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的宿主是大腿 第四百二十九 秀娥 8

时间:2018-04-04作者:阿氏

    ,精彩小说免费!

    省高官在看到这张光盘的内容时,第一时间也是想为何这人自己没看出他是这样的畜生。只是他算是自己的人,匿名将这张光盘交给自己,这是不是政敌的陷阱?容不得他不去想这么多。

    官场上,并不是你是一个清官就能无所畏惧,无数的事要让你分心,一点都马虎不得。

    “小罗,暗中跟着调查张秘书。”纠结了一番,省高官还是决定先把证据拿到手,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洛赋将光盘交给省高官,当然还有备份,也没有放弃跟着张秘书。张秘书隔天在受到郑天福的短信之后,下班就自己开车去了他家的老房子。

    张秘书家是本地人,在郊区有一座老房子,在他老父母去世之后,这里就没人住了。不过张秘书本人倒是会经常回来打扫,然后住一晚上,这是这几年来的习惯,隔几天来一次,同事们都说他是念旧的人。

    他早些年就离婚了,妻子在外地已经嫁人,孩子也跟着妻子,这些年没有新娶。一个人在家寂寞,经常回老房子那边,倒是可以去亲戚家坐坐,他每次都去。

    这次也不例外,他先去了堂叔家,他去世的老爸没有兄弟,关系最近的长辈就是堂叔,他每次都会去坐坐。

    夜深了,他才回到自家的屋子,黑漆漆的屋内,其实已经有人在等他。暗中跟着张秘书的人没有跟着进屋子,这又不是武侠世界,跟着进去人家不会发现,而且跟着的人也不觉得张秘书有什么秘密。

    而洛赋却是跟着进来看见了一切,张秘书推开门之后,打开灯就去洗漱,洗漱完之后径自来到房间,在房间之中,床上已经有人在等着他。

    洛赋见床上的少年一脸羞涩的样子,没有一丝不甘,有的只是野心,没有犹豫,直接录像。

    小罗看到张秘书只是回了老屋子,没有什么异常,也就回去休息了。洛赋则是拿到了张秘书和少年的视频,尺度之大,洛赋这个老油条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第二天一早,省高官出门的时候,又看到了一张光盘,想到之前看到的视频上张秘书和人约定的时间,好像就是昨晚上,他没有马上去上班,而是打开电脑,先看这光盘中到底是什么。

    半小时后,省高官拨通了小罗的电话,“你昨天跟着张秘书去了什么地方?”

    得知小罗见到张秘书回了老房子休息,然后就没跟着,省高官也能确定这光盘上的事件发生地点在什么地方了。

    省高官想到这背后之人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电脑上肮脏的画面刺激着他的心脏,连续拨打了几个电话,先将张秘书和视频中和他联系的男人控制起来。

    这个早上发生的事打了省委众人一个措手不及,张秘书和郑天福的权色交易证据确凿,深查之下,两人更深的秘密也挖掘出来,等待着两人的,将是牢狱之灾。

    郑天福被判刑没有赵志明的重,洛赋却不会放过他,和赵志明一样,死在牢里,没让人查出来。至于张秘书,洛赋没有多管。

    在深查之下,郑毅的天宏也遭受重创,好不容易拿下的项目再也保不住,这样一来,孙浩想要的钱也拿不到。另一个公司接手,只肯按照市场价给他们家赔偿,至于孙老太的腿?不好意思,这和我们无关!

    没了这个项目,公司遭受巨大创伤,还有郑天福的事,郑毅很果断,在郑天福的判决下来之后,见了郑天福最后一面,花了一些心思打点,就带着一家人离开了这个地方,公司直接卖了。

    洛赋没有去管郑毅的去向,与自己无关。此时的洛赋,正在满世界的查找几个凶手。

    没想到没过多久,居然得到了陈瑶君的消息。陈远航得到赵志明落马的消息,也不敢马上去关注,过了一段时间,他才托了原来的朋友,去打听赵志明的消息。

    洛赋虽然这段时间在办郑天福的事,盼盼却一直监视着赵志明那边,得到了有人在打听赵志明的消息,得到陈远航这个名字,洛赋就知道机会来了。

    陈远航托的朋友是做生意的,人脉比较广,没几天就将赵志明的情况问清楚了,然后给陈远航打电话,完全不知道还有人在一边看着他打电话。

    “根据追踪,陈远航的电话是s市的,距离本省差不多一千公里的路程,我们可以搭飞机去?”盼盼提议,他们还是坐飞机比较好。

    洛赋点头,知道陈远航在哪个城市,到了之后要得到消息就简单了。现在的洛赋,身上一点修为都没有,每天还要努力的让自己不变成厉鬼,也只能使一些小手段,赶路的话,还真的要搭火车或者飞机才行了。

    上了飞机,洛赋才发现,鬼上飞机会影响飞机的磁场,然后趁着飞机还没起飞,下了飞机。然后辗转,一路上在高速路上搭车,几天之后,终于到了s市。

    洛赋:还有比我更憋屈的鬼吗?

    为了要保住投胎的机会,洛赋也是花了大多心思了,连其他的鬼都不敢吃,只能偷偷的去吃一些香火,就怕自己忍不住变成了厉鬼不能投胎。

    到s市,洛赋在警察局得到的陈家的户口位置,并不在s市,还是在老家,也就是说,在警察局资料库中,找不到陈家到底住在什么地方。

    不过很简单,在网上找陈远航,陈远航不是籍籍无名之人,虽然说不上大富大贵,却也是中上等家产,很快就找到了陈远航的小公司。

    “这便是陈远航吗?”秀娥的记忆中,对陈远航是没有记忆的,不过陈远航脸上倒是能看到陈瑶君的几分模样,大概就是了。

    “嗯,陈远航,家有一女,便是陈瑶君,更多的消息网上就没了,毕竟不是太出名的人。”盼盼得到的消息也有限,陈家谨慎得很,户口虽然还在老家,网上得到的资料,却是陈家来s市已经有十多年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