这场网络上的战役自己输了,输了的代价就是,可能想要拿捏住张婧的婚姻,要失败了。

    确实是这样,洛赋在网上事件出来的时候,就打算趁着这个机会,摆脱和姚望的这场婚姻,不然的话,以后说不定还有设么么办法来恶心自己。

    洛赋起诉离婚,因为没有必须离婚不可的理由,民政还是将他们全都约出来,希望能何谈。

    姚望没有拒绝,他想趁着这个机会,和洛赋在好好谈谈之前的事。

    “只要你答应将解药给我,离婚这件事,我不为难你,让你在最快的时间内离婚,好去做以后的事。你可要想好,要是我坚持不离婚,你可就要等两年的时间。”他们都很清楚,只要婚姻还在的话,他们可以操作的空间很大,不管做什么,对对方的社会地位还有名声,都有不小的影响。

    “你怕是傻子吧?你不举,我申请离婚,这好像不需要你的同意吧?”洛赋说着,还看着姚望的下体,笑得正直。

    “我曹!”姚望突然暴起想要打人,却被洛赋让开了,旁边的安保听到声音也赶紧过来。另一边的民政工作人员想,看来这一对,是调解不了了。

    “张婧,你有种,我们等着瞧!”姚望看了洛赋一眼,眼神可怖,像是要吃人一般。

    洛赋微微一笑,并没有害怕,任务者又能怎样?只要自己任务成功,对方任务失败,哪怕是记恨上自己又怎样?又不知道自己是谁。

    而且,就算是以后遇到自己认出来,难道自己就那么容易被人弄死?

    姚望拿不到解药,也没有气馁,暂时将精力放在了事业上。当天姚望就同意了离婚,隔天两人就拿到了离婚证。姚望转移的财产洛赋没有去追究,她知道,要是追究的话,凭对方的手段,又能拖不知道多少时间,还不如就算了。

    然而房子这东西,是两人的名字买的,加上洛赋要抚养孩子,并且明眼人都知道家里的财产肯定是被人动了手脚的,所以工作人员提示了一句。

    姚望也表示,这房子给张婧可以,但是以后的房贷,他不出。这房子才买了几年,房贷还有大部分没有还完,姚望这样虽然损失一些,却根本比不上那些被转移的钱财。

    洛赋却表示,房子她不要,她只要钱,将这房子折算成市场价,除去剩余的房贷,将当初装修的钱加进去,她只要一半就行。

    洛赋的做法让民政的工作人员觉得不解,这女人不要房子,带着一个孩子很吃亏啊。毕竟,房贷的事,因为姚望转移财产的事,还是很有操作空间的。

    姚望觉得这女人真的是精得很,这房子摆在那里,其实不是一个好东西。周围的邻居对姚家现在的风评也不好,姚望还是比较在意这个的,所以并不想继续住在那个地方,就像将房子给张婧算了。

    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只要钱,姚望忍了忍内心的火气,当场从姚老头名下的银行卡中划钱给洛赋,这件事就此了结。

    “这次算你赢了,我却没有输,希望下次再见的时候,你还能维持你的微笑。”姚望见洛赋整个过程都带着一些笑在装逼,很是不爽,出门的时候,放了一句狠话。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看你能做到什么地步。”洛赋觉得这样的任务者实在算不上心腹大患,实在是不行,最后自己也有承影剑可以依仗,不用现在就冒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