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香江七十载 第194章 火上浇油

时间:2018-05-15作者:一壶大麦茶

    杨秋和李汉祥说完了事情便挂掉了电话,坐到办公桌前拿起了一封请柬看了看。

    “唉——”

    真是麻烦事一桩接一桩!

    轻叹了一声后杨秋仔细想了想,便把请柬扔到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读书会的请柬,晚上不去也罢。

    因是新年的第一天,即使现在大多数人都过着农历年,但也并不妨杨秋约着家人聚一聚。

    只是他的家人,这时代也就只有三女和一位大舅哥了。

    其中老大和老二还要在家陪家人,所以能聚的也就只剩下了两位。

    先跑去大观的片库,又跑去金国的一家戏院,找了两份小鬼当家粤语版的拷贝,拿到邮局花了大价钱给邮了出去,杨秋便也早早地就回到了家。

    李蔓今天是根本就没上班,正在厨房里做饭。

    杨秋倒也没跑上去帮倒忙,端着一杯茶拿着一个剧本,便心安理得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小蔓,你哥有说什么时候过来吗?”杨秋端起茶啜了一口,随口问道。..

    “具体的时间没定。”李蔓在厨房里应了一声,答道:“不过他说把工地的事处理好了就来。”

    “哦。”

    将茶杯放在了茶几上,杨秋忽然问道:“对了,你说你哥都单身这么久了,有中意的人吗?”

    李蔓从厨房里探出头来,皱眉道:“没听他说过啊,我看是没有,怎么了?”

    “哈哈,你现在不是接触得到不少女孩子嘛,你哥要是没中意的人可以给他介绍一个。”杨秋坐在少发上笑哈哈地道。

    “好主意!”

    李蔓闻言顿时眼前一亮,捏着下巴便开始想了起来。

    只是

    杨秋悄悄吸了吸鼻子,感觉到一股若有若无的焦糊味,遂一脸奇怪地问道:“小蔓,你锅里是不是还做着菜?”

    “呀——!”

    后知后觉的李蔓这才醒过神来,忙不迭地转身跑进了厨房。

    杨秋随即无奈地笑了笑。

    “干杯!祝毅哥以后生意兴隆,财源广进!”

    “我也祝你部部大卖节节高升!”

    “干!”

    杨秋的那间小房子客厅里,李蔓正笑眯眯地坐在一旁,看着杨秋和李毅两人拼酒。

    不过因拼的只是啤酒,两人倒是一时不显醉状。

    李毅看了一眼已经干空的杯子,放到了一边任凭妹妹添酒,环视了杨秋的屋子批道:“我说杨秀才,你也是发了大财的人了,怎么还住这个房子?”

    “我也只是图一个近,方便。”杨秋随口应道。

    “方便?方是方便了,可不安全。”李毅酒气上脸地回了一句,又道:“侯王庙这地方鱼龙混杂,谁知道哪天不小心遇上些什么。”

    “哥——”

    听着李毅不似好话,妹妹李蔓在旁边娇嗔了一声。

    杨秋倒是拿酒的杯子手抖了一下,莫名地问道:“毅哥,你是不是收到了什么风声?”

    “风声?能有什么风声?”李毅拿着手指敲了敲桌子,训道:“我是跟你说一下,你现在的身家,也够一些亡命徒铤而走险了,你们自己都小心点。”

    听了李毅的话,杨秋和李蔓都互相忧视了一眼。

    杨秋一直都没买自住的房子,一方面确实因为自身要求不高,一方面也的确是为了方便。

    一下楼就是各种片场,还有啥不方便的。

    但现在的环境人身安全,也的确成了一个大问题。

    香江现在的社会治安的确也算不上多好。

    自己的钱来得太快,根基却也小的可怜,也是不得不防。

    想到这里,杨秋便点了点头,应道:“毅哥说的对,我等明天便去打听打听房子的事,这里也的确不适合再住了。”

    “孺子可教也。”

    李毅摇头晃脑地掉了一句书袋,满脸的得意,也不知道是跟哪个混蛋学的。

    “毅哥,既然说到安全,我还想请你帮一件事。”杨秋假意看不到李毅的脸色,又接着说道。

    李毅稍稍一愣,挑眉问道:“什么事?”

    “你手下有没有什么知根知底的,老实能打的人?”

    “我手底下都是这种人。”

    “”杨秋被噎了一下,无奈道:“我是很认真才问的。”

    “我也答得很认真。”李毅有些不平地闷了一口酒,红着脸道:“你有什么话就直说!”

    杨秋摇了摇头,叹气道:“好吧,直说,我想请那么五六个人做保镖。”

    “保镖?就这么简单?”

    “简单?我可要老实能打知根”

    “废话,怎么不简单了,我手下的兄弟都是这种人。”

    “”

    这话没法聊了!

    杨秋默然地看着面前喝酒有些上头的李毅,在他面前侃侃而谈地夸着自己的兄弟,这位是多么好,那位又是多么的有义气。

    然后

    李毅的兄弟就敲响了门。

    “杨老板,新年好。”

    矮子阿平在门口稍稍弯了弯腰,跟着杨秋打了声招呼。

    “阿平?”

    杨秋微微一愣,隔着楼道看着楼下的前坪上,貌似站了五六号人,本来有些闹哄哄地几人,貌似看到了杨秋,一下子俱安静了下来。

    “都是你们的人?”杨秋摆了摆下巴,朝着阿平问道。

    “呵呵——”阿平尴尬地笑了一声,搓手道:“嗯,都是,对了,毅哥还在这吧?”

    “在,进来吧。”

    杨秋引着阿平一进到房间里,便见着李毅已然回过头来,醉眼惺忪地看了阿平一眼,呼噜着问道:“阿平,事情都办好了?”

    “办好了,毅哥。”阿平点了点头。

    “没伤到人吧?”

    “没伤到,我看了,对面没一个被石头砸到的。”

    “废话!”李毅狠啐了了一口,骂道:“谁问对面的人了。”

    “额,毅哥,我们的人也没伤到,我们这次选的都是搞突袭的能手,警察一来就全都撒丫子跑了,一个也没被逮着。”

    “好。”

    “毅哥,既然事情办完了,那兄弟们就先回去休息了。”

    “等等!”李毅忽然站了起来,拿起椅背上挂着的外套道:“我跟着你们一起回去。”

    “这”

    阿平尴尬地看了一眼杨秋和里面,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话了。

    李毅不耐烦地拍了阿平一把,一边穿衣服一边恨骂道:“既然兄弟干好了事,我带你们去庆庆功。对了,杨秀才”

    又见着李毅忽然转过身来,看着杨秋道:“你要几个兄弟做保额,保镖?”

    “嗯,六个吧。”到现在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的杨秋,想了想答道。

    “那好,明天我就给你把人送来。”

    明天?

    杨秋有些瞪眼,明天就把人送来,我这小破房子怎么安排?

    只是还不待杨秋反驳一下,李毅已然带着他那群兄弟,前呼后拥地走人了。

    李蔓有些心忧地走过来,拉住杨秋的胳膊道:“杨大哥,你说我哥他们他们又干什么事了?”

    “不知道。”杨秋一把搂住李蔓,安慰道:“不过现在看来,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别担心。”

    的确不是什么大问题。

    第二天杨秋上班时,便听见了一宗趣闻。

    话说元旦的这天晚上,读书会的一帮人,在南国片场搞了一场联欢会,邀请了一堆电影界志同道合的朋友参加。

    正当大家在摄影棚里跳啊唱啊玩得正欢时,忽然便听见摄影棚外围加着顶棚都砰砰作响。

    有人出门查看,差点被迎面而来的一块石头直接开瓢。

    待这人定眼望去,便见着片场外的街道上,正有二十来号人拿着石头,对着他们的棚子砸得正欢呢。

    这下可还得了,街道上的这些人肯定都是对着他们来的。

    读书会的一帮人便和这二十号人对僵起来,不过说来也很是奇怪,这二十号人虽然砸得狠闹得凶,但对人却手也不抬一下。

    颇有些君子动口不动手的意味。

    两边人马就这么对峙了起来,颇有愈演愈烈之势,读书会里的一些明眼之人,见情况不对便急忙报了警。

    只是好不容易才熬到四五辆警车到来,三十四号紧急抽调的警察还不待下车。

    这群闹事的人,撒丫子就跑得没了人影。

    一下就让读书会的人和警察们都有些傻眼

    于是一场好好的联欢会,愣是被闹得变了味道。

    杨秋倒是一开始听着也觉得好笑,只是笑着笑着,便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

    上次那个‘冻结永华’的二十字流言。

    究竟

    是不是读书会说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