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香江七十载 第168章 现实版《胭脂扣》

时间:2018-04-27作者:一壶大麦茶

    19年魔都霞飞路的泰丰百货公司开幕,请了当时最著名的两个女演员——李俪华和王丹凤,前去剪彩助声势。

    而泰丰百货的少东家,便是张续谱。

    张家本是在鲁省卖火柴起家,后来攒下一笔钱来到魔都投资了颜料生意,十多年来生意越做越大,已然成了魔都的颜料大王。

    顺带着,还开起了此时最时髦的百货公司。

    就跟着童话故事里一样,有钱的王子和美丽的姑娘在此刻互相吸引,谈起了恋爱。

    但相爱的道路是漫长且艰辛的,姑娘的身份,却成了横在两人之间的那层梗。

    李俪华是什么身份?电影演员?花旦名角?

    亦或是更直接点——戏子!

    而且不止李俪华是一个戏子,她的父母也是唱京戏的名角。

    正是所谓的梨园世家……

    但这个时代对戏子的态度,梅兰芳肯定不能作为参考,反而《霸王别姬》里的那一家京剧团,亦或是前文提到过的《秋海棠》,便是非常生动的写照。

    戏子,在这些人眼里一直是下九流的人物。

    低人三等!

    于是乎,张续谱与李俪华的这段恋情,招来了张家人的一致反对。

    不过这年头的年轻人嘛,向往爱情向往自由,自然不会简简单单的就屈服,反而跟着家里抗争了起来。

    两边人这一番斗来斗去,父母不敢下死手,儿子也不敢强顶,都拿对方没有办法,正待僵持不下时,张续谱忽然想出了一个好办法。

    咱们这张少爷直接在魔都的大报报上,刊登了他和李俪华的订婚广告。

    里面最重要的一句,如下:

    “……我俩情投意合,今得双方家长同意……”

    这广告一出顿时引爆了整个魔都,人人都在谈论着这桩天大的喜事,好面子的张父张母此时自是哑巴吃黄连,无奈之下也只得同意了他俩的恋情。

    三个月后,两人便在亚尔培路的张家大宅,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婚礼。与此同时,李俪华也在拍完《春江遗恨》后,宣布正式息影。

    自此长裙当垆笑,为君洗手做羹汤。

    只是这童话故事也只是童话故事,现实生活一点也不美妙,李俪华加入张家后的生活并不如意。

    这上千年传承下来的婆媳矛盾不,就光张父张母虽然认了李俪华这位媳妇,但对李父李母这两位亲家,可是从来就没承认过。

    传中,这张家大宅便从始至终没让李父李母踏入过一步!

    在默默忍了三年,又诞下一女后,李俪华终是忍无可忍,于是携女皇之威,在1947年带着老公和李父李母,一起来到了香江。

    她想着凭着自己夫妻的一起努力,过上真正自由的生活。

    只是……

    这张少爷自出生起,便一直锦衣玉食,哪曾受过半分苦楚,哪曾为工作的事烦心过半分,就连他和家里闹得最激烈时,张父张母也没断过他的花费。

    这么一个敦厚而又手无长技的老实人,如何能找到顺心的工作?

    反而李俪华来到香江复出后,各处片约不断,戏是拍了一部接一部,拿钱拿到手软,顶起了家里所有的天。

    两夫妻间的关系,在与魔都时完全调换了过来。

    尤其是李父李母,在魔都时便受了张家不少的气,此时见张续谱原形毕露,竟然是这么个无用之人,自然冷嘲热讽是一概少不了的。

    张续谱在香江的生活,自然是越来越憋屈。

    而后不久,张家大少爷、张续谱的哥哥悄悄来了一趟香江,私底下见了张续谱一面,两兄弟自然是一番唏嘘,敞开了心房聊了许多。

    没过多久,被现实打败的张续谱,就抛弃妻女一脸灰败地回去了魔都。

    自此,李俪华的婚姻,宣告完全破灭。

    ……

    再回过头来看看,这个故事模板,是不是很眼熟?

    想想《胭脂扣》;

    想想如花和陈十二少……

    更要命的是张续谱是张家的二开,也就是二少爷,按照《胭脂扣》男主陈十二少这个称号的由来,前面加个十字,张续谱也可称为张十二少。

    都是十二少,你还点名李俪华演如花,情节又如此相似,人家能不想歪嘛……

    李俪华没当场杀上门就算好的了!

    杨秋也是直到此时知晓了前因后果,也才明白了那句‘借古讽今’所为何事。

    只是,这能怨他么?

    鬼特么知道李俪华的前夫是谁好不好!

    “王老哥,你可真是害苦我了,既然知道这事,你怎么当时茶会的时候不一下。”杨秋很是蛋疼地道。

    要是早知道有这回事,不管找不找李俪华出演,杨秋都不会这个故事了。

    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么!

    王元龙倒是毫不愧疚,咧着嘴打了个酒嗝笑道:“你那故事是给张大老板听的,他都不话,我们这些‘外人’什么。”

    “不对呀,张老板肯定也知道啊,他怎么也不?还亲自去请了咪姐!”杨秋忽然有些恍然大悟,总感觉自己栽进了别人的坑里。

    “嘿嘿!要我是张老板,我也不点破。”

    王元龙奸笑了一声,抬手指着天比划道:“张老板是什么人?电影界的噱头大王啊,这么好的题材,肯定留着炒一顿呀,反正试试又不会掉块肉。哎呀呀!嗝——,我现在倒是想看看这部电影了,一定很精彩。”

    张善昆还真是噱头大王,善于炒作,一路来都是有根有据的。

    比如前文提到过的新华成名作、马徐惟邦导演的那部《夜半歌声》,当时电影上映之时,全国大街巷的报纸都在描绘这部电影吓死了人,吸引了一大批路人群众进入了戏院。

    可真实情况,却是这部电影挂在戏院外面的画板,‘吓死’了人。

    原来当年《夜半歌声》上映之时,挂在魔都某家戏院大门上面的广告板子,画得很是恐怖。

    因为这片子本来也就是恐怖片嘛,画板上面的广告自然要配合主题。

    所以这画板上的主角们都是一脸惊恐,双目圆睁,骨瘦嶙峋,整个身体异常扭曲;更重要的是角落里,还画了一个邪气异常白发冷眼的老婆子,握着一根蜡烛站在那里,正死死的盯着你。

    这画板白天看没什么,到了晚上便有些吓人了。

    不过这画板挂的高,晚上也没什么人一直抬着头往天看,倒是一直没什么问题。

    只是显然那群装画板的人,并没有把画板钉牢。

    有天晚上魔都刚好刮起了大风,路上也没有什么行人,一个妇人牵着她的九岁孩子,匆匆从戏院门口经过。

    好巧不巧,画板就在这时掉了下来,刚好立在了母子面前。

    还好没有砸到人。

    但是,你可以想想当时是什么情形……

    黑暗寂静的夜晚,空无一人的大街上,你正一个人赶着路呢,忽然一阵令人心寒的阴风吹过,一个恐怖的大头老太太闪现在了你面前。

    而且这老太太,还举着一根蜡烛朝你阴恻恻地笑。

    于是乎,这两母子当场便被吓晕了过去,被路人紧急送往了医院。

    后来没多久,便传出了《夜半歌声》吓死人的新闻。

    只是,这新闻里的画板两字,没了;

    还有吓死的究竟是母亲还是儿子,亦或是是两者都有,也从来不见报端;

    故事也就这么模棱两可地传了开来。

    然后,自然是《夜半歌声》的票房大爆……

    后来张善昆到了香江联合李祖咏开办永华,在创业作《国魂》的宣传上也是做足了噱头,硬生生地喊出了‘百万巨制’的口号,吓傻了一批香江电影人。

    其实《国魂》的真正投入,也就四十多万。

    而到了长城的创业作《荡妇心》时,张善昆更是下了大手笔,不仅请了港督葛洪亮前来站台,还一口气请了胡蝶、李俪华、周旋、王丹凤、孙景露、罗兰等十多位一流女明星捧场。

    可谓是声势浩大!

    一下就给长城以及《荡妇心》打响了名头,自然也是引得票房大卖。

    不愧其噱头大王之名!

    现在杨秋亲自将这么好的一个噱头送到张善昆手上,这位噱头大王不好好炒作一下,倒是真的有鬼了。

    杨秋现在才察觉被张善昆坑了一把,顿时有些郁闷道:“张老板倒也罢了,咪姐怎么会答应了!真是——不可理喻。”

    “哈哈,杨老弟,你这还是九龙城去得少了,有空,跟老哥我多去几次,你就明白了。”

    杨秋皱了皱眉,问道:“什么意思?”

    “咪再怎么样,她也是个女人。”王元龙拍了拍杨秋的肩膀,笑着解释道:“女人哪有不记仇的,把对方拍成电影,让其遗臭万年,绝对是个很不错的主意。”

    “……”

    杨秋鼻孔扇了两下,犹豫了两下疑道:“可我这剧本里,如花也不是什么好人。”

    “那有什么关系。”王元龙打了个哈欠,半闭着眼道:“咪又不是没演过坏女人。”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