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香江七十载 第161章 你们别捣乱哈

时间:2018-04-22作者:一壶大麦茶

    “正式啦,不要吵!”

    “……”

    “开麦拉!”

    啪——!

    “《小鬼当家》第三十七场第六次。”

    随着场记板重重拍下,石兼带着一顶快被烧秃了,还冒着袅袅青烟的毛线帽,双手紧紧抓着挂在门板上的小倡年,恶狠狠地道:“小子,你现在跑不了了,我要让你好看。”

    “大哥,我们要怎么对付他?!”旁边的伊万穿着一身破烂,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地咬牙道。

    “以牙还牙,我要用喷灯烧他的头。”

    “那我要用熨斗烫他的脸。”

    “哈哈,再用油漆桶往他的脸上摔!”

    “……”

    就在两人说着狠话时,镜头外的王元龙忽然踮着脚尖,拉着一把大铁锹走了进来。当然他手里那把铁锹的锹头部分,只是用硬纸糊成的,刷上黑色做成了铁锹的样子。

    “把他白嫩的小手指,一节一节地咬下来,一次咬一……”

    就在这时,已经走到两人身后的王元龙举起手里的铁锹,朝着伊万的脑袋就砸了下去。

    噗——

    声音很闷,显然打在脑袋上并不显疼,但是伊万还是很配合的白眼一翻,撞在门上晕了过去。

    石兼吓了一跳,赶紧转过了身来。

    噗——

    又是一铁锹,石兼也顺势一倒,晕倒在了地上。

    王元龙赶忙放下手里的铁锹,上去一把抱住挂在门上的姜倡年,一边说着‘快走,快点回家’,一边焦急地往外走去。

    镜头稍稍跟随着两人,旁移了一个小小的距离。

    “咔——!”

    杨秋喊了一声停,又在脑海默默想了一番刚才四人的表现,这才把目光移向了旁边摄影的王德亮。

    见着王德亮也点了点头,杨秋便高声喊道:“ok!这个镜头过了,休息十五分钟,准备下一场。”

    杨秋话音刚落,就见身边人影一闪,前来探班的李汉祥,热情洋溢地走上前去,一把举起小倡年,两人嬉笑打闹着往虹薇那边去了。

    难得的拍了好几天戏了,今天尔咣并没有跟着来。

    尔咣和虹薇两人分别客串了戏里面,主角小男孩那不靠谱的伯伯和婶婶的角色,算是配角中的配角了。一开始前两天尔咣还天天陪着虹薇过来片场,后来是兴许怕陪多了有人说闲话,这才来得少了。

    这让很有些不好当面拒绝陪同的虹薇,心下很是松了一口气。

    当然此时的李汉祥也并不是旧情复燃了,这家伙颇有些顽童心性,拿得起也放得下,这时倒是真的已然放开了,纯粹是喜欢姜倡年这个机灵娃娃而已。

    不提这大小两个顽童在那边疯狂嬉戏,杨秋松了松感觉有些紧的领口,慢慢走到了正坐在矮凳上休息的王元龙旁边。

    “我说杨老板,以前拍你的戏都没事,怎么这次这么累?”王元龙也很是不爽地脱下外套,拿着袖口给自己扇了扇风。

    任谁大夏天的却拍着冬天的景,裹上厚厚的两层衣服,待在摄影棚里都会觉得热。

    杨秋笑了笑,答道:“王老哥没感觉出来刚刚几遍有什么不同?”

    “不同?有吗?”王元龙皱了皱眉。

    “哈哈哈,当然有啊。”杨秋半蹲下来,笑道:“起码你们的表演,刚刚最后一遍就自然多了,不像在演戏。”

    “……”

    这年代老一辈的电影人,演戏的时候总带有一股舞台味。

    所谓的舞台味,便跟在台上表演话剧时一样,说话时太过抑扬顿挫,或者表演时神情过于丰富,总让人感觉有些表演过猛。

    说难听点,便叫表演有点假。

    为什么会这样的原因,至少应该有两点。

    一是很多演员以前就是演话剧舞台剧的,他们把舞台上的表演方法带进了电影圈,忽视了电影和舞台剧的差别。

    二便是现场收音了。

    为了取得良好的收音效果,演员的吐词就必须清楚明白,所以你话不说得抑扬顿挫反而不行;而为了更好的收音,话筒就必须离着演员更近,致使着这时候的电影镜头,为了不把话筒拍进去,近景和特写普遍居多。

    这镜头一近,便把你的脸映得大大的,不多做两三个表情,那不是让人骂木头嘛。

    杨秋以前的几部戏,要么直接是话剧,要么就是模仿的卓别林时代,要么干脆就是戏曲,王元龙以前的表演方法,当然没问题。

    但现在这部现代戏,他以前的表演方法却不行了。

    杨秋也只得一边给王元龙讲解着,一边努力纠正,慢慢达到他想要的表演效果。

    这多拍几遍就情有可原了。

    还好前三次拍摄基本上都是试戏,杨秋悄悄没让王德亮的摄影机开机。

    王元龙自是不明白这些,嘟噜了一句‘随你吧’,便又猛地拿起袖子扇起了风。

    杨秋倒是没放过他,笑着问道:“对了,王老哥,张老板不是说去注册什么影人协会了吗?怎么最近这几天没听到下文了?要是……”

    啪——!

    还没等杨秋的话说完,就见王元龙猛地一拍大腿,对着他道:“哎呀,忘记跟你说了。”

    “什么?”杨秋微微一愣。

    王元龙摆了摆手,无奈地道:“这个协会你不要等了,港府刚刚给拒了。”

    给……给……拒了?

    什么鬼!

    杨秋瞪大了眼睛,看着王元龙疑道:“为什么?”

    “还能有什么为什么……”王元龙双手一摊,颇有些嘲讽地道:“一切为了稳定呗,本来一个读书会就够乱了,再来一个,港府能答应?”

    “……”

    好像也是,杨秋心里暗暗点头,咱要是港督咱也不答应啊!

    “从现在起,我们也别想那么多了,该导演的导演,该拍戏的拍戏,有钱就去九龙城逛逛,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吧。”

    王元龙一句长论地教导了杨秋一番,便拍了拍屁股站起来去了厕所。

    杨秋一脑门子疑问的刚回到导演椅那坐下,李汉祥又带着小正太姜倡年走了过来。

    “哥,哥,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李汉祥牵着姜倡年,昂首挺胸地站在了杨秋面前。

    杨秋挑了挑眉,问道:“什么?”

    “我给小倡年取了个艺名!”

    “什么鬼?!”

    “哥,这哪里鬼了!”李汉祥对杨秋的态度不满意了,咋呼道:“你想想,他爸爸用艺名,他妈妈用的也是艺名,他子承父母业,能不用艺名吗?”

    “……”杨秋一阵无语,端起旁边的茶杯问道:“好吧,那你给小倡年取的艺名叫什么?”

    “秦伂!”

    噗——!

    杨秋刚喝进嘴里的一口茶,全特么的喷了出来。
小说推荐