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香江七十载 第186章 面子问题

时间:2018-05-08作者:一壶大麦茶

    夏夢对杨秋的突发奇想很是莫名其妙,直到剧组收工时还是一副懵懵懂懂的样子。

    中途消失了一会儿的李汉祥,到收工时却又出现了,只是身边已经不见了那位小林玳。

    这家伙一路帮着剧组收拾东西,整理道具场务,干起活来很是殷勤。

    直弄得管这些的王天霖也有些莫名其妙。

    就这么一直收拾到半夜一点钟,四人终于坐上了杨秋的那辆摩利士轿车,一路朝着钻石山的方向开去。

    杨秋开车,夏夢副驾,李汉祥和王天霖坐在了后面。

    “夏夢,仲夏夜之梦,这名字真浪漫!莎士比亚呢,大嫂,你就认了吧。”李汉祥趴在前座椅的中间缝隙处,还在继续劝解着杨萌。

    “李汉祥,你乱叫什么!什么大、大……”夏夢娇嗔着还未说完一句,便被弄得满脸羞红地低下了头,呢喃着道:“不、不许你乱叫。”

    “嘿嘿——”

    杨萌倒是也觉得夏夢的名字很好听,只是用了快二十年的名字忽然换掉,她还有点接受不能。

    她感觉杨萌也蛮好听的嘛……

    杨秋瞧了一眼觉得有趣,也一边开车一边笑道:“萌萌,啊不,应该是夏夢,夢夢!萌萌这名字也不是不可以,但你总不希望二三十年后,还有人叫你萌萌吧。”

    “……”

    杨萌想了想四十岁的自己整天萌萌哒,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这太违和了!

    “那我以后就叫夏夢?”杨萌犹犹豫豫地问道。

    瞧着杨萌有些意见松动,李汉祥赶忙在一旁插嘴道:“大嫂,夏夢是艺名,对外这么称呼的,用就用了,没事的,就我下午带来的那个小女孩林玳,她的名字也是艺名呢。”

    夏夢随好奇地问道:“那她真名叫什么?”

    只是她没注意到自己恍惚间,竟然认下了‘大嫂’的称呼。

    李汉祥也不点破,直接说道:“她的真名啊,叫程月如。”

    “程月如?你是在长城的时候认识她的?”杨秋在旁边接口问道。

    “是啊,她刚进去不久,我就出来的了。”李汉祥点了点头,应道:“不过这小丫头片子挺好玩的,又讲义气,我们没两下也就混熟了。”

    小丫头片子……

    杨秋心下暗笑,李汉祥还敢这么称呼别人,如果说林玳是小丫头片子,那他李汉祥估计就是二愣子了。

    不过这些可不好当面说,杨秋又笑问道:“那她可在长城够久了,我看她模样也还行,怎么没看过她演的戏。”

    “哥,你可别说了。”李汉祥嘴角一撇,无奈道:“林玳从进长城到现在,一直坐冷板凳呢。”

    “为什么?”暂时忘却了名字苦恼的夏夢,在一旁有些疑惑地问道。

    “还能为什么,亏她有一个好爸爸呗。”

    “什么意思?”

    李汉祥忽然压低了声音,身子往前探了探,左手竖道嘴边轻声念道:“他爸爸叫程偲远!”

    “……”

    轿车里的气氛忽然有些沉寂,乍听到这个消息的几人,都感觉有些怪异。

    杨秋也是微微一愣,随即有些愕然地问道:“程偲远?代总统李忠仁的那位首席幕僚?”

    “正是!”

    难怪林玳会在长城坐冷板凳,杨秋这下倒是有些理解了,不过却又有了一个疑惑涌上了心头,皱眉问道:“既然林玳是程偲远的女儿,是怎么招进长城去的?”

    “这话说起来,也是……”

    其实这事说起来,大部分也是长城的责任。

    长城现在的总经理叫袁仰桉,当年他初掌长城大权时,因为张善昆意见不同之故,急需在演员方面推陈出新,所以很是看中招揽新人。

    其子袁静武有一次坐巴士,看到一个少女长得很有明星气质,于是便化身为巴士痴汉,一路尾随着少女来到了钻石山的某栋出租屋。

    等探听到这个女孩子的住址后,袁静武便直接报告了父亲袁仰桉。

    接着长城公司便进行了跟进。

    随即查出了这个女子姓程,依母而居,似乎没有父亲,原籍桂省,能说一口流利的国语。

    完完全全符合一个与寡母逃难的少女形象。

    所以长城便直接上门说明了来意,一个少女能碰到有人找她演电影,自然是非常高兴,虽然母亲有些反对,但还是满口就答应了下来。

    由此,程月如便进入了长城。

    袁仰桉还亲自给她起了一个艺名——林玳。

    只是这边长城刚开动宣传机器,打算宣传一下林玳,那边公司里就有人爆出了林玳的父亲,正是这位大名鼎鼎的程偲远。

    却是原来林玳母亲是程偲远的第一任妻子,两人分开已经很多年了,这位夫人脾气大性子倔,和程偲远因为离婚有点不对付,从不肯借他的光,所以在女儿进长城时,便没有说出来。

    只是这女儿的关系一直都和父亲很好,又因为小孩心性没有防备,在长城与人相处时便随口说了出来。

    然后,长城里面便炸开了锅!

    程偲远是蓝的,他女儿自然也是蓝的,咱们可是红的,怎么能红的给蓝的拍戏呢!

    这是重大的证制错误!

    由此长城里面两派几乎吵翻了天,关于程偲远是蓝他女儿是不是蓝的观点,几乎每天都能听见人争吵。

    反而当事人的声音,却没有了人理会。

    无论林玳后来写了多少自白书,都没有一个人听过她说的话。

    这让当事人林玳很是欲哭无泪。

    由此争论了几乎快一年后,袁仰桉终于看不过去了,开始打算给林玳开一部片子,只是这刚把导演找好,就遭到了剧烈的反扑,电影直接无疾而终。

    终于,承受了一年心里巨大压力的林玳,第一次有了轻生之念。

    “等等,你是说她差点自杀?”杨秋忽然问道。

    杨秋心下有些愕然,实在想不到刚刚见过的那个妙龄少女,还不到二十岁的青葱年纪,竟然早早地就想到过这么残酷的避世之法。

    这对自己也太狠了吧……

    “哥,你注意到她左手腕上的红丝巾没有?”李汉祥抬起他的左手,比划道:“那东西就是拿来挡伤痕的。”

    “啊——!”夏夢倒吸了一口凉气,赶忙问道:“那她没事吧?”

    这还用问,有事今晚就不会来探班了!

    不过李汉祥还是摇了摇头,答道:“没事,刚割破了点皮,她怕疼就停下来了。”

    “……”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夏夢拍着胸口有些惴惴地说道。

    “大嫂,这次是没事了,可……”李汉祥犹疑了一下,悄悄瞄了杨秋一眼,继续道:“可只要她继续留在长城,就不敢肯定她下次没事。”

    杨秋倒是一下就听出了李汉祥的画外音,插嘴问道:“什么意思?”

    “哥,你觉得、觉得把林玳招到我们嘉禾来怎么样?”李汉祥断断续续地说道。

    “……”

    杨秋一阵无语,这种压力一大就割腕的家伙招过来,不是给嘉禾惹麻烦么。

    他可不想做保姆!

    “咳咳——”杨秋一阵干咳,假意说道:“其实,她可以完全放弃演戏这一行嘛。”

    “哥,你这就不懂女孩子啦,现在可不只是拍戏的问题,还有面子问题,你让那个好面子的小丫头片子放弃演戏,不等于再让她割一次腕。”

    “……”

    “那怎么办,就算她来了我们嘉禾,咱们人手那么紧,说不定她也没多少戏拍。”

    “没事!到时候我就是大导演了,我能捧她!”

    “呵呵,你脸真大。”

    “……”

    今天这李汉祥是粘上了嘉禾是吧,杨秋心里都被这两人整得有些郁闷了。

    “老师,你就帮帮那个林玳吧。”就在杨秋还有些犹豫时,夏夢也出手了,可怜巴巴地看着杨秋继续道:“她太可怜了,还这么小,难道真的看她又想不开吗。”

    “……”杨秋叹了口气,无奈道:“好吧,就算她肯来,但是长城能放人吗?”

    “哥,你放心,现在袁仰桉巴不得她走人呢,肯定会放人。”

    “……”

    杨秋被噎了一口,顿时气道:“我说李汉祥,你是不是喜欢上这个什么林玳了?这么殷勤。”

    此话一出,李汉祥顿时一愣,夏夢和王天霖也呆呆愣愣地看着这黑炭头。

    半响……

    “哥,你乱说些什么,我和林玳可是好哥们。”李汉祥举起双手,一脸苦逼地叫屈道:“再说了,那个小丫头片子可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那你喜欢什么类型?”

    “我喜欢、喜欢……御……”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